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口述:我喂了个白眼狼

打工妹口述:我喂了个白眼狼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李广宇

在城里,我是一个打工出身的外来妹;在家乡,我是一个擅自离家出走的、不安分的女娃。我曾经被人瞧不起,被人抛弃,现在我通过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同样能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上,一路鲜花一路歌地昂首走向美好的未来。

不过偶尔在闲暇的时候,我仍会想起过去那些孤寂的日子和不眠的长夜。一想起我曾经的遭遇,就不禁一阵阵心寒。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破心防,找到我生命中的另一半…

故乡中学,混沌的初恋

上高中的时候,我和董浩开始了中学生的恋情。也许是自己陷入的感情太深,我于三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而他却以全班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山东大学。

可是邮寄来的录取通知书只带给董浩短暂的喜悦,收到通知书的那天,他突然来到我家里,唉声叹气地说:“上大学每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要4000多元,我家里根本承受不起。所以我不准备去报到了……”

经过一番思虑后,我异常坚定地对他说:“家里让我复读,我也不打算复读了,我家里也不容易……这样吧,我随你去济南、去打工,挣钱供你上学。”

晚上,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母亲。她先是惊讶,后是气愤。母亲说:“你因为谈恋爱没考上大学,我和你爸爸没有责怪过你,只是希望你能再复读一年。没想到,你竟然自作主张,跟董浩到济南打工。你想过没有,他上学,你打工,他的地位越来越高,而你的身份却越来越低。万一他变了心,你如何是好?”母亲泪流满面,以一种异常陌生的眼光看着我。我的心头一酸,跑回里屋大哭了一场。

那天夜里我彻夜难眠,我动摇了,母亲的话戳到了我的痛处,从未离过家的我,未来的路怎么走呀。可是,我不帮助董浩,他就失去了美好的前途。他母亲有久治不愈的糖尿病,父亲本分老实得像一株庄稼,弟弟妹妹还都小。思来想去,我还是横下一条心——去。但是,我想好了安慰父母的推托之词:一边打工一边自学,然后通过成人高考来取得大学文凭。

尽管如此,因我引起的风暴还是席卷了全家每一个人。母亲哭得悲痛欲绝,父亲唉声叹气整日喝闷酒,哥哥火冒三丈。但这一切最终都没能改变我的想法。

在亲戚和同学的劝说下,董浩也动摇了,他劝我说:“人生的路有很多种选择,为什么非要上大学呢。有你这片心就足够了,下辈子我会好好报答你!”

听他这么说,也许是一种爱的力量,也许是高考落榜造成的心理落差,我坚决地说:“你只要好好上学,功成名就,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那时的我真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启程的那天晚上,父亲偷偷塞给我200元钱,母亲把她戴了多半辈子的银手镯戴在了我的手上,哥哥也瞒着嫂子偷偷塞给我100元钱。那一刻,我的五脏六腑似被苦涩的泪水洗濯般疼痛。

大明湖边,为谁辛苦为谁忙

来到济南后的第二天,我便外出找工作了。一连两天,我跑得双腿浮肿,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高中毕业的我原以为在大城市很容易找到工作,但在几次招工落选后,我才知道高中的学历在大城市里简直是微不足道的。我连果腹的工作都找不到,哪里还有求学的可能?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母亲的担心。

一个星期转眼过去了,我终于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餐馆里找到一份洗碗的工作,每月300元的薪水,包吃包住。我成功找到工作的消息,让董浩露出了来济南后的第一次笑容。他亲自送我到饭馆,可当他看到这家临街的小餐馆破烂不堪的样子以及老板脏兮兮的穿着时,脸色顿时阴郁起来。可又有什么办法呢?300元可以养活我们两个人。

我在这里工作了半年,300元的薪水不但让董浩在学校里过上了较好的生活,我自己也添了两件时令服装。可是,一想起董浩家因交学费欠下了7000多元的债务,而我来济南后从没给家里寄过一分钱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种紧迫感和内疚感。

半年里,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济南错综复杂的街道在我脑海里逐渐清晰,一个更大的谋生计划也在我心底酝酿着——我终于第一次跳槽了,由那个小餐馆跳到了一家三星级的大酒店。不到半个月,我就由服务生升职为前台接待的礼仪小姐。由于我的英语基础较好,所以总会安排我接待外国客人。可是才过不久,一个美国小伙子对我的热情款待产生了误会。他是一家中美合资企业的美方代表,经常光顾这家酒店,与酒店老板关系非常密切。他三番五次地对我不怀好意,并趁机动手动脚的。被我巧妙、委婉、直至严厉拒绝之后,他仍不甘心,竟然直接把自己的“肮脏想法”告诉了酒店老板。老板考虑到自己的生意,便找我“谈话”,并一再强调这样对我有好处。我一口拒绝了这样的好意,第二天主动提出了辞职。几天后,我在一家美容院里,又找到了一份工作。尽管薪水没有酒店多,但是我想,在美容院工作,既可以避免外国人的骚扰,又能学一门新手艺。

