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小姐”

真命“小姐”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铃儿

       王氏很得意,一开始,她便在母女跟前充分展示了自己在王家的地位与权势,再看刘氏仍旧唯唯诺诺的样子,她自以为首战告捷,于是又吩咐一老一少两个女佣∶你们各陪二太太小姐回房沐浴更衣去把,从今后就跟在她们跟前使唤着,可都给我尽心尽力的伺候着,明白吗?二人答是,然后一前一后带母女二人各自回房梳洗,身后,又传来王氏呼喝之声∶告诉厨房,多做几个拿手好菜,我们全家人要吃顿团圆饭……
       自进家门之后,莲儿没听见父亲说过一句话,莲儿明白母亲为回家后而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不由也为将来暗暗思索着。跟了莲儿的小丫头名唤小玉。只见她手脚麻利地把莲儿梳洗打扮好后,莲儿这才坐在梳妆台前,看了看焕然一新的自己,再逐一打量房内的摆设,真的是无一不精美,再回想起刚刚结束的生活,与之相比犹如天堂地狱一般,怎不叫她感慨万千,只是这美景能够牢靠吗、长久吗?一连串问号不由从心底涌起……莲儿叫过正在干活的小丫头,亲切地拉过她的手问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然后认真地道∶既然你跟了我,往后我会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你也知道的,王家只有我一个孩子,若大的一分家业将来落到我头上,没有体己人帮衬是不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小玉也是个十分机灵的小丫头,听完此话,连连表态∶姑娘尽管放心,我虽是奴才,但也知道不能“吃里扒外”这个道理。随后,小玉告诉莲儿,说大太太如何要她监视她的所有言行,莲儿听了,不露声色地笑笑说∶大妈也太多心了,我虽并非她所生,但作为王家唯一的孩子,我同样会视她为自己的长辈一样孝敬的。小玉会意地点点头,说我知道该怎样回大太太的话了……
       莲儿表面上显得很感动,拉住小玉的的手说好妹妹,有你为我打理好一切,我不知省去多少麻烦。然而心底却在思索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那天吃过饭后,王氏亲昵地拉住莲儿的手,要莲儿留下陪她唠唠体己嗑。莲儿猜想,她一定已经从小玉那儿听到了回话,只是还不能对她完全放心。莲儿想的一点没错,当小玉把莲儿的话告诉她后,并说莲儿说那些话时样子并不像假的,王氏也是表面上显得很高兴,夸小玉是好孩子,继续好好干吧,心里却在暗自嘀咕莲儿所说的能是真心话吗,因为她过去对刘氏母女的所作所为真的就都忘了吗?她可不相信莲儿对往事一无所知,也不相信刘氏会真的窝囊到什么也不对她女儿说的地步,因此她一定要探明莲儿是否对她另有图谋,她才好放心。
       此时莲儿也正在思索着对策,该怎样回答王氏,既要隐藏好心里话,又要讨好得她信以为真……
       这时王氏开门见山地说闺女,你小时侯都是因为大妈一时失手,才落得如今这一跛一跛的残疾,你一定很恨大妈吧?
说完王氏目不转睛地盯住莲儿脸上的表情,看是何反应。只见莲儿苦楚地叹息一声∶“我命该如此,大妈何必这么说!”
王氏故做不解地追问莲儿这是怎么说?莲儿便好似真的信以为真的把算命先生的话说了一遍我的命果然硬,到底克死了弟弟,又把自己克成这样不说,还害大妈背了这十几年的恶名,直到今天还耿耿于怀。王氏听到这心里这个乐呀,暗说刘氏果然愚
蠢到竟然相信了自己当年耍得小把戏,于是对莲儿的戒备之心也减去了许多,便顺着莲儿的话题,泪水潋潋的为自己辩解说是呀,最毒不过‘妇人心’的罪名我背负了这么多年,又有谁能了解我的一番苦心,作为王家的媳妇,却没能 留下一男半女,我着急呀,真是做梦都盼着儿孙满堂,也正因为你命硬心里担心才对你那样,谁知人到底挣不过天去,大宝没了,让你也白白的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幸亏你平安的回来了,还如此明事理,我就是受再大的冤也值了。莲儿不得不又顺情说了几句好话∶如果我还是十五岁,也许还会怨恨大妈,而今我已是大人了,当然能够理解大妈为支撑这个家所受的煎熬,作为王家唯一的后人我只有支持您的份。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设个圈套让你钻
·下一篇文章:越南民兵残忍兽行:蚂蝗放在中国女兵奶头上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71911434G460JC16K5C80CCG4C7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