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红舞鞋

寂寞的红舞鞋


来源:网络  作者:爱听风的叶子

不得人?还是你家世显赫,瞧不起我们玩音乐的?老子兴冲冲的赶回来找你陪我过生日,你摆什么臭脸给我看?你以为除了你我找不到别的女人了?……」我把脸扭向窗外,听他毫无顾忌的当着司机的面破口大骂着。越听我越发觉得畅快,是啊,这样才像抛弃姐姐的那个自私、无耻的可恶男人,这样我我才能不被他的温情迷惑而迟疑我的计划。

  「快把车开过来!」着急的女声。

  「医院医院啊!」嘶吼的男声。

  电话的那头异常吵杂,姐姐惊恐的声音透露着瑟缩「堂糖,快~快~医院。」「姐,你别吓我,你怎么了???」「不是我,左~左安出事了,西康医院,快~」

  ……

  本来下了的士,我准备提前和萧楚摊牌了,因为他高亢的情绪愈演愈烈,一双大手几乎要将我捏的粉碎。谁知我刚准备发作,他又突然转换角色,用一副委屈的腔调哀求我「黎妮,原谅我,我不是故意想对你发火的,我们不吵了好不好,我们开开心心的过生日好不好?……」看着这样的他,我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和思绪,我重重的点头。好!我就陪你过完你的最后一个生日,我暗杵。

  然后我将手机调成静音,陪他去吃他最爱的墨西哥菜,装佯友好。

  能接到姐姐的电话,还是出于我的直觉,萧楚帮我轻拭嘴边的汁酱时,我就拿出手机按掉了左安之前的未接电话和短信,似乎在期待重要电话的到来。可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我的左安,他到底怎么样了。顾不得给萧楚一个交代,我拽掉腿上的餐布抓起包包就冲出了餐厅。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左安也刚被送到,该死的医院居然要先办手续才抢救人,「左安!」我慌张大叫,却不知如何是好,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我看着左安的鼻血泊泊流出,痛苦地低声哭嚎,他紧闭着双眼,张大嘴抽抽咽咽地喘着。

  我抱着左安,紧紧抱着,不让任何人接近。我想听清楚,他微微开阖的嘴唇,到底在说些什么。

  「安静!安静!安静!安静!」我歇斯底里地大吼,围在身旁的人群终于停止纷扰的噪音。

  「你想说什么?」我流着眼泪,将耳朵贴在他的嘴旁。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听见他的声音了。

  左安的气音微弱如丝,但我仍清楚地听见,那令我坠入爱情地狱的三个字。

  「我……爱…你…」

  我发狂似的对着姐姐、左左还有周围几个左安的同事大喊「告诉我!怎么会这样!」姐姐受惊的哭着「我也不知道…找不到你…他就带我去赴宴…吃饭时好好的…然后跳舞…他就突然…突然流血…」虽然听她的表述有点吃力,但我依然仿佛看见了当时的情景:宾客的纷乱、舞曲的驱魔咒、小孩的哭泣声,心爱的人失去痛苦挣扎的力量,无助地瘫倒在地。

  左安被推进了急救室,我颓丧的低下了头,身子轻的像一张纸片一样随着墙面滑下。这时我才注意到姐姐的打扮,红色的绣花旗袍,红色的鞋。鞋,这是我没交给姐姐的,母亲留下的那一双,前两天我拿出来擦拭好,准备留给见萧楚的时候……事情一下都清楚了,只有我彻彻底底的明白,是我的疏忽害死了左安,姐姐一定是刚好没有合适配旗袍的鞋,于是在我鞋柜里找到了它。

  才一会会,医生便宣布放弃,据说根本无力止血,失血过快,超过了1500ml.

  左安虚弱的躺在床塌上,形影苍白,我试图用手抚平他嘴角痛苦的弧度,我不停的念着「对不起,对不起…。」左安握住我的手「堂糖,不关你的事,我只要你在我身边,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说着,左安用大大的手掌遮住自己的脸,再拿开时,变成了一副搞笑的表情,如此反复了几次,他已经累的微微冒汗「左氏变脸哦!」「不要变了不要变了,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你要照顾我一辈子。」

  此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形如枯槁,再找不到往日的凌厉和野心。

  他的鼻血依然泊泊不止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浅风在冬季》
·下一篇文章:幸福是天上的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122GCJHB53J83A1G078DA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