打赌

打赌


来源:网友投稿  作者:刘现红

  从前,有一个秀才,幼年父母双亡!历经多次进京都未中举。虽 然他穿的衣服补了又补,鞋子都露出了脚趾,但是,他和一个貌美如 花、仙姿玉色的妻子相依为命,艰难困苦的岁月在考验着他们的爱情, 粗茶淡饭、荆钗布裙在砺炼他们的意志。尽管他们住的一间随时就能 被风刮跑的茅草屋——除了一张旧床和一张破桌子外再无别的家具。 这个秀才每天除了读书习文之外,其它时间就和妻子在房前屋后开垦 一小块地自给自足,他们就这样过着平淡、勤俭而且自以为十分满足 的小日子。

  他们的村子里有一个恶霸财主,吃得膘满肉肥,有五处楼房大院, 每一处都有小妾陪伴,生活可谓穷奢极侈,纸醉金迷。有一天,财主 和几个随从在街上溜达,忽然看见一个女子,虽然衣衫不整,不修边 幅,但相貌实属风娑绰约、娇艳如花。财主见后生有二心,便让手下 人四处打听这是谁家的娘子,自己的五房姨太都比不上她让人心动, 惊羡的眼神里自然流露出毒蝎心肠。当财主得知这女子是一个穷秀才 的妻子时,他便居心叵测、得意妄形,便言不由衷地让随从把这个穷 秀才招到他的府上。平日人面兽心的大财主今天对这个酸秀才如此客 气,财主满脸横肉,皮笑肉不笑地对秀才说:“你这几年只顾求得功 名,苦心习文,可最后功不成,名不就,连个房子和几件象样的衣服 都没有,真是让人可怜。我这个人喜欢济困扶贫,今儿我借给你五十 两银子,回去盖个新房子,给自己、家人买几件象样衣服,再买些家 具,把自己的小日子也过起来;至于钱吗,啥时候有了啥时候还,我不在呼”。秀才听了财主的话,又看了一眼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不知财主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秀才就装个糊涂,装个傻,拎了 钱,说了几个谢字就回去了,他可能心里在想,就是你要钱时自己还 不上也不至于被扔进井里。 秀才回家后,把财主说的话儿一五一十 地给妻子说了,妻子让他把钱还回财主,她说:“宁可过苦日子,力 求安宁,不愿与有权势的人打交道。”秀才硬是不听。没多久,秀才 不仅盖了新房子,还给自己、妻子置买了新衣服,生活有了新的转变。 这个转变来的太快了,这让妻子一天比一天不安起来,整日里脸上总 是布满阴云。

  担心的一天果然来了。这一天,财主又和几个随从大摇大摆地闯 进秀才家里,看见他新盖的房子和一身的新衣服,便皮笑肉不笑地哼 了一声“臭小子,这钱会让你白花吗?”财主便张嘴大喊:“呵呀呀, 家里有点急事,需要花钱,限你一天内把钱还给我,我也是万不得已 呀!你千万不能耽误我办事啊,快,快点把钱还给我。”秀才看见财 主死死相逼,就算打死自已也弄不来这么多钱啊。旁边的妻子好像猜 出了财主安的什么心,一声不响。尽管秀才给财主下跪,让他待些日 子再还钱都无济于事。财主的真面目终于露出来了,他对秀才说:“如 果你真的拿不出钱,就把妻子当给我,啥时候有钱了再当回去,眼下 也只有这样了”。妻子听到财主说的话,一把手抓起剪子就往胸口上 插,财主见此情形急忙夺过她手中的剪子,又换了一副嘴脸大呼小叫: “干万别这样……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丈夫是个秀才,是个 喝墨水的人,我和他打个赌你看如何?”秀才的妻子不解地问:“打什么赌?说来听听。”财主狡诈地似笑非笑地说:“我出一谜语让秀才 猜猜,如果他猜对了,欠我的钱一笔勾销,也不用难为你了,可…… 可是如果没猜出来,你就得乖乖跟我走了,你们看如何?”秀才听了 财主对妻子说的话,再说自己是个读书人,难道会被财主难住不成, 只有赌一把,就一拍胸脯说:“就按你说的办吧!”他用自信的目光瞅 了瞅妻子。财主见秀才上钩了更是得意妄形了,他狡黠地并且指手划 脚地说道:“听好,层层叠叠,离离拉拉,大黑大白,两头尖尖。猜 出四样东西。”秀才听罢,眉头皱起个大疙瘩,眼睛迷成了一条缝, 嘴里嘟里嘟噜地说着什么,片刻,他把眼一瞪,胸有成竹地说:“你 听好,层层叠叠是油饼,离离拉拉满天星,大黑大白是月亮,两头尖 尖是梭星。”秀才满以为财主会点头哈腰,可万万没想到财主把脸一 沉,凶狠残暴地说:“一派胡言,你输了,把妻子当给我,这没得说 了。”秀才的妻子听了谜底后也觉得十分合理,可财主为什么否认呢? 一个谜语牵挂着妻子的命运,这还了得,于是秀才和财主大吵了半天 也纠缠不清,谁也不愿服输。围观的人们在秀才的小院里都被挤得不 能喘气的了,最后只好上堂打官司。

  当时正是烈日炎炎,天气十分闷热,县官在一棵大树下乘凉午睡, 他睡觉时有个嗜好,睡觉时张着大嘴打呼噜,正当他睡得最香的时候, 有只麻雀在树上叫个不停,还不时把粪便拉下来,真是天下之大无奇 不有,一粒粪便正好掉进县官的嘴里,县官正做着好梦,认为自己正 在吃什么山珍海味,咂咂嘴便吞下肚里,忽觉一股臭味把他熏醒,睁 眼一看嘴角留有鸟粪,一气之下,便喊来几个下属,用了两桶清水、四条毛巾才冲洗干净。

  县官刚换上新衣服,忽然听到有人击鼓,紧接着堂下站着几个 人。县官查问了他们打官司的原因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发现财主 暗示着给自己眨眼睛,他心知肚明这是金子在发光啊!他又装模作样 地对财主说:“既然你说秀才的谜底不对,哪你的正确谜底是什么呢? 说来听听。”财主见县官给自己帮腔,心里暗喜,眼看自己的夺妻之 梦就要实现,就装着一本正经地说:“这样的谜底才正确,县官大老 爷您听好,层层叠叠是牛粪,离离拉拉是羊肥,大黑大白是鸡粪,两 头尖尖老鼠粪。”县官听后觉得这个谜底也可以说得过去。可一想到 刚才的鸟粪,又反胃呕吐起来,便恼羞成怒地说:“层层叠叠是油饼, 离离拉拉满天星,大黑大白是月亮,两头尖尖是梭星,为什么好端端 的谜底非要说成是什么粪、什么粪,真是屎壳郎打喷嚏一一满嘴喷粪。 一气之下,竟忘了金子,把财主拉出去重打了四十大板,秀才的谜底 既正确又文明,真是气死我了。秀才见糊涂县官今天做了个清官的事, 夫妻双双跪在大堂,连声道谢,又让县官批了字样,按了县衙大印匆 匆离去,可财主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扔在垃圾场,半身是泥,半身是 粪,嘴里小声嘀咕,害人就是害已呵。(作者:刘现红)


·上一篇文章:鲁班妻子的高招
·下一篇文章:扎穆里姑娘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1163143440GF27D03EEG3363F981A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