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啊,好冷的天,这是今年第一场雪,正巧让我赶上。对于懒人,走动在雪地里和躲在暖暖的背窝中有很大的区别。我很懒,讨厌走动,尤其下雪天。可是,我出门了,为了迎接一位未来的好朋友——一只猫眯。

我把她抱在怀里,任雪花拍打我的头额,我的下巴,还有冻的发紫的唇。都不管了,都不在乎了,我心里只有她,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猫眯。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一个人走在飘雪的冬夜,可是我不孤单,因为我有了一个好朋友陪伴我。哎呀,她闹了,苗苗地叫,好象在找妈妈呀!怎么办?我急了,咬着她的耳根,哄道:“猫眯,别哭,千万别哭。我会对你好,给你最好吃的鱼,给你最温暖的家。不相信,我发誓——”不管有用没用,我就这样在猫眯的耳边磨叨了一路。也许她听懂了我的话,也许她实在受不了我的罗嗦,猫眯不叫了,老老实实地随我回到家。

我问妈妈,给猫眯起个什么名字?妈妈说,这么漂亮的小猫,要有个动听的名字配才行。对,应该起个美人的名字,叫圆圆吧,古代的大美女,绝对对的起我的宝贝猫眯。我一把搂过圆圆,不理睬她想反抗的怒爪,轻声细语地劝慰道:“乖乖的跟着我吧,保证你喝香的吃辣的,天堂般的日子啊!”不领情的她回头一口,给我的手留下第一道永久的留念。这猫眯,真是的,一点不给面子,哼……

别人养猫是逗猫眯玩,看着它们追逐自己的尾巴转来转去,哈哈大笑。我和圆圆的娱乐项目可不单单是追尾巴,确切的说,我们比试手爪工夫。刚开始,圆圆一只爪只可以把我抓的遍体鳞伤。后来嘛,我上一只手可以和她的双爪打个平手。上两只手呢?她肯定输,然后被我作弄的上下翻个,北都找不着。当然,我的“成就”都是从伤痕中换来的,看看我手背手心的伤疤,没人会说这是女孩家的手,整个楞象是从热带深林里受过狼群攻击过的残废肢体。

听说过猫不喜欢吃鱼吗?圆圆是个实例啊。她对鱼类不理不睬,专爱吃肉啊肝啊的,太偏食。妈妈整天对我说,人不能偏食,对身体不好。可猫呢?偏食能行吗?!不行,我一定要把她的坏习惯改过来。从此,我手里常常多了一个馒头,一袋烤鱼片。圆圆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她不吃,我哄着她吃。她还不肯吃,我便硬喂。直到有一天,猫眯看到我手中的馒头,一越而起,紧退三步,然后逃串的无影无踪,我才意识到,自己彻底失败了。

圆圆对我很好,就象我对她一样。一次,我哭了,独自在家流眼泪。猫眯一下子串到我身旁,翘起软绵绵的双爪,搭在我肩上,然后望着我的眼睛,开始舔我流下的滴滴泪水。这是真的啊!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一个没有语言,没有人类智慧的小动物,竟然懂得伤心的人需要安慰。还有一次,我和妈妈开玩笑的斗嘴,吵闹声越来越大,好象在打架。一旁正玩耍的圆圆急了,蹦到我身边,一边嗷嗷怒吼,一边抬起弱不禁风的小爪子冲向妈妈,似乎要为了她的小主人而战争一样。嘻嘻,谁说猫不如狗忠实?关键时刻,猫一样能勇往直前地保护主人!

记得小时候读过一篇关于猫的文章,说的是一只被主人冤枉的猫,因为被怀疑偷吃笼子里的鸟而被毒打了一顿。那时,我很可怜那只猫,就是因为不能开口辩解而被冤枉,因为生于非人类而要受到人的鞭打,不公平,真不公平。没有语言不等于没有生命,怎么可以随意受人的摆布呢?我原以为猫是一种享受荣华富贵的宠物,可是它们经历的却是一些苦难。王小波笔下的“猫”被狠心的孩童们挖去双眼,留下两个血淋淋的黑洞,凄惨的哭嚎在人世上。爱伦坡笔下的“猫”被病态的主人吊死在墙边,每逢夜晚,魂魄便出来声讨主人的罪行。我的猫呢?一样逃不过悲惨的命运。我以为能给她最舒适的生活,只要我能吃的,我一定都给她。在过去艰难岁月里,我把很少吃到大虾都给了我心爱的猫眯,可是她仍然在悲哀中结束生命。

