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间故事 西湖传说故事

              

 

茶祖宗

  早先,龙井是个荒凉的小村庄,在山岙岙里,稀稀拉拉地住着十来户人家。人们在选山上栽竹木,在近山上种六谷,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还吃不上一顿饱饭。

  在村边有间透风漏雨的破茅屋,里面住着一个老大妈。老大妈没儿没女,孤苦伶仃一个人。她年纪老了,上不了山,下不了地,只能照管照管屋子后面的那十八株老茶树。这些茶树还是她老伴在世的时候栽的,算起来也有几十年啦。老茶树缺工少肥,新叶出得很少,每年只能采上几斤老茶婆。

  老大妈是个好心肠的人,她宁愿自己日脚过得苦点,每年总要留下一些茶叶。天天烧镬茶水放着,还在门口凉棚下摆上两条板凳,给上山下岭的过往行人歇力时解渴。

  这一年除夕,天落大雪,左邻右舍多少都办了点年货,准备过年。老大妈家里实在穷,米缸也快空啦,除了瓮里剩的几把老茶婆,别的什么也没有啦。但她仍旧照着老规矩,清早起来,抓把茶叶在镬里,发旺火,坐在灶前烧茶。这时,忽听“喉呀”一声,茅屋的门推开了,进来一个老头儿,身上落满雪花。老大妈忙站起身来招呼道:“老大伯呀,这山上风雪大,快进屋里坐!”

  老头儿掸掸身上的雪花,走进屋里,一面向灶洞烤火,一面跟老大妈搭开话:“老大妈,你镬里烧的啥东西呀?”

  老大妈说:“烧的是茶哩!”老头儿惊异地问道:“今天除夕,明天就过年啦,人家都忙着氽三牲福礼,你家怎么烧茶呢?”

  老大蚂叹口气,说道:“嗳,我是个孤老太婆,穷呀!办不起三牲福礼供神,只好每天烧镬茶给过路人行个方便。”

  老头儿听了哈哈大笑道:“不穷,不穷,你门口还放着宝贝哩。”

  老大妈听了很奇怪,伸出头去向门外看看。仍旧是松毛搭的凉棚,底下两条旧板凳,还有墙角落头一只破石臼,破石臼里堆满了陈年垃圾--一切还是老样子。

  老头儿走过来指指那只破石臼,说道:“喏,这就是宝贝呵!”

  老大妈只当老头儿跟她寻开心,就笑着说:“一只破石臼也算宝贝?你喜欢,就把它搬走好啦。”

  “哟,我怎么好白拿你宝贝呢!把它卖给我吧,我这就去叫人来抬。”老头儿说完,就乐呵呵地冒着大雪走了。

  老大妈望望破石臼,心想,石臼这么脏,叫人家怎么搬呀!就把里面盛的陈年垃圾扒进畚箕里,埋到屋后那十八株老茶树的树根上,又到龙井拎来一桶清水,把破石臼洗刷得干干净净的,洗下来的污水也泼在老茶树的树根上。

  她刚把破石臼弄清爽,那老头儿却带着人走来了。他到门口一看,不禁大声叫了起来:

  “哎呀,宝贝呢?哎呀,宝贝呢?”

  老大妈弄得糊涂了,指着破石臼说:“这--这不是好好摆着吗?”

  老头儿顿着脚说道:“嗳,你把里面的东西弄到哪里去啦?”

  老大妈说:“我把它倒在屋后的老茶树根上了。

  老头儿绕到屋后一看,果然如此,不禁连连顿脚道:“可惜,可惜,这破石臼的宝气就在那陈年垃圾上,你既然把它埋在茶树根下,那就成全这十八株老茶树吧。”说完话,就领着人走了。

  过了除夕和新年,很快,春天又到了。这年,老大妈屋子后面那十八株老茶树,竟然密密麻麻地爆出许许多多葱绿的嫩芽来。采下的茶叶,真是又细又嫩又香。

  邻居见老大妈的茶树长得这样好,大家就砍掉竹木,收了六谷,用这十八株茶树的籽,在远远近近的山头上发起茶树来。一年一年,越发越多,越发越旺。到后来,龙井这一带地方漫山遍野都栽遍了茶树。

  因为这一带地方出产的茶叶又细又嫩又香,吃起来味道特别美,所以“龙井茶”便在各地出了名。直到现在,茶农们都说,那老大妈屋后的十八株茶树,是“龙井茶”的祖宗哩。

           

                        徐 飞

                        徐光达  搜集整理

              

                  

 

西湖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