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个圈套让你钻

设个圈套让你钻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玲儿

  运走桃花
       
  张兼刚刚死了老婆不久,就明目张胆地,开始与小情人红儿出双入对起来。每日花天酒地,或饭店、或舞厅进进出出,过得好不惬意,几杯酒下肚,张兼丑态百出地发着感叹∶“想不到我奔四十的人了,终于也迎来了第二春,人生实在太美好了!”
  张兼正陶醉在他自己营造的生活氛围当中,忘了他还有个女儿需要他照顾,而他却在妻子死后立马就把才十三四大的小女孩送去了郊区的奶奶家,在次后的两个多月内,不闻不问。
  就在张兼尽情的享受着生活的时候,不曾想他的一举一动,早已在别人的监视下了。这天也不例外,两个人仍旧喝得醉醺醺的才搂搂抱抱地回到了家。红儿那个专门在男人堆里打滚的小女人,除了会用妖媚功夫媚人外,其他一点贤德本性也没有,她嘴上发嗲地说爱张兼如何如何,却从不帮张兼打扫一次房间,下一次厨房。
  两个人走过满是脏鞋臭袜子的走廊,径直步入卧室,正准备上床亲热,床头小几上的电话忽然铃声大作。张兼先是一愣接着抱怨地去摸话筒,却被红儿的小手抢先抓住,瞪起化了彩妆的小眼睛,发着淫威∶我告诉你,如果是哪个混帐东西约你去泡别的妞儿,你趁早给我死了这分心,我还告诉你,我可不是你老婆柳云凤那样好欺负的——有了我就别想再招三惹四的搞别的女人。
  挨了抢白的张兼后脸馋涎∶我知道是哪个王八蛋 这么晚了还来找我,你就吃上干醋了!喂,我就是张兼……张兼接完电话,一扫脸上的醉意∶那个死鬼的妹妹来了,因为找不到这里,铁路派出所打来了电话让我去接人哪。看看红儿并没有要动窝的意思,张兼继而道∶你得赶快收拾东西走人哪,,她不走你就不可以露面。
  红儿这下真的不高兴了∶以前偷偷摸摸是因为你有老婆,现在还怕,该不是她长得漂亮,你又想要她而甩了我吧?张兼顿时像吃了苦瓜似的咧开嘴,呲着因烟酒过度而发黄的大牙∶“她漂亮,她若漂亮,这世上就再没有丑人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鬼样子——  满脸的黑红胎记见了她半年之内都会噩梦不断。红儿想笑又强忍住∶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总不会为了骗我而编瞎话哪吧?张兼连忙起誓发愿,并又不正经地在红儿那张艳唇上很啄了一口说你真以为我是饿急了的色狼,什么都要啊,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那死鬼尸骨未寒,怕她妹妹来了对我有看法,才懒得理她哪。红儿听到这冷哼一声∶“尸骨未寒,哼,还不是你做下了亏心事!说完狡猾地盯住张兼的脸是何表情。”张兼果然脸色有变,但马上又镇定了下来,并恶声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红儿当然知道哪轻哪重,立马又声音发嗲∶哎呦呦,这就急了,人家还不是怕被你甩了。
  于是,两个人接下来又都各怀鬼胎地说一些甜言蜜语哄对方。打发走了红儿,并讨好地抢着付了车费,然后自己也坐上一辆出租车,直奔车站而去。快到车站了,张兼的心里也开始复杂了,不知道那个丑八怪来这干什么,最好是派出所的人弄错了,自己只是和另外一个叫张兼的人同名同姓而已。万一没错,她真的来了,也要尽快打发她走,而且千万不能让她见到女儿,不然被那小丫头告上一状——这十几年的模范姐夫形象泡汤不说,说不定还会惹来什么麻烦哪。主意打定,便装着很着急的样子走进值班室,一双不安分的眼珠子把屋内的每个角落都打量了一遍。屋里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个身穿制服,却还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小警察外,还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坐在长形沙发里,也似在等人的样子。只见她一头黑亮的头发,白净皮肤 ,如星星般闪亮的双睛,使人看后绝对相信她是个美人坯子,尽管那一身穿着并不见得多名贵、时尚,却仍掩不住成熟女人应有的迷人魅力。
  好色的张兼难舍地把目光从那女子身上移开,当下确定并不见丑八怪在此,心中别提有多得意了,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陪着笑脸,和颜悦色地走到小警察面前开了腔∶我就是接到电话通知的张兼,是来接姨妹柳彩凤的,不知她人现在在哪?“你还真难请啊!”娃娃脸显然是不高兴他的迟到,但没等他再说什么,坐在沙发里的女人站起身,快步走到张兼跟前甜声道∶我就是彩凤啊,姐夫你没认出我吧?“你是——彩凤……”张兼一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了,任凭彩凤热情而又得体地挽起他的手臂。这要是在平时,若有个漂亮女人主动和他热情,他早乐不可支了,但此时他却还保持冷静,暗自嘀咕彩凤明明是个丑八怪,而眼前的女子却美的好似“天上掉下的林妹妹”一般,是丑八怪经过加工——也变成人造美人了?那样的例子倒也从电视上看到过不少——还是有人冒充……想到这张兼自己都觉得后一个想法荒唐。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给老板面试赢得了工作
·下一篇文章:真命“小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7199185IHD24E0BH3DJ940B88F1.htm


相关内容

·圈套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