美容院没有员工宿舍,我在董浩的学校附近租了房,我们也开始了同居生活。由于我对工作从不挑剔,每月的收入涨到了2000多元,不但还清了董浩家的债务,还每月寄给双方父母各100元;董浩也被我包装得西装革履,派头十足。但这反而引起了董浩的疑心,有一次他突然问我:“你这钱是不是干净钱?听说美容院里什么服务项目都有的,你可千万别……”

委屈、压抑、遭到误解时的怨恨一齐涌上心头,我大声哭起来:“不三不四的店和人肯定不少,可我不是。我挣钱,靠的是辛苦和汗水。”

这之后他虽然没有再提那个话题,但是,我隐约感觉到,他仍在怀疑我,对我的感情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遥望彼岸大洋漫漫复漫漫

董浩在临近毕业的前几天,突然告诉我,毕业后他不想马上找工作,还想“攀登攀登”。并告诉我他已报名,准备自费赴美留学,基本费用大约需要15000元人民币,问我能不能借给他。事已至此,我只好取了两万元人民币给了他。他双手颤抖着接过这沓钱,眼里溢满了泪水,可是这么感动的情形下,他仍然未提那个曾多次许下的“毕业后就结婚”的诺言。

办好一切手续后,我们一起回了老家。在家乡的半个月时间里,双方的父母多次催促我俩赶快结婚。迫于父母的压力,董浩虽然向我提起了婚事,但我感到了,他说这话并非发自肺腑,因此我婉言拒绝了。我对家人依旧解释说,等董浩学成回国后,我们就结婚。对于我的做法,董浩似乎很满意,他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我要么学成回国,要么把你也接去。”

2003年12月9日,我把他送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我看着愈来愈高、愈来愈远的飞机,泪水夺眶而出,一种难言的落寞从心底涌了出来。

分离的日子我们没有迫切地互诉衷肠,反而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不管是写信,还是通电话,他都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不自然和搪塞,口吻也变得不冷不热,浅显麻木,我每每都能听得出,感受得到。

两年的留学飞逝而过。他在电话中说,学业已圆满结束,但他准备再在美国停留一段时间,打工挣些钱再回国。我隐隐地感到我们的关系走到了尽头。

几天后,他厚厚的信应验了我的预感。他在信上用几页稿纸,表达了对我的感激之情,然后笔锋一转,称呼由“亲爱的”变成了“亲人”。他说,通过七八年的相处,感觉我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而现在同在美国留学的一个女同学更适合他。

我感到整个世界像一扇门,在我沉重的呼吸中一开一合。一夜之间,我学会了抽烟、也学会了喝酒。

自强自立,谋求人生新天地

那段黯然无色的时光里,我白天强颜欢笑,面对客人;晚上却忍不住放声痛哭,甚至几次在生与死的边缘地带踌躇徘徊。

幸好,我的一个初中同学来看望我,及时发现了这一切。她也有过被男友抛弃的痛苦经历,可她终于在爱的废墟上建立了自尊,在生活的泥泞中铺就了前程。她开导我说:“为一个已经不爱自己、甚至欺骗过自己的男人伤心痛苦,是最不值得的。丧失了自我、走不出别人造就的情感阴影,才是最大的不幸。”

第二天,她把我带到了济南的服装市场上散心。她初中毕业后就来到济南打工,现在已是一家颇具规模的服装批发商栈的老板。

在她的鼓舞下,我终于擦干了泪水。我暗暗发誓:绝不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一定要自强自立,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描绘好自己的半边天。

自此,我开始了重新认识自我,重新为自己定位好谋生创业之路。在她的帮助下,我决心发挥自己的特长,在美容行业开辟一条路。

为了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我孤身一人来到上海浦东一家美容学校,进修美容业务;之后又去了河南省的虞城县等地,考察有关芦荟的栽植和开发情况,筹划着在美容的基础上开发一种相关的产品,走一条服务业和经营业相得益彰的复式发展之路。

今年3月份,我终于当上了自己的老板,不仅开办了美容美发厅,还自编教材、定期举办美容美发培训班。几个月后,我又筹办了一个专门栽植、生产芦荟制品的小企业,并在济南市花园路中段的繁华地段上,开设了加工点和经营部。现在我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但我生活得很充实。我今年的目标是,净收入突破10万元。

在城里,我是一个打工出身的外来妹;在家乡,我是一个擅自离家出走的、不安分的女娃。我曾经被人瞧不起,被人抛弃,现在我通过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同样能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上,一路鲜花一路歌地昂首走向美好的未来。

不过偶尔在闲暇的时候,我仍会想起过去那些孤寂的日子和不眠的长夜。我何尝不愿找到自己人生中真正能携手共度欢乐悲伤的伴侣,但是一想起我曾经的遭遇,就不禁一阵阵心寒。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破心防,找到我生命中的另一半……(王秀娟/口述 纪广洋/文)

