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秀

香秀


来源:网友投稿  作者:满正直(甘肃定西市渭源县)

  相传在很久以前,美丽如画的渭源县西部有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叫麻家集。由麻家集向西约十几里路,是一条大山沟,沟底宗丹河水潺潺流淌,沟北边是一条绵延向东的黄土卯粱。沟南边是几条纵横交错的小山沟,最大的沟里有一个四五十户人家的村庄叫傩摊,每到夏天,沟南边是一片绿油油的小麦和香气浓郁的当归,风景如画,可谓世外桃源。庄稼地的尽头是一座座青山,自东向西,绵延不绝。故名南屏山。山的尽头是辽阔汹涌的洮河。

  那时候甘南的木材都通过水路运往各地,好多当地农民和渭源及洮河流域的胆大冒险的人都想在这风口浪尖上挣点养家糊口的钱,但好多人也搭上了性命,只有水性特别好的人才能挣点钱,他们每次用麻绳把木材串在一起叫排子,排面由一个水手掌握,顺水而行,水手是从回汉两族中选拔出来的水性最好的男青年。排子从胭脂坪出发,经过九甸峡、海颠峡、满家浪、姬家河、临洮西桥,最后到沙塄从水中运出,然后从旱路发往各地。水手一年非常辛苦,夏有炎炎烈日,冬有刺骨的河水,再加上一路水流湍急,峡多浪高,七八天能运一趟,挣来相当可观的用生命换来的钱,大部分水手也沿路大把大把的花钱,所以当地人叫这些水手为摇钱树。排子休息吃饭都是有固定的地点。

  傩摊庄有一大户人家姓张,张家有一女儿叫香秀,刚满十八岁,非常美丽动人,经常到河边洗衣裳,跟母亲到地里干活。常听到水手的悠扬的山歌,一天排子又打下来了,香秀正好在地里拔草,排子上的一个青年的优美的歌声又飘进了香秀的耳朵,“排子打进了九甸峡,溅起了三尺的浪花,阿妹在地里拔草忙,活像是仙女在放光。”

  香秀本也是庄里唱山歌的佼佼者,此时嗓子痒痒的,因此顺便也就对了一句“排子打进了海颠峡,最怕的龙王的龛上,阿哥是水上的男中王,有心了把我引上。”男女双方听到互相唱的山歌,就产生了爱慕之情,香秀就瞒着父母偷偷到河边等待青年水手,二人的山歌更是唱的火热,“水大的木排靠边了,累了就河岸边歇吧。尕妹妹像牡丹般红了,折到排子上献吧,洮河水流过了几座峡,最后嘛刘家峡进了。阿哥是人中的男中侠,尕妹妹的心就给了。”于是二人经常偷偷约会,私自定下终身。

  但纸里包不住火,这事被母亲发现,庄上也议论纷纷。

  有一天母亲把女儿叫到堂前,破口大骂,要求立即和那水手一刀两断,否则就要把女儿扔到河里去,但香秀执意不听,还说女儿长大了,婚姻要自由,死也要嫁给那水手。

  一天傍晚,香秀又偷偷跑到河边与水手约会,二人商定私奔,定好了日期。香秀回到家里,装作若无其事,但张家父子还是捞到了女儿私奔的消息,暗暗的盯着她。

  约定的日期到了,这天时间似乎特别漫长,终于等到太阳落山,夜幕降临,张家父子和族人们早准备好了麻绳木椽偷偷等在河岸边,香秀得知此事,焦急万分,无奈之下翻后院墙逃到了岸边。

  青年水手将准备好的小木排放到河中等着香秀的到来,香秀急急忙忙刚刚跑到河边,就被父亲和族人截住,捆了个结实,父亲破口大骂,族人咬牙切齿,香秀含泪对父亲说“女儿的婚姻我自己做主,我已身怀有孕,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非他不嫁,”张父恼羞成怒,“你这不要脸的贱货,辱没张家列祖列宗,今晚我要把你扔到河里淹死,给祖先一个交代,”此时水手在河对面喊“香秀我来救你”。但绝情的张家父子就这样把自己的亲生骨肉扔到了河里,河水汹涌,浪高流急。香秀在水中大喊救命,青年水手在河对面跑,“香秀我来救你,”香秀被冲到海颠峡一个叫龙王龛上时已是奄奄一息,青年水手一看没了希望,水流太急也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就含泪离去。张家父子选出一名水性好的人腰缠麻绳手拿木椽从悬崖上下去,把架在龙王龛上的香秀用木椽撬开,香秀就这样淹死了,看到顺流飘走的尸体,张家父子还余怒未消,邻居们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香秀死了,可她的阴魂不散,经风吹日晒,天长日久,大显妖气,到处害人。屡次给父母亲朋托梦,如不给她修做小庙,她要让当地人知道她的厉害,当地人很迷信,加之香秀已经妖气四处飘荡,家家夜晚如临大敌,于是族人商议在当地南屏山建一座小庙,塑了香秀的像,神龛注明南屏山香秀之神位,把香秀供奉了起来。可是香秀在庙里还是不安静,四处显灵,附近村庄的妇女常得鬼病,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村民们请了方圆百里的法官道士都没有降住妖气,最后,经扶砧测定,要有功名的礼宾大祭方可保一方平安,大家商议请当地晚清贡生满爷来大祭,可是几次都被贡爷拒绝,说:“人妖殊途,邪不胜正。过一段时间,自会平息。”可经不住当地村民的恳求,贡爷只好答应。

  来人牵一匹大红马把贡爷接到了南屏山香秀庙前,许多人拿着祭品香火,贡爷进门后关了门,不让人进来,自己一人在庙里念念有词,然后正色说道“香秀啊香秀,你不在庙里享受民间香火却到处大显妖气,四处害人,当地百姓怨声载道,你的冤死是当时黑暗的旧社会,腐朽的家族权势造成的,我是朝廷封的贡生,我把你的庙提名为娘娘庙,既是对你的加封,也是对你冤屈的一个交代,从今以后你要安分守己,在庙里享受民间香火,保一方水土,护一方黎民。”言罢,贡爷怫然而去,从此之后,香秀安安静静,享受着一方香火。

  又是一个风景如画的盛夏,宗丹河水还是那样清澈,淙淙流淌,布谷声声,南屏山还是那样美丽动人,郁郁青青。洮河上又飄出了悠扬的歌声。

  “洮河流珠啊添一景,南屏山盖满了白雪,封建社会啊真残忍,把香秀逼成了少神!”


·上一篇文章:鲁班妻子的高招
·下一篇文章:扎穆里姑娘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000003254GF27D03EEG3363F980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