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天上的云

幸福是天上的云


来源:网络  作者:雨停

样子。可彩衣得跟自己赌一把。男人现在不上心,一年、两年后还是会想到孩子的。彩衣不能等到自己被人嫌。就是死了,只要能给男人留个全乎的后,彩衣觉得也算对得起男人对她的疼。

  彩衣的肚子果然争气。进门三个月后,秋霜来了的时候,她怀了孩子。婆婆甚是喜欢。只是男人少了晚间的那一口,多少有点没趣,可对彩衣越发的好了。那个药是不能再吃了。彩衣日夜睁着两只眼,她不敢合上,怕合上了再也不会醒来。她什么时候会?人家都说疯,彩衣不说那个字,她只说梦。是的,怎么是疯呢?她就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彩衣怕做那个梦。彩衣不知道那个梦里会不会有男人。“哥”,彩衣在心里喊,“哥,帮我,哥、、、、、、”彩衣怕做了那个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象她第一次做那个梦,睡着的时候她记得她才十六岁,她在梦里笑啊,跳啊,永远的十六岁。可是她醒来的时候却是十八岁了。彩衣不知道这一次她会做多久。彩衣怕,彩衣不要做梦。“哥”,彩衣在心里喊,“哥,抱着我,我怕,哥、、、、、、”

  彩衣看着自己的肚子。婆婆说有四个月了。可她看它还那么平坦,怎么会有一个小孩子躲在里面呢?她出神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她看见肚子象个门一样的打开了,一个穿红肚兜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嘴里叫着妈妈,向她跑过来。她伸手一抱,原来是自己趴在妈妈的怀里。妈妈训她不听话,妈妈就打她。她爬起来就跑。前面有条河,平建在河那边笑,叫:“彩衣,你过来啊。”彩衣跳到河里,水彻骨的冷,彻骨的痛,彩衣听到了自己的叫声,象个受伤的野兽、、、、、、

  西天有朵云,慢慢飘散,云散作了千万缕,片片洁白轻盈,柔柔的浮在湛蓝澄明的天上、、、、、、

  彩衣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床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张结婚照,女的是她;男的,她怔怔的看了看,慢慢的一滴泪滑下来,“哥!”她在心里痛楚的喊,“哥!”

  是的,梦醒了,天晴了。家还是那个家,男人还是那个男人。不同的是彩衣的被窝里多了一个小家伙,一个三个多月的小女孩儿躺在包裹里,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圆圆的、晶晶亮的望着人。这就是彩衣的女儿小雪。彩衣从婆婆埋怨的语气里知道了小雪是个先天残疾儿,脊椎弯曲,内脏移位。天啊!女儿,我的女儿啊!我的小小的女儿啊!彩衣的心碎了。她可怜的女儿啊,难道她这一生、、、、、、彩衣实在难以想象她幼小的女儿终生弯腰弓背的生活在人们诧异的眼光里。天啊!我的女儿,我可怜的女儿,我的小小的女儿啊!

  婆婆念叨着,说我们老刘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娶了疯媳妇不说,还生了个怪孩子。只有男人,男人什么也不说。可彩衣从男人青筋暴跳的额头上看到了男人难隐的屈辱和伤痛。彩衣知道在乡下男人娶个问题媳妇多半人还能接受。不为女人还不为个传宗接代吗?齐整的女人在乡个生不出孩子也是没人待见的。现在她、、、、、、彩衣知道男人在外面肯定是受了委屈了。“哥,对不起。哥!”彩衣在心里痛喊着,彩衣知道,她和她的闺女在村里已经成了老刘家的一块伤疤。天啊!老天啊!彩衣无力的倒在床上。她甚至没有勇气去抱她的女儿。婆婆虽然嘴里念叨着,可终归还是个善良的乡下女人。她抱孩子,喂奶,换洗尿布。小雪不象是婆婆的孙女,倒象婆婆自个儿生的孩子。婆婆也是个可怜人。她一辈子也没出过孩子窝。

  小雪百天了,小雪会笑了,小雪、、、、、、婆婆抱着小雪逗给彩衣看。彩衣汪着两眼泪,心象针扎一样痛,把小雪紧紧抱在怀里,“老天爷,有啥罪都让我来受吧。可怜可怜我的孩子吧!保佑她平平安安的,保佑她长大了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吧。”

  老天爷没有听到彩衣的祈祷。小雪病了。夜里起的热,来势汹汹。临天明,公公和男人就送婆婆和小雪去了县医院。彩衣在西屋里呆呆的坐着,她已经不再向上天祈祷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寂寞的红舞鞋
·下一篇文章:端午节短信杂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4195DFDA95B2D51G2F1KKI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