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风在冬季》

《浅风在冬季》


来源:网络  作者:艾丽娜

书籍简介:这篇文章的人物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只是,很多的时候,我们在怀疑他们的灵魂的真实;很少的时候,我们怀疑过我们的心灵的善良。——写在一方水上

 

浅风在冬季

  这年的雪下得的确有点过分了。一切的生灵都沦为平凡,雪是这里的主角。刚睡着的火车站,被汹涌的人潮惊醒。我的肩上压着饱满的行李包,手拉着倔强的帆布箱,告诉每一个认识我的人我就要回到家乡。这时的人是漂泊的雪,遇到温暖心会被立刻融化掉。

  候车厅里是堆积着人体和货物的仓库。T338次列车的候车牌歪立着像是忧郁的老人。两排青苔色的座位已被人群压迫得不留一寸皮肤。过道里也塞满了天南地北的旅客。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和阿诗玛香烟的味道让我惦念起迪雅花园的怡静。

  距离检票的时间远在天涯海角,斯文的女大学生数着洽洽瓜子,戴着眼镜的先生神情严肃的研究武汉晨报的边角小广告,发呆的往往是孑然一身的漂泊者。我嘴里翻来覆去嚼着早在三十分钟前已没有一丝味道的木糖醇,眼睛在视力范围内游弋。宛如两片雪花的飘落,我的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两个人身上。

  一个人是削瘦的青年人,倦怠的眼睛和松干的脸面向我诉说着他的憔悴,单薄的身体上挂着件宽大的旧式西装。在我的眼里,他本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可现在他明明就是。

  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不太漂亮的小女孩,没有白皙的皮肤,没有乌色的长发,只有流淌到唇边的鼻涕和战战兢兢中的羞涩。即便如此,在她的头上,依然有一只粉色蝴蝶的发卡。

  青年人弯屈着他的脊背,双手哆嗦着向两旁的观众乞讨。如果你没有看到他的裤角的颤抖,你是不会知道他是多么的无助。青年人的嘴不停的张开,又不停的合上,大概不会讲普通话,最可能的不过是他怎么能将一腔的苦水吐个干净!生活磨砺着每一个人,不幸的人被磨出了血丝。

  一个陪伴女友的先生递出皱皱的纸币,一个口红鲜艳如吸血鬼的太太瞬间睡死过去,只有一个如昙花的姑娘吓得躲进了卫生间。青年人和小女孩蠕动着前进,手里紧攥着零落的碎钱,生怕一松手它们会变成虚无。他们来到一位体形臃肿的先生面前,这位先生身边一样有一个几岁的小女孩,漂亮的女孩。先生的脸色是飞扬着沙尘暴的天空,手微微向上抬起触碰了一下口袋,转眼间坠落下来,对着漂亮女孩说他没有零钱,让她送一块巧克力。漂亮女孩落落大方的走到小女孩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脏兮兮的小手,将半盒巧克力放在了上面。随后又转身冲着先生说:"爸爸!他们是不是很缺钱?"先生不动声色的点头。"那你给点钱他们呀!你又不缺钱!"漂亮女孩不懂他的父亲,睁开的眼睛像是熠熠发着光芒的启明星。先生语气重了起来:"小孩子知道什么!爸爸身上的钱不多,现在又不是在家里!"

  漂亮女孩似乎失望起来,毕竟雪白的脸蛋上映上了晚霞。青年人和小女孩重新挪动了脚步,仿佛停留一秒钟就会给先生一个钟头的困难。"可是你们等一下子啦!……"漂亮女孩稚嫩的声音惊动了浅风吹过的风铃。她很认真的打开小花包,拿出一支珊瑚色水笔和一小块宣纸,伏在皮箱上唰唰的涂画起来,除了时间一切都沉默了。片刻,漂亮女孩将画好的宣纸小心递给小女孩,宣纸上只有皱皱的长方形边框,框内是粗线描写的"100"和拼音"wan"。漂亮女孩解释说:"我爸爸没有多的钱给你们,现在我给你100万哦!你可以买麦琪汉堡和芭比娃娃,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用这个的!"观众们毫不犹豫的暴笑,仿佛在看人间喜剧。先生如地上的鱼儿般跳了起来,夺过宣纸揉成一团扔了出去,"简直胡闹!"这是先生的态度。

  漂亮女孩毫不客气的大哭起来,哭声压倒窦娥。

  青年人不知所措的继续弯曲着脊背,这是他唯一能付出的感恩,小女孩躲在青年人后面,对地面上的纸团有很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欧·亨利:爱的牺牲
·下一篇文章:寂寞的红舞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oshuo/08610585615E7CB1EE0IDGI21CF03.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