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红舞鞋

寂寞的红舞鞋


来源:网络  作者:爱听风的叶子

书籍简介:妹妹从小精通灵力,当她感觉母亲快离开她们的时候赶紧招回了姐姐,却发现姐姐美丽的脖颈处多了恶心难看的伤疤,姐姐对受伤的事闭口不谈,妹妹却用催眠术得知了事情的始末,然后开始寻找和报复始作俑者,报复的工具是祖一双可以杀人的红皮鞋.为了腾出时间,妹妹不...

 

寂寞的红舞鞋

  (一)

  我从小就拥有一些微薄的灵力,也许你不信,但这确实是我祖辈上传下来的。六岁那年我失足落水,在没有任何悬浮物的帮助下,我被一股温暖包围着直到姐 姐赶来,自此母亲便断定,这些力量被我遗传了。包括一些我熟悉的人的生死,我都能感应的到,不过有关这些我都只告诉外婆,因为不想被人归为异类。外婆在世的时候拥有流沙的天眼和魅影的入梦能力,但她说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变的越来越紊乱,所以和自然失调,自此这种力量也就在遗传中薄弱下来。

  外婆的理论很简单:人与自然要和谐,分阴阳,有时辰的。例如睡觉属阴,晚上九点之后就属阴,该睡不睡则会耗阳气,气虚则体弱……背驳了自然规则,便当然不能与自然亲近。

  母亲不以为然,固执的认为这些力量总是给她带来麻烦。但我不,我不甘于让超能力停留在未开发的阶段,于是从小便习习着外婆的教条:放松心情,学习冥想、接收大自然的波动、吸纳自然的生气……

  最近这几天我很不安,母亲依然每天早出晚作,胃口也很好,可我却隐约觉得她快要离开我,我很不想承认,但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父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姐姐大学毕业以后就留在当地工作,这种一个人的惴惴不安很是折磨人。昨天我发消息给姐说母亲想她,让她快点回来,因为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了,我真的很害怕。姐姐说好。

  一早起床,我便开始为迎接姐姐做准备,椰蓉蒸虾糕、豆豉鲇鱼、江瑶酿果藕、豆腐卤圆子……母亲看的嘴都合不拢,摸着我的头发叨念着:糖糖张大了。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随母亲姓堂,叫堂糖。姐姐随父亲姓李,叫李黎。我总喜欢打趣的说我们姐妹俩就是一块甜甜糯糯的梨(黎)膏糖。

  近晌午的时候,姐姐终于到了家。一袭乌黑的丝缎长裙配以黑色的丝巾、手袋,加上一头及肩的卷,性感妩媚但却少了她天生的锋芒。母亲欣喜的很,拉着姐姐询问近况,姐姐什么都笑着答好。我觉得有些异样,却来不及多想,直拉着她们尝尝我的手艺。席间,我们一点点的回忆童年的趣事,母亲问姐姐能不能多留几天?姐姐点头,说她现在就职于一家音像出版社,写写歌就可以,时间相对自由。

  ……

  姐姐回到家的第3天夜里,那种异样的感觉重复,并且强烈。我冲进母亲房间时,她的脸色已经发紫,我和姐姐急忙忙把她送到医院,只短短几分钟,急诊室的门便打开,医生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用无声宣告答案。“突发性心肌梗塞”???我的脑袋有些阻塞一样的闷热,从小我就善于掩饰惊恐与悲痛,但现在,姐姐第一次看到我无助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办完母亲的丧事,姐姐卖了家里的房子,带我去她的城市。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把母亲的照片和发梳装进她常放在身边的一只竹编箱子里,一并带上火车,也一并带走回忆。

  (二)

  姐姐住的地方是一个小高层,很僻静的小区,这里的绿化很多,可惜没有生气。我伫立在窗口,抬头望着银灰色的天,和那些孤独的树干,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随着我们的到来而变得阴冷,阳光也从容而冷酷的离开。

  姐姐把我安顿好以后便匆匆赶去单位,听说她写的一首歌获得了省文化厅文艺演出的一等奖,真替她高兴。我将简单的行李搁置好,又忍不住的想起了母亲,夕阳的余光折射在竹编箱子上,弥散出古老的光晕,我将她的照片擦拭干净放在床前,静静凝视。打小母亲就不让我和姐姐碰这箱子分毫,我和姐姐都很乖,也没问过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浅风在冬季》
·下一篇文章:幸福是天上的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1122GCJHB53J83A1G078DA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