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天上的云

幸福是天上的云


来源:网络  作者:雨停

兴的。”

  是的,彩衣是幸福的。男人说年底卖了猪,就去医院。听说那家医院治好了很多象彩衣这样的人。男人还说比彩衣还历害的都治好了。“彩衣你一定能治好”,男人看着彩衣认真的说,“真的,我一点也不骗你。”彩衣笑笑,她不在乎好不好,只要儿子好,男人好,一家三口就这样过下去,她就很知知足了。

  六

  可是,幸福呢?

  彩衣觉得她的幸福就象天上的,白绵绵的云,多美,飘在蓝蓝的天上多自在。可彩衣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又会变成血红,铺满她的世界。

  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彩衣后来想起来,整个就是乱乱的。那天一大早,全家都在吃早饭。只有公公说昨夜他在南地下了两个夹子,他要赶早去拿了回来再吃。公公走了有一顿饭时候,一辆车开进院子。车上下来几个人,进门就翻东西,找人。说什么公公欠了乡里的提留款,还和乡里打了官司,官司输了。人家检察院的人来执行。还说有钱给钱,没钱就拿东西顶。一时间鸡飞狗跳,婆婆叫孩子哭的。公家人要公公出来,公公早得了信,躲了起来。来人就说躲了和尚躲不了庙,有个执得的就说,和他们说什么,没人拿东西就是了。于是几个人就扛粮食推车子。男人不依了,跳起来挡在粮食垛前说这是他的,爹的早就没了。“什么你的,我的,你们还不都是一家子吗?”执行的人说着,就把男人推一边去,就上去扛粮食。男要急了,扯着声音说:“你们不能扛,这是留着给俺媳妇看病的。”执行的不依。男人就要跟人拼命,死打烂缠的。惹的几个执行的起了火。东西也不抬了,推推搡搡把男人塞小车里,留一句话,“叫他爹拿钱来赎”,就一溜烟开跑了。

  后来的事就更乱了。刘家兄弟姐妹都来了,聚在家里商量怎么样托人、送钱、领人。一个家乱七八糟的。后来是妹子进来对彩衣说:“嫂子,你看家里乱的。大人小孩都有事。咱娘还得看天赐。这几天俺哥的事,急的她的头发都白了。人一犯糊涂就拿东忘西的。娘年纪大了,别再出点什么事。我把咱娘和天赐都接俺家去过几天。让大弟把你送你娘家过几天,俺哥回来了,叫他去接你。”

  彩衣知道妹子说的也在理。她吃喝拉洒都要人照顾,婆婆不在家,一屋子剩的都是大男人,她也不方便。妹子想的也对。人家能接娘和小侄子过几天也就尽了心了。没有连瘫嫂也接过去的道理。彩衣点点头。

  就这样,彩衣回到了娘家。哥和弟都成了家分出去了。父亲一个人搬到厂子里去了。彩衣只能跟着年老的奶奶。看着八十多岁的奶奶艰难的给自己端饭送水,擦刮刷洗,彩衣的心都碎了。彩衣进门子三天了,嫂子和弟媳都没来看她一眼,哥和弟进门点点头,三句话都没说就走了。彩衣知道这是嫌她。彩衣不恨哥嫂,连爹都没来家看她一眼,她还能怨什么。再说了就是她有话,也找不着个人说啊。奶奶耳背,说了也听不见。自来到娘家,彩衣就不说话了。她只在心里想儿子在妹子家过的可好,她只在心里算男人什么时候出来,好早点把她接回去。她心里最想的还是儿子。想的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觉。

  就这想熬了半个多月。男人来了。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男人来了。男人坐在床铺旁,和彩衣说了许多话。后来男人说他得回去了。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他从看守所一出来就到这来了,还没回家。男人说家里半个月没住人都该长霉了。男人说他回去就把娘和儿子接回家,他把家好好的拾搡干净,让娘帮着把被子拆洗好。后天他就来接彩衣。彩衣真想对男人说,不,哥,不,我这就走,我这就跟你走。可是彩衣什么也没有说。是的,彩衣知道男人这样做是对她好。男人要把家收拾好了再把她接回去。彩衣知道男人想的是对的。她回到家什么也不能做。彩衣含着泪答应了。彩衣只对男人说了一句话,“后天,我等你。”

  男人摸摸她的头,笑笑走了。男人起身出去了。彩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寂寞的红舞鞋
·下一篇文章:端午节短信杂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4195DFDA95B2D51G2F1KKI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