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小姐”

真命“小姐”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铃儿

       一番话说得王氏心中别提多痛快了,她欺莲儿年轻,便以利益相诱∶好闺女,从今后你只要乖乖听话,大妈决亏待不了你……
 
偏逢乱世[5]
        
                经过这次交谈之后,王氏对莲儿的戒备之心减去不少,随后决定,要热热闹闹的大宴亲朋一场,一是她要让莲儿觉得她是真心把她当闺女待,二是她要让觊觎王家财产的两个堂侄看看,王家已经后继有人了,你们就死了这分心吧。
         作为父亲的王鑫,当然是一百个的乐意……
         宴客这天,王家里里外外别提有多热闹了。前来赴宴的男女,也都笑容满面的说着恭维话,更有甚者,竟给莲儿当起了媒人,这个说,我表哥家,虽不如你们王家门户大,却也是富甲一方的绅士,小儿子如今尚未娶妻,这个谢媒钱我赚定了。那个又抢着说,我的表弟,那可是世代书香人家子弟,人又长得一表人才,这个媒我是说定了……不等王鑫刘氏表态,王氏抢先笑着回说∶终身大事,急不来的,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因为王氏心中早有了人选——就是她的娘家侄子。莲儿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当然只有低头回避的份儿。宴席散后,有两个年轻的媳妇对莲儿特别的亲热,小玉上茶时,趁机俯在莲儿耳畔轻声说,她们就是你那两个‘堂兄堂弟’的媳妇,莲儿什么都明白了,心理有了底,脸上却不露声色地仍旧微笑着,热络地叫了声嫂子、弟媳妇,我刚回来还什么都不懂,你们一定要帮我!二人同声回答∶一家子的骨肉,这个当然……
        自此,她二人不时的往莲儿的房里跑,弄的王氏心里慌慌的,一时却又无计可施。两个年轻媳妇的到来,也正如王氏所担心的那样,不住的往莲儿耳朵里灌着风∶你听我说姐姐,大娘的娘家侄子你是怎么都不能嫁的,他不但好赌好嫖,听说还染了脏病哪,就算治好了也生不出孩子来了。莲儿心说难怪大妈这几日来迟迟不提她和其侄子的婚事,原来如此呀。随后,那媳妇又进一步讨好说,姐姐要嫁的也一定是一个不错的人,不然还不如不嫁,反正我和你兄弟的儿子,将来还不是跟你自己的儿子一样孝敬你……莲儿早就看穿了其真正的目的,掂量了一下轻重,便先做了个顺水人情∶弟妹放心,你既如此为我着想,我岂有不照顾你们之理。莲儿的话,乐得年轻媳妇屁颠屁颠而去,之后堂嫂又来了,其目的也是大概如此,莲儿仍旧八面玲珑的把她乐呵呵地打发走了。静下来之后,莲儿也不由为自己的将来犯起愁来,一旁的小玉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也心事重重起来,想对莲儿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终于这天她忍不住了,试探莲儿∶家中大小事,向来是大太太说了算的,只是这终身大事不比儿戏,姑娘也该为自己筹划筹划才是。莲儿因为不知道她是否靠得住,故做一脸的无奈相∶我一个姑娘家,还能怎样?只能听从父母的安排!这是我的命……小玉看看外面没人,并关好了门窗,然后低声说,我知道姑娘还信不过我,我有个亲哥哥,就在你家做领工,今年已经二十八了,虽然长相出众,因为家境不好,至今尚未娶亲,姑娘应该有印象的,只要姑娘愿意,我可以从中撮合,不如这般这般……莲儿听后又惊又羞,呵斥小玉好大的胆∶我一个姑娘家,断做不出那种事的!小玉以为没戏了,忽听莲儿又无奈地道∶我知道大妈决定了的事是无法更改的,不管是对是错,我只有听天由命……小玉恍然大悟,笑说好鬼的姑娘啊,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莲儿佯怒∶你少胡说,我可什么也没说。小玉会意地点头∶知道了……小玉悄悄的告诉莲儿,姑娘不必把我当好人,我也是有私心的,愁了许多年,只想给哥哥找房好媳妇……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设个圈套让你钻
·下一篇文章:越南民兵残忍兽行:蚂蝗放在中国女兵奶头上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71911434G460JC16K5C80CCG4C7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