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间故事 西湖传说故事

                   

 

运木古井

  自从净慈寺被火烧光,寺里两三百个和尚没处落脚,一个个像无头苍蝇,乱碰乱撞;当家老方丈更伤心,急得成天长吁短叹,捶胸顿足;只有济颠,却像没事人似的,仍旧拖着破蒲鞋,摇着扇儿,跑前跑后,嘻嘻哈哈。

  这天,当家老方丈对济颠说:“济颠,寺院烧成这个样子,你一点也不难过么?”济颠说:“烧都烧光了,难过有啥用场?再盖座新的好啦。”老方丈说:“唉,盖座寺院谈何容易,要多少木头!一时到什么地方去募化呀?”济颠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师父,这你不用愁了,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老方丈听了,心里想:莫看济颠平时疯疯癫癫,到紧要关头,他却聪慧过人。前番怪我没有弄懂他的意思,烧了净慈寺。这次说不定他能募化到这许多木头哩。于是点点头,说道:“济颠,建这大寺的木头,你就去化个善缘吧!”

  济颠听了,笑道:“这我一定从命,只是我饿了!师父请请我才对呀。”老方丈叹口气道:“只要你能化到木头,吃什么我都替你办到。”济颠听了,赶忙说:“说了算数。你就给我一坛老酒,两只狗腿好了。”

  当下,老方丈差人买来一坛老酒,两只狗腿送给济颠。济颠笑得眼睛眯成一丝缝,一手捧酒,一手拿肉,大喝大嚼了起来。等到狗肉吃光,酒坛底朝天,已是醉醺醺的了,就对老方丈说:“师父,我去化木头啦,三天内,我把木头都化来,你等着吧。我去啦!”说完,便一个斤斗翻进酒坛里--不见了。

  济颠这一斤斗,一下就翻到四川。他来到一家大乡绅门口,一股劲地敲木鱼儿。那乡绅听见门外木鱼响个不停,就出来问道:“和尚,你从哪里来的呀?”济颠回答说:“我从杭州西湖净慈寺来的。”

  那乡绅听了点点头道:“好远的路呀。你到我门口来敲木鱼做啥?”济颠说:“因为我们寺院被天火烧了,知道你是个大财主,山上有的是森林大木,特地赶来向你募化一些木头去盖寺院。”

  那乡绅问道:“你要多少木头呢?”济颠听了,敲着木鱼念道:“少不成,多不要,不多也不少,喏喏喏,袈裟盖,袈裟包,盖住包住就够了,就够了!”

  那乡绅一看济颠那件破得像丝瓜筋一般的袈裟,心里不禁暗暗好笑:哦,原来是个疯和尚呀!这件袈裟连枝树桠儿也包不了,我乐得做个善人吧。便满口应承下来。

  济颠道声谢,忙从身上脱下袈裟,朝一座山头抛去。只见那袈裟随风长,随风大,一下子把整个山头都罩住了。那乡绅惊得目瞪口呆,做梦也没想到这疯和尚竟有这样大的法力呀!不过自己已经有话在前,不好翻悔了。

  济颠在山上挑选了一百株大树,砍了下来,顺着长江水放到东海,再漂进钱塘江。江上把关卡的见了,拦住木筏要抽税。

  济颠说:“这钱塘江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要抽我税?”把关卡的就说:“和尚呀,山是皇上的山,水是皇上的水,随便什么货物经过水面上都规定要抽税。”

  济颠听了,笑嘻嘻地问:“哦,原来如此!从水面上过要抽税,那么从水底下过要不要抽税呢?”把关卡的听到这疯话也乐了,就哈哈大笑道:“和尚,木头只会浮不能沉,你若有本事叫木头沉到水底去,我就不抽你的税!”

  话音才落,只见济颠双脚在木筏上用力一顿,“忽”的一下子,就连人带木筏一齐沉到江底去啦。把那个把关卡的吓得连滚带爬,喊爷叫娘地逃走了。

  净慈寺里的和尚,等了一天不见济颠回来,再等一天还不见济颠回来,一直等到第三天晌午,当家老方丈有点发急啦。猛不防济颠从外面奔了进来,大叫大嚷道:“木头到啦!木头到啦!”

  老方丈慌忙出来,朝南屏大路上看看 ,什么也没有,还愣着哩!只见济颠一把拉住他的手,大声叫道“师父师父,快跟我来!快跟我来!”

  他们三脚两步奔到伙房前面那口“醒心井”的旁边。老方丈朝井内一看,嗨!果然有根又粗又大的木头,在水面上一冒一冒的,高兴极啦,忙叫一些和尚在井上搭架子,安上辘轳吊木头。

  这一来,轰动了所有和尚,大家一齐动手,没一刻,搭好吊木架子。他们吊呀,吊呀,吊起一根又一根,吊起一根又一根,整整吊了两天,一直吊到第九十九根大木头时,不知是哪一个木匠说了声:“够啦!”被他这么一说,井里的那根木头就搁住啦,再也吊不动。这么一来,在造净慈寺时,大家量来算去,就少这么一根正梁。

  后来净慈寺的正梁,是济颠用刨花和木屑捏成的,有点儿凹凹凸凸,跟别的寺院正梁很不相同。

  “醒心井”因为曾经是运过木头,后来人们便叫它为“运木古井”。那根吊不上来的木头,许多年来,还搁在井里面哩。

              

                            顾志兴  

                            徐 飞   搜集整理

                 

                         

西湖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