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间故事 西湖传说故事

                  

 

蚕花娘子

  蚕花娘子的家原先是住在半山的沟沟里的。

  早年间,杭州里佛桥这个地方有一个聪明能干的小姑娘,名叫阿巧。阿巧九岁时,娘死了,丢下她和一个四岁的小弟弟。爹没法料理,又讨了一个后娘。这个后娘呀,却长了个蝎子的心,等阿巧姐弟又打又骂,可凶哩!

  这年深冬腊月,有一天,后娘叫阿巧背着竹筐,冒着北风出去割羊草。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哪里还有青草呀!阿巧从早晨跑到黄昏,从河边找到山腰,一丝嫩草也没有找到。她又冷又怕,就坐在半山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突然听到头顶上有一个声音说:

  “要割青草,半山沟沟!要割青草,半山沟沟!”

  阿巧抬起头来,见一只白头颈鸟儿,扑楞楞地向山沟里飞去啦。她就站起身,擦干眼泪,跟着白头颈鸟儿跑去。拐个弯,那白头颈鸟儿一下不见了。但见山沟上挺立着一株老松树,青葱葱的象一把大伞,罩住了沟口。阿巧拨开树枝,绕过松树,忽地眼前一亮,看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淙淙地流着。小溪岸边花红草绿,美得象座春天的花园。

  阿巧见着青草,就象拾到宝贝一样的欢喜,赶快地蹲下身子就去割起来。她边割边走,越走越远,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走到小溪的尽头了。

  她割满一竹筐青草,站起来揩揩额角上的汗珠,却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穿白衣系白裙的姑姑,手里拎着一只细篾的篮子,正在向她招手哩,那白衣姑姑笑嘻嘻地对阿巧说道:

  “小姑娘,真是稀客呀,到我们家里来住几天叱!”

  阿巧抬头望去,眼前是另一个世界:半山腰上有一排整齐的屋子,白粉墙、白盖瓦;屋前是一片矮树林,树叶绿油油的比巴掌还大;还有许多白衣姑姑,一个个都拎着细篾篮子,一边笑,一边唱,在矮树林里采那鲜嫩的树叶。

  阿巧见了很高兴,就在这里住下来啦。

  从此以后,阿巧就跟白衣姑姑们一起,白天在矮树林里采摘嫩叶,夜晚用树叶喂着一种雪白雪白的花果儿。白衣姑姑就教阿巧怎样将这些雪白雪白的花生果儿抽成油光晶亮的丝线,又怎样用树籽儿把丝线染上颜色:青籽儿染蓝丝线,红籽儿染赤丝线,黄籽儿染金丝线……白衣姑姑还告诉阿巧:这五光十色的丝线,是给天帝绣龙衣、给织女织云锦的。

  阿巧住在山沟沟时,和白衣姑姑们一志采桑叶,一起喂天虫,一起抽丝线,日子过得很快活,一晃就三个月过去了。

  这天,阿巧忽然想起了弟弟。心想,叫弟弟也到这里来过过好日了吧!第二天天刚亮,她来不及告诉白衣姑姑,就自顾跑回家去了。

  临走的时候,阿巧还带走了一张撒满天虫卵的白纸。另外又装了两袋桑树籽,一路走,一路丢,心里想:明天照着桑树籽走回来好啦。

  阿巧回室家里一看,爹已经老了,弟弟也长成小伙子啦!爹见阿巧回来了,又高兴又难过地问:“阿巧呀,你怎么却了十五年才回来?这些年你都在哪里呀?”

  阿巧大吃一惊,就把怎样上山,怎样遇见白衣姑姑的经过告诉了她爹。左邻右舍知道了,都跑来看她,说她是遇上仙人啦。

  第二天一早,阿巧想回到山沟沟去看看。刚跨出门,抬头望见沿路有一道绿油油的矮树林,原来是她丢下的桑树籽,都长成了树。她沿着树林,一直走到山沟沟里。山沟口那株老松树,还是象把伞一样地罩着,再进去就找不到路了。

  阿巧正在对着老松树发呆,忽见那只白头颈鸟儿又从老松树背后飞了出来,叫着:“阿巧偷宝!阿巧偷宝!”

  阿巧这才想起临走的时候,没有和白衣姑姑说一声,还拿了一张天虫卵和两袋桑树籽,一定是白衣姑姑生了气,把路隐掉不让她再去了。于是,她回到家里,把天虫卵孵化成虫,又采来许多嫩桑叶喂养它,在家里养起天虫来。

  打从这个时候开始,人间才有了天虫。后来人们将天虫两字并在一起,把它叫做“蚕”。据说,阿巧在半山沟沟里遇见的白衣姑姑,就是专门掌管养蚕的蚕花娘子哩。

  养蚕是从杭州里佛桥一带开始的。不久,便传到了邻近的县份,许多农村家家户户都育桑养蚕。因此,浙江的“下三府”,很早就成了全国产蚕丝著名的地方。

          

                        宋光甫   搜集整理

                     

                         

西湖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