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小姐”

真命“小姐”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铃儿

         再婚期的前一天,莲儿自己向王氏摊了牌∶大妈无论怎样安排,做小辈的当然只有听命的份,只是表弟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大妈是知道的,我担心这万贯家财又能保的了多久?王氏见莲儿已知道了一切,并不想再隐瞒,而且也明白这话中的分量,于是冷冷的反问你有什么好办法?莲儿继续道∶堂嫂和弟媳妇劝过我多次,说如果我嫁不着好男人还不如不嫁,反正她们也愿意把自己的儿子将来过继给我,我想了很久,果真那样,家产到底还要旁落,真真愁死了。
        王氏听到这,暗说好厉害的丫头,以前竟低估了她,便赶忙缓和了语气∶咱娘儿两算愁到一块去了,所以咱应该这样这样做,这还是小玉给我出的主意呐,你意下如何?王氏的主意就是让莲儿名义上和自己的侄子结婚,然后暗渡陈仓,与别人生下孩子后,再另做打算。只见莲儿听完了这些话,又羞又悲,许久不肯点头,王氏连忙说好话∶大妈也知道,这么做实在苦了你,一个富家小姐,却要受这种委屈……
         在王氏的一再恳求下,莲儿才勉强答应∶我听你的安排就是,只是,我的嫁妆却不能少。王氏答应的很爽快∶这个自然,一切筹备,无不丰厚。只见莲儿摇头,王氏暗想难道这死丫头想要房契地契不成?不料莲儿开口要得是五千大洋∶想我和妈二十年来所受的苦,皆因无钱之故,所以我一定要有点钱傍身才安心。王氏虽十二分的舍不得,但却心中有愧,加之她清楚那丫头既已打定了主意,就只有顺她意的份儿,毕竟现在还不是闹翻的时候,况且五千大洋虽不少,可跟家产比起来到底还是九牛一毛啊,想到这王氏笑模笑样地满口答应∶好,就依你……
           几天后,婚礼如期举行。因为丧事刚过,再加之个人各怀心事,因此气氛一点也不热烈。等到宾客散尽,夜幕降临,大厅里灯火通明,却只有王家姑侄在借酒消愁。几杯烧酒下肚,王氏侄子便发开了牢骚∶ 姑妈,你让我这个新郎当的也太窝囊了,挺俊的一个媳妇,头一宿就让给了别人!王氏也看不惯侄子的腔调,饮尽杯中酒,狠狠白了他一眼∶你他娘的但凡是个好的,我也不愿意这样……
           那晚,姑侄俩直喝到小半夜,然后才醉醺醺各自回房歇息。当王氏一觉醒来,日头已老高,一起身她便发觉什么地方不对,连叫几声小玉,我要喝茶洗脸,却迟迟不见人影,心说这丫头自后来回到她身边,总是不离左右,随叫随到,今儿这是怎么了。正当王氏发愣之际,跟随刘氏的老妈子神色慌张地来告诉她∶太太,不好了,二太太不见了。王氏正没好气∶她死不了,也许一大早去看姑娘了。女佣回答∶我也这么以为,就去姑娘房里找,可是连姑娘也不见了……这时管事的又来回说小玉兄妹也不见了。
          王氏这才稳不住架了,却不相信莲儿死丫头会耍她,当她带领人闯到莲儿房中,打开箱笼,发现里面的细软早已空空如也,这才明白自己竟上了莲儿的当∶原来她就带着自己给的五千大洋,带着老母、和新婚的汉子私奔过安稳日子去了……
          这个打击对王氏来说真的很大,她一下子就病倒了,尽管如此她还在算计着如何保住家产,吩咐下人不许声张,然后藏好侄子,对外只说莲儿小两口去外地治病休养了。然而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两个堂侄找上门来讨说法。就在王家正闹的乱纷纷之际,中国解放了,开始打土豪、分田地。王氏知道家业再也保不住了,直哭得死去活来,几天后不治而亡,若大的一个王家,顷刻之间家毁人亡。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设个圈套让你钻
·下一篇文章:越南民兵残忍兽行:蚂蝗放在中国女兵奶头上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71911434G460JC16K5C80CCG4C7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