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红舞鞋

寂寞的红舞鞋


来源:网络  作者:爱听风的叶子

原由。箱子侧边有个小巧的锦缎盒子,装的是外婆留给母亲的陪嫁首饰,母亲过早就独自操劳起一个家,这些都没怎么见她戴过。中间是一个牛皮纸包,里面有一双褪了色的红皮鞋,泛旧的颜色却难掩其精细的做工与皮质,款式直到现在看来也不落伍。鞋子的下面是一本日记,我从最后一页开始看起,小时候只知道父亲是重病暴毙的,并没多问,没想到母亲记录的如此详细,包括致死父亲的凶器还被保留着,想来她还是很想念父亲的。

  ……

  门锁开动的声音,姐姐回来,说她买了些卤菜和便当,唤我洗手吃饭。我收拾了一下,换了身睡衣从卧室出来,我把母亲的竹编箱子交给她保管,除了那本日记和那双红鞋子。

  吃饭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直温窝在心里的问题。

  “姐,你的脖子……”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那暗红色的蚯蚓似的伤疤:“你早就看到了?”

  “恩,你回家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你从来不用丝巾的。”

  “没什么,不小心弄的。”她像做错了事的小孩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什么不小心能把你弄成这样?母亲已经不在了,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呢?”她轻描淡写的口气真让我生气

  “不要问了,都已经过去了”

  气氛显得僵持

  “吃饱了”我把筷子一搁,转身回屋里,直觉告诉我,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整整一个晚上,我被心中的疑问折磨的久久不能入眠。6点起床练习冥想的时候突然有了好主意,我下楼买好早饭,讨好似的端到姐姐面前,好似昨晚的不愉快都不曾发生过。我要姐姐给我看她写的歌,姐姐见我不再询问也轻松下来,赶紧放碟子给我听,并且说起昨天去出版社的时候,领导刚好问起我的情况,说尽量帮我推荐一所好一点的大学,让我就在这两天把相关资料备齐……

  一切都很自然,看电视的时候我说学会了一种新的按摩,解乏效果相当好,姐姐一听欣然要求尝试,正中我的下怀。我让她平躺在沙发上,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一边象征性的给她按按穴位一边诱导她进入状态,也就是俗称的渐进放松法(progressive relaxation)。诱导的技巧并不复杂,姐姐对人的防备心不重,所以简单的语言引导就已经让催眠奏效。

  我试着让她回想受伤时的情景,她一点一点的描述着,眼角有细小的泪珠滑落。姐姐的故事里,有一个我很想认识的男人,他在酒吧演出时遭遇了火灾,己近被大火吞没的时候,相恋了5年的女友赶到,把他救起。因为这场火,他女友的脖子上留下了难看的伤疤,而这个男人趁她还在医院的时候,掳走了他们共有的财产和所有的回忆,就此决绝而彻底的从女友的生活里消失。

  这个男人叫——萧伟昂。

  那些细小的泪珠滑至姐姐的脖颈时分成很多支流,在暗红色的沟壑里前行,我轻轻抹干她的泪痕,自己的心,在疼。

  姐姐,别把眼泪倒着往心里流,因为那里太阴暗,种不出花朵。

  (三)

  新生联谊会上,我认识了左左,一个一身宝姿的女孩。外表仅仅是外表,左左其实很谦和,她封我为她的偶像,因为我教了她很多有趣的占卜方法,我们躲在大教室的最后一排,时不时地用眼神必杀技玩着射“狼”游戏。

  联谊会结束的时候是6点整,唧歪不停的说话和放肆的大笑让我们俩过早的尝到了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滋味。我们手挽着手步出校园,亲密而不生分。

  如果说DIOR HOMME只适合那种气质七分忧郁三分颓废,眼神九分勾人一分自制,说白了,就是为那些吸血鬼一样的情人而设计的诡异又高贵的系列的男人穿的话,那么我眼前的这个绝对是个例外。他靠在一辆白色的VOLVO上,那气质阳光的耀眼,白皙的皮肤,清晰的眉目,语言在他的容貌面前,一片苍白。

  左左跳起来:“哥~~~”。那人挥手向着左左,眼睛却看着我,我切换了一种温柔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浅风在冬季》
·下一篇文章:幸福是天上的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122GCJHB53J83A1G078DA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