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天上的云

幸福是天上的云


来源:网络  作者:雨停

“我要给你个孩子,咱一家三口好好的过。”

  这一回,老天好象听到了彩衣的祈祷。彩衣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彩衣也还清醒着。看看天热了,麦子黄了。一家人都去忙着收麦子了。彩衣一个人在家坐着,她想去厕所。她拄着拐棍慢慢走出来。院子里风很静,那棵石榴树也静静的站在院子的那个角落里,这一刻是那么的怪异,满树红花,是的,满树的红,红,红,红,满满的红。彩衣抬起头,天上的云大大的一朵浮在天上,艳红艳红的、、、、、、

  红色的云,红色的云,忽然天黑下来,洪水,漫天漫地的洪水,冲过来,冲过来,彩衣飘了起来,又沉入水底,冰,冷,水刺骨的冰寒,冷,冷呵,冷、、、、、、

  彩衣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还是窗外的那棵石榴树。她就知道,她又活了过来了。她看见男人手上的那几粒血红的药,她知道她又吃了药,她又回来了,幸福去了又来了。

  这一回,不用看镜子,她就看到了自己的新样子。她的双腿奇怪的歪曲着,在地上走路就不再是走,而是晃,摇晃着前移,象个不倒翁。彩衣对这个新的自己并不感到奇怪。每次醒来,都会看到一个新的自己。她不知道这是上帝对她的仁慈还是残忍,每一次都让她醒来,每一次都任意的捏造着她,就象捏造着一个捏造坏了的泥娃娃。可她没有时间悲哀,她要抓紧时间活着,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会死去。她不想照镜子。她只知道她有了男人,她还有了儿子,她有了一个三口人的家,她有了要好好过的日子。

  她也听男人和婆婆说起她的断腿的事,说到她们从麦地里回来看到她浑身是血的倒在院子里,她的那条本来是好的腿扭断在椅子下,血流成了一个小湖,不仅是从断腿处,更多的是从下身源源不断的流出来,她早产了。婆婆一说起这事,就后怕,拍着胸口说,要不是妹妹回来拿镰刀这两条命就都没了。好在大人孩子都平安。

  其实不用婆婆说,彩衣也能想到自己当时的样子。唉!那不是梦,是真的,是真实的。那满天艳红艳红的云,那流淌在双腿间的洪水,那天黑下来时的冰冷的刺痛,那都不是梦,是真的,是真实的,是她失去自己的真实。

  彩衣不再照镜子。她知道她的样子有多么丑怪。短短的头发,浮肿的脸。这是长期治疗的后果;一条腿瘸,一条腿弯曲着,这是为生这个孩子留的后果。她不怕,再丑她也不怕。她有了儿子。她有了儿子了。儿子一岁了,叫天赐。她想老天真的很残忍,让她错过了儿子的婴儿时代。可是老天也真仁慈,儿子身体健康、聪明伶俐。婆婆天天手不离怀的抱着。孩子自生下来就跟着奶奶,和彩衣倒有些生份。这小家伙一看到彩衣就哭。男人不满的在儿子胖墩墩的屁股蛋上亲亲的拍一巴掌。儿子哭了,男人笑了。看着男人的笑,彩衣觉出一种幸福来。

  晚上,男人搂着彩衣一脸幸福的计划着,“彩衣,明年咱养一头猪,卖了粮食,我再打个短工,攒些钱给你好好看看病,看好了,以后再挣钱供儿子上学,挣钱给儿子盖楼,给儿子娶媳妇,到时有了孙子、、、、、、”男人一脸幸福的计划着。彩衣看着男人那幸福的样子,她就觉得幸福。她没有男人想的那样远。她也从不敢想那样远。她只要男人不嫌她丑,不嫌她病。她只要儿子健康平安。她只要一家三口人在一起。就这样过着她的幸福生活。

  男人果然喂了一头猪,男人还天天出去挣钱。儿子会走了,儿子会说话了。儿子在院子里迈着小步子扭扭的走。儿子奶声奶气的喊:“奶奶,抱抱。”婆婆满脸笑开了花,伸手抱住了儿子,在儿子脸上大大亲了一口。又扭头把孩子递到彩衣怀里,“去,叫你妈也亲一个,看咱天赐真乖。”彩衣紧紧抱住儿子,把脸贴在儿子胖胖的小脸蛋上,想叫一声,我的儿,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倒又流了满脸的泪。婆婆抱过孩子,“这好好的,咋又哭了?”“我”,彩衣又笑了,“娘,我这是高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寂寞的红舞鞋
·下一篇文章:端午节短信杂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4195DFDA95B2D51G2F1KKI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