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三则

故事三则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一  结巴嘴

     春喜是位女演员,唱旦角,有一天练功,师傅用带子帮她束腰,自己用双手先掐着,无意间一根指头被捆住了,因为带子太紧,她拔一下竟没有拔出来,就对师傅说,紧、紧…….春喜有些结巴,本意是太紧,想松点。师傅听她说紧紧,以为要再紧一圈,就用力刹了一刹带子,结果疼得春喜嗷嗷叫……
     给师傅闹别扭,就辞了戏班子回家,不久,经人做媒出嫁了。
    三天头上,该新媳妇出来操持家务了,春喜来到堂屋门前,手搭门帘走了进去,毕竟是第一次,张口就有些紧张,娘、娘、娘,咱,吃啥饭。娘一听新媳妇是个结巴,心中一急随手给春喜一巴掌,一愣之下她明白了缘由,哭着跑回了西屋。
    晚上丈夫回来,见春喜满脸泪痕,问清了前因后果,便说你既然结巴,过去是怎么唱戏的?春喜回他,我唱戏不结巴。那不成了,你唱着给娘说。
    第二天清晨,春喜左手一掀门帘,见娘在堂屋坐着,随口唱了起来,尊一声我的娘/今早晨最想吃啥/我来操持……。这一唱把老太太唱傻了,原来这一家人都是结巴,昨天春喜一开口,娘觉得天不长眼,怎么娶个媳妇又是结巴,心中又气又急,才打了春喜。现下可好了,媳妇唱得顺顺溜溜,如果老娘答话结巴,又该如何?
    再说这家老头,平日里扛个凳子,走街串户,以磨刀为业,说话结巴唯有一句吆喝通畅——戗剪子来磨菜刀。老婆听得多了,也会一句,春喜这么一唱,老娘急中生智,便把老头的唱词改了,算是回应——贴饼子来熬菜汤!

二  近视眼

皮袄与黄狗

    有一天,近视眼早早起来去赶集,天还朦胧,他一边走,一边努力地观望。一只大黄狗无可事事地蹲在路边,近视眼走到跟前,看这黄黄的一堆,又似乎毛茸茸的,以为是件皮袄,,连喊几声:“谁丢了皮袄?”见无人应声,他就想抓起来先扛回去,近视眼弯腰一抓,那黄狗“汪-----”地一声咬他一口。皮袄没拣着,反被狗咬了,近视眼疼得呲牙咧嘴,狠狠地骂道:“砸死你,该死的野狗……”

    近视眼忍着疼悻悻地往前走,不一会,到集上,买了些针头线脑,还打了一瓶香油,事情件件办妥,他返身往回走去,集上人多,少不了碰碰撞撞,近视眼总先软下身打着哈哈:“对不起,是我没看清。”眼看着就要走了出来,他忽然看到咬人的那条黄狗就卧在一堆砖头上,近视眼急忙停下脚步,到路边摸摸索索找到一块石头,悄悄地走近,嘴里念道着:“不慌,不慌,别让它跑了!”还有两三步的样子,只见他高高举起石块,狠狠地砸向黄狗,“嗵”地一声过后,只看旁边过来两个人,上去揪住了近视眼的衣领,气冲冲地问他,为什么砸了他们炸油条的锅?!
    近视眼向前靠了靠,仔细看看,原来是炸好的一堆油条,用砖支着有一块木板,油条黄登登的,很香……


铁钉与苍蝇

    近视眼赶集回来,手里掂着一瓶香油,进门给老婆说:“今天真倒霉,路上被狗咬了一口。”老婆情知有缘故,也不多问,憋不住他自己说了:“原以为是件皮袄,谁知是条黄狗。”接着又说:“老婆,我还赔了人家钱。”老婆火渐渐上来了。“我用石头砸狗,把人家的油锅砸漏了。”老婆大怒,骂他呆子,混帐,最后指指厨房:“还不把油挂在屋里去!”近视眼得令,急忙进了厨房,猛一走到里面,觉得屋里太黑,他定定神,终于看见子墙上的钉子。左手捏住油瓶的绳环,轻轻地往钉上一挂,“叭”的一声,油瓶摔得粉碎,洒了一地,他半截裤腿溅得全是油。老婆见状气得大哭:“你这个死鬼,冤家,跟你真没法过了,那是一只爬在墙上的苍蝇呵———”


    近视眼没吃上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八千湘女上天山解决驻疆官兵的婚姻问题
·下一篇文章:从群婚到乱交:日本婚姻制度的变迁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8751193620GI8C93G3J035A9H97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