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间故事 西湖传说故事

                  

 

吴山第一泉

  老早以前,杭州没有一口水井。那辰光,这一带地方雨水非常调匀,家家户户都不缺用水。

  不料有一年,天气忽然变更,晴空万里无云,接连着几个月都不落一滴雨星。太阳晒得西湖水干,田地裂缝,连人吃的水也难找到。官府怕百姓趁机闹事,于是请来许多和尚道士,筑坛做法事,硬叫大家去叩头跪拜,求老天爷降雨。

  有个老头儿也被赶来求雨,可是,那老头儿偏偏不肯下跪。刺史见了很生气,就把老头儿抓起来,安上个“违抗官府”的罪名,要砍他的头。老头儿听了一点也不慌张,反而仰天大笑,说道:“我活了八十岁,死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可惜从今以后,杭州人就再也不会有水吃啦,连你们这班当官儿也得一同渴死!如果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能够寻到水源。”

  刺史听到老头儿这么一讲,心里想:难道真有这等事么?叫他寻寻看也好。寻到了,过去的事就算啦;寻不到,再砍他的头也不迟。于是就答应让他找水源。

  老头儿回到家里,把他五十岁的儿子叫来,说道:“快去缚一顶竹轿子来给我坐!”

  儿子听了问道:“阿爸,你坐轿子干啥呀?”

  老头儿说:“我老啦,走不动了,坐上竹轿子,我要到外面去寻水源呢!”

  儿子把竹轿子缚好。老头儿拐进菜园,把他二十岁的孙子叫来,说道:“快去拿两根竹杠子来抬我走!”

  孙子听了问道:“爷爷,爷爷,抬你到哪儿去呀?”

  老头儿说:“站得高些,才能望得远呢,你跟你阿爸,把我抬到城墙上去转转吧!”孙子把竹杠子拿来啦。

  儿孙俩抬着老头儿,在杭州城墙上面直绕圈子。一日绕三圈。绕呀绕呀,这竹轿子整整在杭州城上绕了三日,绕了九圈;看呀看呀,老头儿仔仔细细地看了九遭。后来,他发现在城隍山脚下,有一股烟不象烟、雾不象雾的东西,不断往上冒,不断往上升,升到天上结成一朵白闪闪的云朵儿,老头儿指着云朵儿,对他儿孙说:“那白云底下冒烟雾的地方就是龙脉呀,有一条龙在地底下呼气哩。”

  这样,老头儿就招来许多人,在城隍山脚下挖井。挖呀挖呀,挖下去三丈三尺深,可是,井底下一滴水也没有!刺史看看井里干干的,不容分说,就把老头儿杀了!

  儿孙俩大哭一场,把老头儿的尸体埋了。孙子含着眼泪,搀扶着阿爸,仍旧爬到城墙上去绕圈子。绕呀绕呀,又绕了三日;看呀看呀,又看了九遭,他们看到城隍山脚下挖过井的地方,那股烟雾更浓了,天上那朵白闪闪的云朵儿也更大了。阿爸指着云朵儿,对他儿子说:“那白云底下冒烟雾的地方真是龙脉哩,你爷爷找的地方没有错嘛!”

  他们又招呼来许多人,在城隍山脚下挖过井的地方继续往下挖。挖呀挖呀,又挖下去三丈三尺深,但是, 井底下还是没有一滴水!刺史知道了这回事,就说“欺骗官府”,不问青红皂白,把老头儿的儿子也杀了。

  孙子大哭一场,把阿爸的尸体埋在爷爷的坟堆旁边。剩下他独个儿,孤凄凄的,但是他还爬到城墙上 去,跟爷爷和阿爸一样绕圈子。绕呀绕呀,再绕了三日;看呀看呀,再看了九遭。他看到地下那股烟雾越冒越浓,天上那朵白闪闪的云朵儿也越积越大了,孙子指着云朵儿说:“那白云底下冒烟雾的地方一定是龙脉,爷爷、阿爸,你们死得好冤枉啊!”

  他再去招呼来许多人,仍旧在那城隍山脚下挖过井的老地方,接连往下挖。挖呀挖呀,再挖下去三丈三尺深,挖到下面全是鼓鼓实实的岩石,就再也挖不动了。

  孙子在九丈九尺深的井底下,东摸摸是干的,西摸摸是干的,一摸摸着一块圆鼓鼓的大岩石,象是龙的眼睛。他把心一横,大声喊道:“龙呀,龙呀,你为啥不睁开眼哪!天上不行雨,地下不放水,你叫大家怎么过日子,今天我跟你拼啦!”说罢就一头向那圆鼓鼓的岩石撞去,只听见“轰隆”的一声巨响,岩石裂开一条缝,缝里汩汩地冒出水来,一会儿,就把九丈丸尺深的水井灌得满满的。

  清冽冽的井水,把孙儿托上井口,可是,他已经死了。老百姓有了水多喜欢呀!可是见到那个孙子死了,都感到悲痛,于是大哭一场,把孙子的尸体埋在他爷爷和阿爸的坟旁。

  自从有了这口水井,人们就不愁没水吃了。后来,大家照样到处去挖井,渐渐地,杭州的水井就越挖越多。不过后来挖出的水井,总没有比最早挖的那口井大、那口井深。因此,人们就把最早挖的那口井称呼为“吴山第一泉”,还把城隍山脚下的那条巷叫做“大井巷”。

                       

                          徐 飞   搜集整理

                 

                 

西湖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