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有困难就找我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了了 点击数:
 

 

 
 

县教育检查团今天到农场小学检查工作,因为学校离县城远,等检查团到的时候,已是中午了,检查团一行在教育局局长的带领下,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破乱的校舍,就到了吃饭时间,农场条件差,就是大碗的肉,大碗的酒,吃过喝过,教育局长来了兴致,说要跳会舞解解酒,校长邰正东急了,学校这么简陋,一没音响,二没场地,再说了,检查团都是一帮大老爷们,这总不能让他们男的搂着男的跳吧,这女舞伴到哪找去?邰校长刚把自己的理由一说,谁知局长批评起他来了:邰校长呀!不是我批评你,下基层到农场,怎么能讲究条件呢?没音响,有录音机吧,没场地办公室也行嘛,舞伴嘛,我看你们的女教师就行啊,叫过来陪陪舞,和检查团同志们一起娱乐娱乐,这也叫鱼水情嘛。
邰校长没有办法,今天就是指望局长大人看过破旧的校舍能给一点维修的钱,要是局长不高兴,这钱就没影了,邰校长一咬牙,跑进了教室 一把将林芬老师拖了出来,说:“林老师,让学生自习吧,你快跟我来。”
正在上音乐课的林芬老师看到邰校长火急火撩的样,头脑嗡地一声,险些站不住了,她一把抓住邰校长的手,问:“我丈夫出事了?”
邰校长一甩手,说:“嗨,你又想到哪去了,我是让你去陪陪舞。”
“陪舞?”林芬不解地问。
邰校长说:“是这样的,县教育检查团不是到我们学校检查工作来了吗,这会儿刚喝完了酒,局长想轻松轻松。”
“轻松轻松?”林芬不解。
“也就是跳跳舞。”校长说:“可是,男多女少,你就去陪会吧!”
“这事我不去!”林芬扭头就往教室里走。
“哎呀,我的林老师,你就给我一点面子吧。”邰校长一把抓住林芬,说:“就算是我求你了行不行,再说了,你不是常嚷着要找局长解决你们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的困难吗?告诉你吧,这次检查团下来其中有一条就是帮助老师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你的事我已经给局长汇报过了,你要是自己再当面给局长说一说不更保险了吗!”
“我……”林芬还想说什么。
邰校长把她一推,说:“我啥呀,有啥事,以后咱们再说。”