 

故事跟帖:

我爱你,也要爱自己

但凡在爱里百炼成精的聪明女子,大都深谙“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收手时就收手”的火候和分寸。其实这也不难,无非是“我爱你”之外再开列一个小小前提:记得我也爱自己。

一个朋友在四川的攀枝花做着主管,她走马灯似的兜转在四川和江苏之间,只是为了一个男人。南京的工作毕竟不是很好找,于是委身一家小设计公司,两人在下关区租了一间小套房,天上人间地爱着,后来她干脆辞了职做“准全职太太”。他的朋友们艳羡不已,但好景不长,他业务屡屡红灯,脾气渐渐像六月天,言语陡转,她忍着。一次去太平商场,想买一个新式带流苏的坤包。打电话问他,他说,有饭吃已经不错了,我养你不养包。她忽然一冷。

决绝地回到攀枝花,她在QQ上和我开玩笑:所以,爱一个男人,请先争取经济独立,以购买最昂贵的化妆品,以保证最完美的自信。言情大师亦舒早已慧眼识破:“我不会为男人做无谓的牺牲,因为我自爱,只有自爱的人才有资格爱人。如果我不符合你的标准,请你自便。”(邓海建)

馊了的爱情只好倒掉

这个好强的女孩,为了初恋的情感,不顾家人的反对,以牺牲自己的学业和青春为代价,挣钱来只为了喂养一个最终成为“白眼狼”的男朋友。当然很不值,但我认为她当初的选择倒也无可后悔、无可指责,因为那是她遵从内心遵从情感的结果。

美好的初恋是值得付出的,只是她似乎有点儿一根筋,没有警惕男友的变化,或者不愿意相信男友的变化,以致彻底地把他推向远方。仅仅对虚框的未来寄托一份希望,只能说这个女孩笨了一点儿。

现在人家根本不想回来了,而且两人之间不仅地理位置相距太远,就连心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这个女孩如果再不走出失恋的阴影,反而天天咀嚼那份已变质的、馊了的爱情,我想她一定会消化不良,最后在时间的流逝中容颜老去,心情愈加灰暗下去,于自己残酷,于亲人不负责,实在是不划算。

女孩的人生态度一直很积极,经历了这么一场曲折坎坷的声色情爱,失败了就挥手说再见吧,走好明天的路最是要紧。其实,变馊的爱情倒掉不是浪费,是节省疗伤治病的药钱啊!(文/半夏)

尽量出好下一张牌

女友小C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太好,但她坚信老公不是人中之“虫”,一心一意支持他干事业,多次放弃进修和提升的机会,把全部家务承揽下来,再苦再累也不打扰在外面忙着的老公。就连两人的着装风格都相距甚远,小C穿着几十元一条的裤子,老公仅一件外套就过了千。10年后,老公果然在事业上飞黄腾达了,小C却成了“黄脸婆”。

离婚后的小C消沉了一阵,逢人就问:“是不是先有了秦香莲,才会有陈世美?”大约过了半年,她开始重整旗鼓专心工作,并且学会了关爱自己。上个月,听说她跟一个丧偶的工程师谈起了恋爱。问她是怎么想开的,她说:“我现在信奉‘三不主义’——对过去不后悔,对现状不抱怨,对未来不气馁。”

人生充满各种变数,就像一局又一局的扑克比赛,谁也不知道下一局自己能不能赢,谁也不能因为输掉一局就宣布退出,你得不停地玩下去直到生命终止。后悔已经出错的那张牌没有用,抱怨现在手里的牌太臭也没有用,你应该做的只是——汲取上回的沉痛教训,尽量出好下一张牌。(文/滴答)

平常心最重要

听多了自强不息的创业故事,深入探究,背后都有种种血泪。沉迷于情感中,人往往会迷失自己,以为付出总会有所回报,尤其是当感情与财产相关联的时候。其实,男人和女人会走到一起,是因为情感,而绝不是因为对物质的共同追求、对财富的共同创造,所以用心经营情感最重要。相反,幻想用物质生活拉住对方、拉住幸福的想法,实在是过于幼稚。

付出了感情,又付出了财富,却遭遇了情感挫折、恋爱失败。其实情感受挫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只是付出的太多,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要如何面对自己今后的感情生活呢?怀疑?否定?还是重新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别想太多,也别想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平常心对待最重要。

挫折和失败只会让坚强的人更坚强,也更加清醒。情感生活有成功的例子,必然有失败的可能。重要的不是念念不忘失败时的种种折磨,而是找到失败的根源,并坚信自己一定能走出困境,找到相伴一生的人。有一句话说,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相信我们自己,相信我们自己的生活。(文/李广宇)


·上一篇文章:梦里办公
·下一篇文章:给老板面试赢得了工作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204529C6C02FBKHC279F32HCG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