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子情

带子情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今天是新区"开发办"干事金爱民母亲逝世八周年的祭日,他下班后,买好菜,急急走进家门,抬眼一看,只见屋子里收拾得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连母亲的遗像也端端正正挂在了客厅正中。爱民知道这是妻子的默契配合,他想,得好好谢谢贤惠的妻子,但屋里屋外不见她的踪影。爱民正纳闷时,突然发现自己写字台第三只抽屉被拉开了。他像触了电一样,大步上前拉开抽屉一看,顿时脸变了色,人像一只落地衣架,站着不动了。
这时,他妻子卫英手捧一束鲜花从外面进来,见丈夫愣愣地站在写字台前,还以为是在欣赏她的劳动成果,便走到丈夫跟前,喜滋滋地说:"爱民,我为妈买了一束鲜花,你说好看吗?"谁知,丈夫却瞪起双眼,粗声大气地问:"我的第三只抽屉谁动过?"卫英朝爱民指的抽屉一望,心里不由"咯登"一跳:哎哟,今天一忙怎么把爱民以前千叮万嘱的话给忘了。这第三只抽屉是爱民独用的,不许任何人"开封"。卫英虽然感到神秘好奇,但为了尊重丈夫,结婚三年来,她从没开过那抽屉。今天,为了婆婆的祭日,她一早起来大扫除,把床底下、橱顶上、角角落落的旧报纸旧杂志全部收集起来,准备捆捆好处理掉,偏偏吃素碰着月大,寻来寻去寻不着一根带子。也叫巧,这时楼下收购旧货的小贩在摇铃叫喊。卫英便急急忙忙一只一只抽屉找布条绳子,结果在心急慌忙中竟忘了丈夫的叮嘱,拉开了第三只抽屉,见里面有一根破旧带子,她想也没想,就拿出来把报纸捆好,提着卖给小贩了。
现在丈夫追问这根带子,她心想一根破旧的布带子,丢在大街上没人拾,放在桌子上没人看,真是爷孙同看封神榜--大惊小怪。这么一想,就无所谓地说:"里面只有一根破旧布带子。""就是破旧布带子,哪里去了?""我捆旧报纸卖了!""哎呀,你怎么卖了?"爱民顿时像抽筋一样,面孔刷白!弄得一旁的卫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条破腰带,又不是金带银带珍珠项链,你何必……""好了!"金爱民一把拽住妻子卫英往外就跑,跑到收购站,见门已关掉,金爱民上前"咚咚咚"敲了一阵门,见没人开门,只得苦着脸回家。
金爱民回到家里,像掉魂落魄。他不声不响做了饭,不声不响烧了菜,点了香烛,"扑通"跪在母亲遗像前喃喃说道:"妈,儿子对不起你,因为这根带子,让你白白送了性命……"金爱民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金爱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平时话不多,更没说及自己过去的事,今天他叹了一口气,抹着泪水,断断续续地讲述起这根非同寻常的带子故事来。
爱民的母亲叫顾金妹,是浦东顾路镇人,六十年代插队落户来到江西黄土冈,后来,与当地一位姓金的青年结了婚,生下了小爱民。不料在小爱民断奶时,他父亲上山伐木,被倒下的大树压死。从此,母子俩相依为命,家庭担子全压在金妹肩上。
顾金妹为了生活,只得将小爱民关在家里,自己出工干活。由于金妹不能在家照顾小孩,小爱民三岁时发烧得了小儿麻痹症。丈夫去世,儿子又得了这种难治之症,真是雪上加霜呀!顾金妹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年。她咬着牙含辛茹苦地将小爱民拉扯到8岁,让小爱民背上了书包。
学校离家有五六里路,而且要翻过一座杂草丛生的黄土冈,那儿有很多毒蛇,过路人经常受到伤害。为了儿子的前途与安全,顾金妹不顾农活劳累,每天早上背着儿子上学,晚上接儿子回家,天天如此,风雨无阻。
为了不让儿子摔跤,也为了减轻自己的负重,顾金妹找来一些布条,一针一线,精心做了一条布带子,用布带兜着儿子屁股,绑在自己的身上,这样既安全又轻便。从此,金妹视这布带子为宝贝,几乎是身不离带,带不离身。
金妹用这根带子,足足背了爱民九个年头,一直背到爱民考上高中住读,才算结束了带子作背带的历史使命。后来有一次,金妹为了治好儿子的腿伤,上山采药,却不慎扭伤了腰。她就把这根带子绑在腰间,以减轻痛楚。这根带子又成了金妹的护腰带。
母亲的爱心,使爱民的身体出现了奇迹般的好抟,除了走路稍稍有点瘸外,居然能参加学校集体劳动,就是挑担也不落人后。小爱民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他勤奋学习,最后以高分考上了全国闻名的上海复旦大学。
这天爱民要到学校报到了。母子俩早早起了床。出门时,顾金妹肩扛棉被,手提网兜。爱民背着书包,手里拎着厚厚一捆学习用书。母子俩步行好半天,来到了火车站。
走进车站,站台上已站满了人。这时,只听"鸣"的一声长鸣,候车的人群顿时像炸窝的马蜂拥向火车。爱民娘俩在人群中被挤得东摇西晃。金妹怕儿子腿脚不便被人挤倒踩伤,忙拉着爱民往外挤,不料爱民手里那捆书的绳子断了,一捆书散落在人群中。爱民急得直跺脚,金妹知道书是儿子的性命,她怕儿子心爱之物被人踩坏,便不顾一切地奋力推开人群去抢书。娘儿俩弄得满头大汗,才把书捡起来,可是捆书的绳子却不知去向。
爱民望着堆在地上的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金妹毫不犹豫地从腰间解下带子,顾不得说话,利索地把书捆好,把儿子推上了火车。
火车飞驰,车轮"嚓嚓"滚动着,爱民感到这滚滚车轮好像在他的心上碾压,他用手抚摸着捆书的带子,想着母亲没了带子,腰伤的酸痛怎么减轻;想着母亲没了带子,今天怎么回家,怎么摸黑过那坑坑洼洼、遍地荆棘、毒蛇横行的黄土冈呀!
爱民到学校报到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母亲写信。不料信刚寄出,却收到家里发来的加急电报,拆开一看,一行字映人眼帘:母亲身亡,速回!
爱民立即向学校请假,回家奔丧。一进家门,他扑上前,抱着母亲的尸体哭喊一声:"妈妈……"就昏厥过去……
村里的人告诉他,那天他母亲送他上火车之后,摸黑回家,当走到黄土冈时,不幸被毒蛇咬了。当被人发现抢救时,为时已晚,毒液攻心,抢救无效。当时医生说,如果她有一根带子将伤口上方扎紧,不让毒液流到心脏,也许还能得救。
爱民听到这里,悔恨地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喃喃地说着?quot;妈!儿子不该用你的带子捆书呀!是儿子害死你的呀!"
从此,金爱民把母亲的这根带子奉为至宝,视为连着自己生命的脐带!这根带子伴着爱民读完大学,伴着爱民来到故土投身浦东开发开放,伴着爱民成家立业。
卫英听了这段带子情,人像被一股电流击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爱民没有再责怪妻子。这天夜里,夫妻俩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当东方出现鱼肚白时,卫英与爱民就来到废品收购站门前,等候开门。


·上一篇文章:南极存活之战
·下一篇文章:形形式式的骗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208491239CIK5184BHG41EIJ5.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