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红舞鞋

寂寞的红舞鞋


来源:网络  作者:爱听风的叶子

,左安和姐姐说话的时候,我低头看这美丽的凶器,褪了色的红皮鞋此刻越发鲜艳起来,像吸血鬼殷殷的红唇泛着诡异的光彩,像被染了色的玫瑰花重新绽放新的生命。

  我拉着姐姐往外走去,路过左左身边时握了握她冰凉的手,给她勇气,剩下的时间留给他们兄妹。出了急救室,姐姐紧紧圈住我,仿佛在凝聚她的力量,纤弱的身体在我的怀里不规律的耸动着,我轻轻的揉搓着她的头发,以示抚慰。不自觉的,我向左寻望去,走廊很远的那一头,一个缩小的身影,萧楚的半个身子嵌在拐弯处。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他是怎么跟踪我到这里的?他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亦或他是否已经看到了姐姐?

  ……

  左安的身体安排在四天后火化,他的父母已经从加拿大赶过来了,商量把骨灰带回那边安葬,这里只简单的举行一个小型的仪式,供左安的同事和朋友追悼一下。四天很快过去,我和姐姐都忘记了这些时间是被我们怎样消磨掉的。最后一次见左左,是我和姐姐送她和她的父母去机场的时候。她办了退学要去加拿大生活了「堂糖,李黎姐,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们…」我们六只手交握在一起,喉头齐哽咽。临登机前,左左取出一个咖啡色的小包递给我们,我和姐姐小心的接过,我们彼此都太熟悉,那是左安的钱包。

  挥手、告别,我们的眼泪洒在摊开的四张灿烂的微笑上,左安的钱包,放着我们的合照。

  (结尾)

  我背着姐姐,在她熟睡后,想要将母亲的日记烧掉,小区的公园,好寂静。

  风,从身边漏进来,哗哗哗的翻页声扫过我的每一寸记忆,在夜里,我爱上了黑色对周身的包裹。黑色带来温暖,和一种游弋的快乐感。衣服裤子甚至内衣袜子,一律的黑色,一律的说明着些什么,穿黑色,是立志用这种颜色来埋藏过往。

  风过,日记不偏不倚的停在母亲最后的那些文字上: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心里还是在乎你,想不明白我做的有哪里不够好,让你整夜整夜的和她在一起,忘了我也忘了孩子…我已经熬到快发狂了,我带着孩子去求你回家,你竟当着她的面说从此和我们没有关系…是你逼我的,民,我真的不想,可是我不想让你这样的形象刻画在我们女儿的心里,既然你不爱我们了,我就让你忘记我们吧。我曾后悔没有学习妈妈教授的灵力,不然也许能够有办法挽回你的心,但是民,别担心,我现在不要你的心了,还记得我们家传下来的那双红皮鞋吗?我知道你喜欢红色,可我却一直没有穿过,今天,我穿着它来见你,只要你能陪我跳最后一支舞,我们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趁着,我还爱你…

(全文完)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浅风在冬季》
·下一篇文章:幸福是天上的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122GCJHB53J83A1G078DA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