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间故事 西湖传说故事

               

 

望仙桥

  早先。杭州鼓楼附近有一座无名小石桥,桥边有个专治烂疮脓疤的外科郎中。他是个宽额角,祖眉毛,高鼻梁,阔嘴巴,黑脸上长满络腮胡须,两腿生烂疮,一脚高一脚低的跷拐儿,身上背着个药葫芦。他在桥边上撑上一柄大布伞,面前摆着一只破药箱子,白天坐在大伞下行医,夜晚就躺在药箱上困觉。

  人们看看郎中这副外相,都不信他真能洽好什么病,后来,有个脚烂了三年的人,到处治不好,想碰碰运气看,就到大伞下面来找这个郎中医治医治。郎中给他一张狗皮膏药,一贴上,没有三天工夫就把这人的烂脚洽好了。这个消息一下传开去了,到大伞下面来求医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这郎中就用这一种狗皮膏药,治好许许多多人的陈疮烂毒。郎中的名气很快就轰动了整个杭州城。大家送给他一个外号,称他“赛华佗”。

  赛华佗出了名,杭州那些挂牌的“高手名医”和药铺老板的生意便清淡了。他们气不过,就聚拢来商量, 大家凑上一千两银子送给知府,要求把赛华佗赶出杭州。

  知府受了贿赂,便差衙役去把赛华伦抓来。赛华佗被抓进知府衙门,直挺挺地站在大堂上。知府把惊堂木一拍,喝道:“混蛋!见了本府怎不跪下!” 赛华佗冷冷地回答说:“我是个跷拐儿膝盖骨硬啦,从来不下跪的。”

  知府又拍拍惊堂木,大声喝道,“你叫啥名字?从哪里来的?”

  赛华佗说:“我没有取过名字,杭州百姓送我一个外,叫我赛华佗。从哪里来,我倒记不灵清啦。”

  知府听了把眼睛一转,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好一个赛华佗,亏你自己说得出口。你既有赛过华佗本事,为啥不先把自己的烂脚治治好呀?”

  这时,知府只觉得背脊上有什么东西在爬动,痒得难熬,急忙伸手到衣裳里去摸,却摸不到什么。只见赛华佗冲着他哈哈大笑道:“知府大人哪,你真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世上各行各业顾得了别人顾不了自己多的是!盖屋的为什么住破草房?养蚕的为啥穿破衣裳?种谷的为啥要饿肚肠?管盗贼的官府又为啥要在暗地里贪赃在法?这些你怎么不问一问、管一管呀?”

  知府被赛华佗问住了,回不出话来,就把惊堂木拍得震天响,大声叫道:

  “掌嘴!呔,来人哪,把他送进死囚牢里去!”

  知府退了堂,觉得背脊上那个地方痒得更厉害了,脱去衣裳叫人看看,原来起了个小硬块。这小硬块越抓越痒,越抓越大,过了半个时辰,就变成一颗疔疮,疼得他滚在床上大喊大叫。师爷得知了,进来对知府说道:“老爷,我听说那赛华佗倒真是个治疔疮的好手哩! 叫他来给你治一治吧,等治好了疔疮,再办他罪也不迟呀。那知府疼不过,只得差人到牢监里去把赛华佗叫来。赛华佗看过知府背脊上的疔疮,就给他贴上一张狗皮膏药。

  哪知过了一夜,知府背脊上的疔疮不但不见好,反而越肿越大,烂得流脓淌血,隔着三重大门都能闻到臭味。知府恨死了,天不亮就差人到牢监里去把赛华佗抓来,大声吼道:“我背脊上的疔疮疼得更厉害啦,一定是你在膏药里放上毒!”

  赛华佗说:“不要忙,不要忙,让我仔细看看疔疮再说。”

  说着,便揭起膏药,细细地看了一回,皱皱眉头 说:“这疔疮口子小,里面大,从里面烂出来,叫做穿心烂,是无药可救的。因为你平常做事太狠毒,不讲良心,所以得了这个毛病,与我的膏药是毫不相干的!”

  听赛华忙这么一说,知府又气又急,又是害伯,还拍着床沿,大声叫道:“来人啦,快把他绑出去,砍他的头!砍他的头!”过了没多久,这知府恨得上气不接下气,就翻翻白眼死啦。 师爷遵照知府临死的吩咐,给赛华佗安上个“妖道 惑众”的罪名,把他押赴刑场问斩。

  赛华佗在被押上刑场的时候,走过他那座撑大伞摆药箱的小石桥,周围的老百姓见他受了冤枉,都围扰来骂知府死得活该。一下子把道路都塞住了。赛华佗见了朝大家说:“乡亲们啊,官府老爷硬是要送我归天去,我不走也得走啦!”说着,一纵身跳下桥去,“扑通”一声, 河面土水花四溅,游涡儿咕噜噜直打转;忽地水面冒起一股青烟来。赛华佗身背葫芦,拄着铁拐,随着青烟袅袅上升。不久,浮在空中朝人们点头招手,慢慢地随着青烟一直飘进云端里去了。

  人们都说,这个赛华佗就是八仙中的铁拐李呢!大家忘不了他,四时八节总有人要到这座小石桥去,盼望他再回来给大家治病。时间一久,这座小石桥就被叫成 “望仙桥”。

                

                        桂耀良 

                        光 路   等搜集整理

西湖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