教师办公室里,桌子被拉到了四周,录音机里一个破锣嗓子的男人正在嘶声力竭地吼着一首通俗歌曲。
邰校长拉着林芬走到一个胖子跟前,说:“局长,这是林老师,我们学校就她还会跳两步。”
局长伸出胖胖的指头,对邰校长说:“老邰呀,不是我批评你,咱们不能光抓了扫文盲的工作,而且还要抓扫舞盲,你看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咱们老师怎么能不会跳舞呢?”
邰校长满脸都是笑,点着头说:“是,是,局长,下来后我们马上就补上这一课,在老师们中间开展扫除舞盲活动。”
局长胖手一挥,说:“不,不是下来补,而是现在就开始补,我也可以给你们当当老师嘛”
局长说完,伸出手搂住林芬的腰走到了场子中央。
林芬是师范学院毕业的,在学校她就是文艺活动积极分子,什么华尔兹,布鲁斯三步四步的她跳得极棒,同学们戏称她是“舞会皇后”。
打参加工作来到这边远学校后,她还从来没有跳过舞了。
林芬老师的丈夫,还有邰校长都是校友,只是林老师的丈夫是学中文的,十年前都是热血青年,上面有号召,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于是,他们一起报名来到了这边远的地区,尽管在分配时,林芬曾向局长表明过两人的关系,希望能分到一起,可是,局长说:“你们还年轻,要以革命事业为重,怎么能光考虑自己个人的事呢?还是先下去安心工作吧!”
局长一席话,使得两人为自己萌发这样的私心暗暗愧疚了好久。
一晃十年过去了,夫妻俩始终没有调到一块,这些年,两口子打了好几次报告,要求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可是总不见回音。
林老师想,这次是个好机会,该向局长说说自己的苦衷了,只要两人能调到一起,相互有个照应,哪怕是把俩人都调到一所更偏僻的学校去也行,
局长还是原来的局长,只不过比以前胖了许多,长得倒是慈眉善目的,一幅弥勒像,没一点官架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和蔼可亲的人,林芬看到老局长的第一眼起,就对自己调动的事有了信心,她甚至有点后悔,先前怎么没有想到去找老局长呢?
老局长的舞步真多,平步花步插花步引得众人一阵阵喝采,倒是当年被称作是“舞会皇后”的林芬这些年不跳了,步子有些生硬了。
老局长被酒精烧红的脸使他显得更加精神,完全没有一个五六十岁老头所显出来的腰弓背驼萎糜不振的样子,一圈转完,局长笑眯眯地招呼大家:“你们也跳啊,都跳嘛,轻松轻松嘛,列宁同志老早就说过,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
局长一发话,其他的人便嘻嘻哈哈你推我我拉你走进了场中间,跳舞的人一多,办公室就显得有些挤了,老局长就不再走花步了,速度也就放缓了许多。
“姓啥呀?”老局长低下头,问林老师。
“姓林,双木林。”林芬赶紧答话,脚却差点踩着局长锃亮的皮鞋了。
“听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呀?”
“我是支援边疆来的。”
“从大都市到边疆,不容易啊!爱人啥工作呀?”
“也是老师。”
“好嘛,教师之家,当教师光荣,有困难吗?”
“没,没有。”林芬心头一热,话就出口了,当老师的就是死要面子,这不,局长主动开口问了,一激动,困难就没了,林芬有点恨自己。
局长对林芬笑眯眯地说:“有困难就找我。”
一记强音,舞曲嘎然而止。
老局长亲热地拍拍林芬的肩膀,称赞道:“到底是大城市里来的,跳得不错嘛。”林芬刚张口要说自己夫妻长期分居的事,老局长却擦拭着脸上汗朝座位上走去了。
第二支舞曲刚响,林芬就被人请了起来,蓬嚓嚓,蓬嚓嚓,林芬机械地迈着步子,完全没有了过去在师范跳舞时那种飘逸的感觉。
她在想:下支舞曲老局长会请我吗?他说我的舞跳得好,如果他不请我我就请他,那别人会说什么呢?拍马屁!管他呢,拍就拍这一次吧,夫妻团聚要紧,这次得拉下脸来,把困难说得重些,这可是次机会,错过了,再到哪去找老局长呀,老局长也够忙的,才六十的人,头发竟全白了,六十岁!六十了会不会退下来,现在不是讲年轻化吗,不行,今天说啥得让他帮这个忙。
林芬想着自己的心事,几次都险些踩到舞伴的脚了,好在男伴并不计较,仍然搂着林芬兴致勃勃地蓬嚓嚓蓬嚓嚓。
谢天谢地,舞曲终于完了,林芬赶紧走了几步,坐到老局长旁边,她对老局长笑了笑,老局长了回了一笑,这一笑,鼓起了林芬的勇气,她想:下支舞曲一响,我就请老局长起来,跳上一圈,就说我们夫妻两地分居的事。
音乐响了起来,《马车夫之歌》,典型的新疆民族舞曲。
林芬站起身,走到老局长跟前,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脸就憋得通红,嗫嚅道:“局长,我......”鬼知道,林芬老师咋一下子变成了结巴,她平常讲课可不是这样子的。
倒是老局长善解人意,对林芬宽厚地一笑,说“噢,我休息会。”老局长说完,擦把脸上的汗,显得有些气喘嘘嘘,胖手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小玻璃瓶来。
救心丸!
林芬瞟了一眼,那药丸她太熟悉了,丈夫口袋里不就常装着这药,不到四十的人,就得了这病,刚才邰校长叫她的时候,林老师还以为是丈夫出事了呢,想到这,林芬老师更着急了,她想:自己不能再等了,该跟老局长说一说了,局长也有心脏病,同病相怜嘛。
刚要对局长开口,一个男人晃荡过来,伸出手请林芬跳舞。
“对不起,我累了下支曲子好吗”林芬极有分寸地推辞说,
谁知那个男人并不理会林芬的推辞,伸出手来抓住林芬的衣袖不放,满口的酒臭喷到了林芬的脸上。
林芬求救似地看着老局长,老局长笑眯眯地说:“跳吧,跳吧,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
林芬无可奈何,被那男人抓小鸡样拖到了舞场中。
下一场,下一场说啥得和局长跳一次,林芬被那个男人搂得生疼,那男人脸上长满粉刺,一粒粒被酒精浸泡得发胀发亮,几次险些挨到了林芬的脸。
对付这种人,林芬是有办法的,比如装着跟不上步子,故意用脚后跟踩他两下就够他受的了,八寸高跟皮鞋,钉的铁掌,专踩他的脚尖尖,不疼得他滋滋直吸凉气才怪哩,然后再满含歉意地对他说声对不起,然后再踩几次,再说几次对不起,直到那想占便宜的男人窝着一肚子火而又说不出乖乖败下阵来才算结束,保险那男人再见到你就会脚疼,可是,这次林芬没敢这样做,这些都是上面来的人,她不敢得罪,再说自己夫妻两地分居的事还要求人家办哩。
达坂城的姑娘辨子长呀,
两个眼睛真漂亮,
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
一定要嫁给我......
这也算华尔兹?林芬想,管他呢,夫妻团聚要紧,跳就跳吧。

林芬总算把老局长请进了舞场。
可是,不等林芬开口,老局长倒先开口了:
“姓啥呀?”老局长低下头,问林芬。
“姓林,双木林。”林芬赶紧答话,脚又差点踩到局长锃亮的皮鞋了。
“听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
“我是支援边疆来的。。”
“从大都市到边疆,不容易啊!爱人啥工作呀?”
“也是老师。”
“好嘛,教师之家,当教师光荣,有困难吗?”
"没 -------有!"林芬抬起头,望着老局长一字一句地说。
局长没有看出林芬的变化,仍然笑眯眯地说:“有困难就找我。”
舞曲一完,林芬就朝老局长点点头,快快走出办公室,这时候,她再也忍住了,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教室里,传来孩子们的歌声:
我们是快乐的好儿童,
快乐的好儿童,
生长在这个时代中,
到处是欢乐的歌声......
林芬擦把泪拢拢头发走进了教室.


作者通讯地址:新疆博湖县宣传部 841400     谢海军

 
   

 

·上一篇文章:竹子

·下一篇文章:怀念影视时代



 相关故事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