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个圈套让你钻

设个圈套让你钻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玲儿

  采凤看出了张兼的疑虑,轻声道∶姐夫,我实在好累,咱们回去慢慢说好吗,回过神的张兼心底暗自发狠,权当自己有走回桃花运呗,管那么多。于是,他又开始死性不改地想入非非起来。
 
  天降幸福
 
  张兼一手拎起行李,等彩凤向小警察致谢告辞后,便与她手挽手,美滋滋地出了值班室。在回去的路上,彩凤先伤心地哭了起来,整个身体无助地靠向张兼并不坚实的肩膀,许久,渐渐平静下来的彩凤才讲诉了这几年的不幸经历说∶ 
因为我长得丑,直到二十几岁才嫁给了一个大她近十岁的男人,婚后,本想好好的和他过日子,谁知他却不忠,我忍不住当面质问他,哪怕他什么也不说只要和我回家,我都准备原谅他,不料反惹来一顿打骂,好强的性格使我决定离开他。在离婚以后,开始拼命的赚钱,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皇天不负苦心人,几年后,我终于如愿地做了整容手术,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本打算到姐姐家小住一阵,不料又接到了姐姐去世的噩耗,因此我又病了两个月。说到这,彩凤又止不住泪流满面了,张兼早已“顺水推舟”用手臂搂住彩凤的细腰并且越搂越紧,安慰说∶已经都过去了,尤其是为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为他伤心。只见彩凤抬起闪着泪光的眼睛,摇了摇头说,我才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呢,我伤心,是为我们两姐妹,为和我们的命都如此的苦,我因长得难看,遇到不幸也就认了,姐姐可是样样比我强呀,姐夫的为人又是这么好,姐姐正应该好好活着享福才对,老天却嫉妒她,偏偏让她短命!彩凤说不下去了,又抽抽噎噎泪流不止。
  张兼那个小块头男人,被彩凤恭维的又飘飘然了起来,俨然自己真的也一下子变成了正人君子了,大有要在彩凤面前表现一番的劲头。回到家时,已是午夜。张兼以老大哥的身份,安慰了仍旧愁眉不展的彩凤一番,等到各自回房睡觉,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张兼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一看时间,将近十点了,发了一会呆,当想起彩凤的忽然到来及此后的一幕幕,心中不止一个鬼的他惊得鼻子尖都冒出了冷汗,深怕说错了话、或动作过火惹起彩凤的怀疑。但转念一想,彩凤与他是何等的亲昵,似有半推半就之意,又使他色胆包天起来,不由想入非非。
  当他穿戴整齐,推开卧室的门走出来,不由又大吃一惊,但见往日脏乱不堪的房间,在彩凤的手下像变魔术似的窗明几亮不说,简直是四壁生辉呀,更有打扮的楚楚动人的彩凤,早已坐在餐桌旁等他哪,见了他忙笑吟吟地站起身∶饿了吧姐夫,咱们这就吃饭吧,饭菜我刚刚又热了一遍。张兼哪受得了这阵势,顿时又思想失控,一颗心冲动的像只小鸟一样乱扑腾,忍不住又想入非非起来∶如果美色与贤良可以同时拥有该多好……
  于是张兼不失时机地探问∶二妹,你不必把自己弄得太辛苦帮我打理好一切,不然把我惯坏了,几天以后你走了,我会很不习惯的。只见彩凤含羞带媚∶“那我不会不走了,我还想着把月月从她奶奶家接回来哪,以后就咱仨人过吧!”上半截话张兼爱听,听了下半截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彩凤立时星目含泪∶一定是因为我结过婚,让姐夫嫌弃,好吧,我这就走,说着从椅子里站起身——免得姐夫为难。
  张兼知道彩凤误会了他的意思,赶忙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大胆地揉搓着,强忍内心的狂喜,脸上影挤出无限悲哀,连连
解释∶二妹你误会我了,我摇头是不想接回那丫头,因为她长得太像她妈妈了,见到她我就想起你姐姐,心里别提多难受……张兼自以为假话说得比真话还真。“姐夫,真的苦了你!”张兼没料到女人这么好哄,简直被他的“人品”感动得泪水盈盈的彩凤颤声道∶你能够多我姐姐如此情深意重,我也感到很欣慰,所以我决定把我的后半生也托付给给姐夫了,尊重姐夫的所有决定,哪怕我永远也代替不了姐姐在你心中的位置——只要能够在你左右照料你的生活我愿足以。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给老板面试赢得了工作
·下一篇文章:真命“小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7199185IHD24E0BH3DJ940B88F1.htm


相关内容

·圈套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