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红舞鞋

寂寞的红舞鞋


来源:网络  作者:爱听风的叶子

的目光相对,我对略有几分姿色的男人通常和颜悦色。

  “这是我哥,叫左安”

  “这是堂糖,我的新同学”

  他扬起嘴角接过左左的话:“你好,我来接左左吃饭的,如果你有空的话,不如一起吧!”他停顿了一下:“呃~有你在的话,她会比较没那么淘气。”他堪堪看我的这一眼,我闻到了风吹草动的气息。

  我还没开口,便被左左推上车。

  Grille Western Restaurant,新宿式风格,挑高空间,交错的方格子包厢,一个透明的,一个纯白的…用光束和碎玻璃为情调加料,左安一路上啧啧称赞的西餐馆。

  左左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就更不用说了,大半个暑假都是和姐姐在家里开伙的,于是左安给我和左左推荐了两款特色西冷牛排,我们欣然应允。

  吃饭的时候左安纠正左左的坐姿,左左怒眉相对:“哥,吃饭的时候还不能让我放松放松?”然后转头向我煞有其事的说:“堂糖,你若不嫌弃,这家伙就送给你当哥吧,他老数落我,我不要他了……”“给我?可我也没那么大的麻袋装啊!”我和左左露出坏笑。这下有人坐不住了:“两位小姐不至于吧,你们忍心那么对我?!那我自我惩罚,给你们表演个好玩的?!”

  说着,左安突然叉起一块青椒伸到我和左左面前,嘟起腮膀模仿蜡笔小新的语调:“呃~小姐,你敢吃青椒吗?”然后眉毛波动:“你好,我是双叶幼稚园向日葵小班的野原新之助,喜欢的东西有巧克力饼干,动感超人,还有,还有……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哈哈哈哈~我不得不用停止进餐来抑制流泻的笑意,我随手取过一张餐巾档住它们。

  ……

  饭毕,左安绅士的要求先送我回家,我知道我无法拒绝,这一送直至把我送到了电梯口,我微笑道别:“谢谢你的晚餐”他没说话,只是朝着我的重重的微笑,10楼的按钮亮起……“我喜欢你”他张了张嘴,声音那么轻,夹杂在电梯“隆隆”的关门声中,几乎听不分明,或者他没有打算让我听到,只是一个口形。

  神说,我什么都可以控制,除了,爱情。

  于是,左安成了我的男朋友,他工作很上进,对我非常细心,温柔的恰倒好处。每多一天的相处,都让我对他的好感发酵。左安的父母都在加拿大,左左回来以后,他们的饮食基本上都是在外面解决的。之后的日子左安经常抽空来接我和左左放学,然后一起回我姐姐家做晚饭吃,我和姐姐住的地方那么小,他们却说很温馨。关于姐姐的脖子,他们兄妹也曾问起过,我只说是烫伤,左安也很关心姐姐,甚至拜托他的父母在加拿大那里询问看看有没有比较好的医院可以治疗。姐姐的态度很积极,对此我很开心,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开始面对新的生活,至少让我能够安心继续我未完成的“事业”。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一切都很美好,只是左安时常发现我的心不在焉,他总觉得我身上有一种倔强而寂寞的东西将我和这世界分隔开来。其实我知道,因为我现在无心爱情。

  (四)

  我选择遇见萧伟昂的时间,是明月高悬的夜,潜入夜色,整理好笑容,带着属于我的性感和媚惑。

  这里是城区的最北边,也许还没到黄金的消费时段,酒吧里人不是很多。西夏指着台上一个戴着棒球帽的贝斯手说:“喏,这就是我照片上拍到的那个人,他们好象都叫他Gary,你要找他干吗?”

  西夏大我一届,是摄影社团的团长,我从计算机的社团转到摄影社,假装对拍照很感兴趣,其实都是为了他上个星期发表在学校公告栏的摄影作品。那天我和左左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两个可爱多一路吃回班上去,左左越走越慢:“堂糖,你看那些照片拍的多有感觉啊”我顺势看过去:幽幽的全彩LED灯光酒吧,一个四人的乐队组合,外型不算夸张,但已很是吸引人,四个人凝聚在一起,已经像是一首完整的音乐。这应该是这个乐队演出的现场宣传样照,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浅风在冬季》
·下一篇文章:幸福是天上的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122GCJHB53J83A1G078DA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