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间故事 西湖传说故事

                

 

尉迟恭造寺

  杭州下城有座仙林寺。仙林寺光有一座大殿,前面缺少个山门。这座不尴不尬的寺院,据说是唐太宗时候造下的哩。

  唐太宗小时候多灾多病,他老子怕他养不大,就让拜仙林和尚做师父。后来,唐太宗打出天下,做皇帝啦。仙林和尚听说杭州地方风景好,就要唐太宗在杭州造一座顶大的寺院,让他养老。唐太宗碍着师父的面子,不好推托,便答应下来。还差大元帅尉迟恭到杭州来,监造这座顶大的寺院。

   仙林和尚跟尉迟恭到了杭州,两人便商量这座顶大的寺院到底要造多么大。仙林和尚说:

  “这寺院是皇帝的师父养老的,非同小可,至少也得圈它五里见方的地皮!”

  尉迟恭一听火起来,叫道:“谁见过五里大的寺院呀!我没当大元帅的时候,和七八个徒弟做生活,家里打铁的工棚炉房也不过五丈见方!你一个老和尚,除了吃饭、困觉、念经,又不做别样生活,要那么大的地方做啥?给你圈五十丈地皮造寺院,也算碰顶啦。”

  仙林和尚漫天讨价,尉迟恭就地还钱,两个人争了一天,没有结果。

   第二天一早,仙林和尚差人请尉迟恭再去商量。尉迟恭到了仙林和尚门口,刚刚跨下马鞍,只听仙林和尚在屋里大喝一声:“圣旨下!”尉迟恭一听圣旨下,只好趴在地下磕头。仙林和尚笃笃定定地站在屋里念圣旨,一字一板,拖长声调慢慢来,几十个字的圣旨,足足念了半个时辰,念了一遍又一遍,念了一遍又一遍,一直从清早念到晌午。尉迟恭是个又黑又粗的大块头,你叫他跃马上阵,三日三夜也不会吃力的;如今却叫他跪着半日不动,直累得满头大汗,腰酸背疼,差点儿爬都爬不起来了。

  仙林和尚念罢圣旨,笑嘻嘻地问尉迟恭:“大元帅,这回听清楚了吧?圣旨上讲得明明白白的,要造一座顶大的寺院给我养老。顶大的寺院嘛,方圆五里地少得了么?”

  尉迟恭仍旧摇摇头,说道:“圣旨上只讲造一座顶大的寺院,却没有讲要造五里见方大。我是皇帝派来监造寺院的,说一无二,还是顶多五十丈见方!”

  两个人又争了一天,还是没有结果。过了一夜,仙林和尚又差人去请尉迟恭。尉迟恭心想:这刁和尚叫我跪了半天,我也要叫他尝点味道!就从箱子里翻出一柄碧玉如意,藏在怀中,骑着马去了。他刚在门口下了马,仙林和尚的老办法又用上啦--“圣旨下!”

  这一回,尉迟恭不慌不忙地走进屋里去,往正中太师椅上一坐,摸出碧玉如意,喝道:“大上皇恩赐如意在此,下跪宣读圣旨!”原来这柄如意是唐太宗的老子给尉迟恭的,因为尉迟恭打天下的功劳大,应该让他事事如意。仙林和尚没料想他会有这一着,只好跪下来,急急忙忙把圣旨念了一遍,直直腰板想要起身。哪知尉退恭说:“慢着,慢着,我耳朵不好,还没听清楚哩!”

   仙林和尚只好跪下再念一遍,尉迟恭还是说没听清楚。念了一遍又一遍,念了一遍又一遍,从清早念到黄昏,念得仙林和尚差点断了气。尉迟恭看看差不多了,才让他起来,仙林和尚触了这回霉头,知道自己拗不过尉迟恭,便乖乖地答应只造五十丈方圆的“仙林寺” 。

  仙林寺造成后,尉迟恭骑上乌雅马回京去了。

  仙林和尚想想不甘心,便骑了一头秃驴,“的嗒的”一路追赶上来,一直追到海宁县地界才追上尉迟恭。仙林和尚在后面大声喊道:“大元帅慢点走呀!我还有一桩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哩!”

  尉迟恭勒住乌雅马,问他还有什么事情。仙林和尚说:“大元帅还不曾造山门哩。你倒说说看,天下哪有没有山门的寺院呀!”

  尉迟恭想想也是的,就答应再给他十丈地皮,在寺前补造一个山门。本来,这事情就好了结啦,可是仙林和尚偏偏节外生枝,说要把山门造出五里路以外去。尉迟恭问他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仙林和尚煞有介事地说:“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呀?我这仙林寺是大唐开国以来造的头一座寺院,山门造得远些,大唐江山就长久啦!”

  尉迟恭一听又火起来,狠狠唾了仙林和尚一口,骂道:“呸!我们汗马功劳打下的大唐江山,难道只有五里路长么?”

  仙林和尚还当尉迟恭要给他比五里路还多的地方呢,高兴得差点从秃驴上滚下来。尉迟恭跳下马,拿竹节钢鞭在地上画了个十丈见方的圈子,说:“喏,山门就造在这里!”便自顾回京去啦。

   这一来,弄得仙林和尚哭笑不得。他原想拿大唐江山来哄一哄尉迟恭这个老粗货,好把山门以内五里路的田地都划归自己,哪知尉迟恭偏要把山门造得更远!海宁和杭州隔着一府一县,一个和尚怎么能管得上这么宽呢,他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

   直到如今,这座仙林寺还是老样了:寺院座落在杭州,而山门呢?却孤零零地造在海宁。

                

                          徐 飞   搜集整理

西湖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