那一天,圆圆为了抓一只飞过的鸽子从七楼上掉下去了。猫尾巴的平衡的功能为她捡回一条小命,可是她瘸了,眼角耳角口角都是血。所有人都摇头说,不行了,她快不行了。我没哭,也没说话,忙来忙去为她包扎伤口。我知道,她不会死,一定不会死。我能感觉到她心脏的跳动,那是生命的呼唤声。她在挣扎,想生存,想陪着我吧!大约过了一个月,猫眯好了,肿的老大的头也恢复了原样,只不过瘸了一条腿。不再美丽了,可是仍然可爱,和她的主人一样。

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很多坏人,可我承认一定有。圆圆一次溜出家门,很久没回来。我以为她真的丢了,直到有一天,一个爸爸的同事发现她躺在我家的楼下。她懒懒的躺着,象是睡了,也许是死了。我碰她,她不动。我唤她,她不出声。我拿最香的肉肠诱惑她,她也无动于衷。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我很纳闷,因为猫眯看上去和以前没有多大异处啊。当我扒开她身上一处黑毛时,我惊呆了。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一块红红的烙印。我哭了,比任何时候都伤心,因为我看到的不只是猫眯的伤,还有对人类的不信任。为什么要伤害一个不能言语的小生命呢?为什么要用鬼子才有的残忍手段来对付一个不能反抗的小动物呢?圆圆身上的伤分明是什么人用烟头恨恨烧过的,多么残忍的方式?多么残忍的人!

猫眯还是活下来了,因为她有九条命的。可是,她已经老了,还带着满身的病,不时的打喷嚏,流鼻涕,甚至咳血。当我远离家里去大学念书的时候,只有妈妈抽空照顾着她。每当放假,我都天天陪着她,给她好吃的,让她睡在我的腿上,象小时候那样,揉着她的头,听着她的鼾声。后来,哥哥的小宝宝降生了,住在我们家里。刚出生的小孩和猫眯是不能呆在同一屋檐下的,何况我的圆圆身上还有病,所以爸爸下命令一定要把猫送走。我知道,离开我们家的圆圆注定会死,因为没有人家能象我一样忍受她的病,忍受她的谗,忍受她的老。说实话,我想亲手掐死她,让她痛快的死在我手里,也要比出去受苦好,可是,我不能,真的不能。

一个阴雨天里,我送圆圆去了奶奶家,那是一个离我家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我陪猫眯住了几天便回学校去了。临走的那天,我留给下一百元钱,让他们给猫眯买最好的鸡肝,可惜,钱不是什么都能补偿的,尤其是寂寞和孤独。放不下也要放下,想留住也不能留,我别无选择,只能离开。

没过多久,爸爸来电话告诉我,圆圆死了。我没说什么,也没哭,回了声“是吗”,就放下电话。那段日子,我正忙于考试,什么都不能想,更不能分心,我失去了她,就失去了吧。伤心的时候,不一定哭才可以解决问题的,装做遗忘了也许更好些。我强迫自己不去想过去,不去想她的好,不想她那软绵绵的绒毛,忘记一切,忘记死亡。

一天晚上,我梦到自己回了家,不是楼房的家,而是有很多间房子的小平房。当我在屋子里刚躺下时,一只小猫从后窗户里跳进来。那是我的圆圆啊,她苗苗的叫着,好象在埋怨我说,'你现在有很多小房子了,可以带我回去了吧,为什么还不接我回家?'梦醒后,我茫然,继而内疚。我知道,在心里面,我从未忘记过我的猫眯啊。

第二年冬日,我又去奶奶家,为了拜年。趁人不多的时候,我悄悄问奶奶,圆圆埋在哪里了。奶奶楞了,说:“一只猫还要埋葬?你以为她和人一样啊?!”我明白了,低头不语。奶奶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那只猫在你走后,整日站在窗台栏杆上,望着你走的方向,不吃不喝。熬了不到一个礼拜,就……”我的眼泪一滴滴散落在地上,无声的人只有无声的啜泣。


·上一篇文章:怀念影视时代
·下一篇文章:马踏飞燕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yuan/0731614285376H01J37FEE4FHI3EK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