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红舞鞋

寂寞的红舞鞋


来源:网络  作者:爱听风的叶子

照顾自己,一定要乖乖吃药,听到没?”

  我爬到副驾驶的椅子上,抱着左安的脑袋,对着他的侧脸狠狠的亲了一下:“遵命,长官!”他宠溺的摸摸我的头发:“堂糖,知道么,我见不到你,心里就会慌,可是我不想占据你的个人空间,所以你空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好不好?”我怔怔的点了点头,心虚的享受着他对我的关心。

  和左安吃完饭,我就差他回家,然后赶到萧楚那,星期一他们没有演出。窝在萧楚的沙发里,他一手圈住我的头,一手拿纸巾给我擦鼻涕。电视里在放着一部香港的恐怖电影,他把纸巾伸到我的面前:“我的小祖宗,你看你的鼻涕,简直比电影还恶心。”

  我无厘头的接过茬:“我说,你这没有什么背弃的片子?”

  萧楚苦笑:“哪有女孩喜欢看这种片子的啊?”

  “那你就别把我当女孩子嘛,我想学习学习人家女主角是怎么疗伤的。”

  “白痴,我不会让你知道背弃的滋味的,除非你先离开我,知道吗?”他狠狠地把我纳进怀,我像是被谁抽走了脊椎,恨不得立刻瘫倒在地,丧失了所有的仇恨和动力,成了残破的病人。他轻柔的吻着我的发、我的唇、我的心房、我的指尖……我在他的身体下面,忘记了他曾是个背弃的高手,当他停下,我的血液流动开始缓慢,身体好冷,冷到昏暗。

  离开他家的时候,我撞见萧楚的邻居,阿姨拉着她的女儿绕着我走,然后俯身在孩子耳边低语,眼神尽是鄙夷。我总是夜里来夜里去,用颜料在脸上堆砌风尘,我想抛弃自己的身体,我不想在流言里行走了,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于是我只有学着心安理得,学着冷漠。

  还好,我就快要胜利了。

  (六)

  放了学,我和左左临时约好去逛街,上个星期我就推了两次,今天再推我保准被她杀掉。说实话,我也好久没买东西了,夜市里的种类琳琅满目,光看看就叫我们俩兴奋不已了。

  “堂糖,你看前面那个男孩背影好不好看啊?就是不知道正面怎么样?!”

  “确实是我们喜欢的类型哎。”我拉着左左的小手,流露出花痴的表情。

  “嘘,小声点,给人家听到就完蛋了,不过背影好看的,正面一定就不怎么样了。”

  “那这样,我让他回头,我赌他张的有80分,谁输了谁就买刚才看到的小猪内裤送对方。”

  我们都没出声,左左满脸写着:好!好!好极了!我开始冥想,用潜在声音对和前面的背影说:“回头看我,回头看我…”这在我们的超能力里面,简直就是基础的入门练习。左左紧张的挽着我的手臂,不肖五秒钟,那个男孩转过头来,Bingo!是个小帅哥,哈哈!

  他好象也诧异自己的行为,我顺势叫住他:“你好,请问这里哪有卖汽车靠垫的?”正好我想给左安买两个绒布的天凉了用。“哦,这条路上好象有3、4家卖靠垫的,看摊子上有卖毛绒玩具的就大概是了。”他的睫毛很长,说起话来忽闪忽闪的,真可爱。

  《因为是女子》的音乐响起,是萧楚的来电铃声,左左提醒我手机响了,我急的一把把左左推给那个男孩子:“你先带她找一下,我马上过来,谢谢了!”左左脸红起来:“堂糖~”她以为我知道她对那个男孩有好感才将计就计的,我其实只是为了接萧楚的电话,偷偷摸摸的连我自己都很鄙视自己。

  萧楚说他们乐队今晚就要去上海,明天有个活动,要在那呆上一个星期。我听完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好想日子就这样结束,我甚至有了更邪恶的念头:让他出车祸!让他再遇上一场火灾!总之让他消失!可是,可是我说:“那你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

  我捡了148个如鱼得水的小时,我可以用来挥霍。午休的时候,西夏拿了一叠照片来找我,左左一把抢过去:“哇,堂糖,全是你哎,美死了。”“什么东西?”我把照片抽过来一看,全是我在校园里的抓拍,虽然构图和表情都很自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浅风在冬季》
·下一篇文章:幸福是天上的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122GCJHB53J83A1G078DA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