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婴记

保婴记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丰年县民政局下属的福利院,54岁的院长刘素英因涉嫌贩卖婴儿被拘留。
人们感到愕然。刘素英为人正直,待人热心,办事认真,历来是民政系统的先进工作者,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囚犯?
半个月后,刘素英却若无其事地出现在丰年镇上。又过了几天,传说刘素英向法院递上一纸诉状,控告她的顶头上司于胖子和可能提名为副县长候选人凌云志的夫人叶丹丹!
人们一时哗然……
话得从头说起。那天,民政局局长于胖子领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来到了福利院育婴室。
于局长向刘素英介绍这个女人叫叶丹丹,还特意指明,她爱人凌云志可能是下届副县长的候选人。
育婴室里一下来了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就像亮起了一盏华灯。保育员小夏羡慕得不断啧啧连声。
寒暄之后,于局长笑呵呵地说,小叶同志为了减轻县财政负担,也是替社会分忧,来这进而领养一个孩子。
育婴室里,三十几个婴儿躺在小床上,有的在睡,有的在咿呀学语。这都是些被人们遗弃的女婴,福利院把她们从各地捡来,集中抚育半年后,再由有抚养能力或无子女的家庭来领养。
叶丹丹挑了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又向刘素英要求借一个保育员替她照看孩子。刘素英还没回答,小夏就抢着说她去。叶丹丹看了她一眼,同意了。
保育员都是临时工,来去自由,刘素英当然不好说什么。当叶丹丹领着小夏,抱着孩子想离去时,刘素英却拦住她说:"对不起,还要签领养合同。"于局长忙说:"算了,小叶不是外人,家里条件那么好,还会虐待女婴吗?"刘素英争辩说:"领养合同是国家为保障弃婴合法权益所规定的,您也曾多次强调过,怎么现在可以不执行了?"于局长愣了一下,大度地说:"对,对,例行公事,小叶,订就订吧。"
合同拿来了,叶丹丹为女孩取名靓靓。她逐条往下看时,脸上露出不高兴的神情,因为行款里写明领养人每个月要向福利院通报孩子的生长情况。于局长忙打圆场:"合同是合同,对您另当别论。"
刘素英是个办事认真的人,刚过几天,她就打电话给叶丹丹,询问靓靓的情况。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刘素英一问才知道,叶丹丹和小夏带靓靓去江城了。刘素英心里掠过一丝阴影:带上才两个月大的婴儿去江城,一千多里路呀,孩子受得了吗?
刘素英心事重重地来到民政局,把叶丹丹的情况向于局长汇报了。可于局长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她娘家在江城嘛,再说,还有小夏跟着。他还开导刘素英:"老刘,少操这份心,人家是领导干部家属,没事的。不要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绳嘛。"
刘素英的确遭过"蛇咬"。两年前,曾有人伪造手续偏差孩子,结果转手卖给人贩子。想起这事,刘素英至今还痛心。从此,她对每一个被领养的孩子都坚持作跟踪了解。刘素英向江丹丹娘家挂了长途电话,对方回答:"叶丹丹,小夏都在江城,她们带靓靓上街玩去了,还说,靓靓长得非常健壮。刘素英总算放了心。
半年后,叶丹丹带着靓靓和小夏从江城回来了。刘素英非常高兴,亲自去叶家看望她们。
叶丹丹看见刘素英非常热情,又是倒水,又是让座。刘素英提出要看靓靓。叶丹丹爽快地答应了。喊小夏把靓靓抱出来。半年不见,小夏也全变了,不但衣着打扮讲究,颈上还戴着闪闪发光的项链。刘素英一眼就认出,那是叶丹丹原来自己戴的珍珠项链。刘素英暗暗惊奇,叶丹丹对下人倒挺大方,就这串项链,少说也值三千元。刘素英一看靓靓,几乎喊起来,这孩子和半年前相差太大了。刘素英抱过孩子,推说让她尿尿,熟练地解开裤衩,不经意地瞥了孩子左腿一眼,背上骤然一阵冰凉!
回到家,刘素英心里乱成一团,这孩子不是靓靓,不但外貌不像,而且左腿没有胎记。刘素英是非常熟悉每个婴儿的特征。孩子不是靓靓,那她是谁?真靓靓又在哪儿呢?眼下仅仅是判断,必须拿出证据证明这孩子是谁。刘素英年轻时曾在公安局呆过几年,她这时就想起了在县防疫站工作的侄女林丽。
过了几天,防疫站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来到了叶家,说要给每个人抽血作防疫化验,叶丹丹毫不迟疑地让自己和靓靓,包括小夏都抽了血样……
第二天,林丽把血型化验交给了刘素英,化验结果证明叶丹丹是靓靓的生母。
刘素英一阵惊悸!她马上推理:叶丹丹偷生了小孩,为逃避计划生育惩罚,从福利院认领一个弃婴,取名靓靓,然后让亲生女儿顶上靓靓的名字,真是一箭双雕,在衣无缝!
刘素英忿忿地来到叶家,单独对叶丹丹说:"小叶,请你告诉我,靓靓究竟中哪里?"叶丹丹骤然变色,但马上就镇定下来,笑着说:"刘院长真会开玩笑,靓靓就在这里呀。"她喊道:"小夏--刘素英打断她:"别喊小夏了,这个靓靓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只要把真靓靓的情况告诉我,或悄悄退还我,我保证替你保密,真的…?quot;
叶丹丹脸一下子气歪了,她喊来小夏,说:"你告诉她,靓靓在哪里?"
小夏流利地说:"这就是从福利院领养的靓靓,我是保育员,比您更清楚。"刘素英忍住气说:"请你大声说一遍。"小夏便大声地又重复了一遍。刘素英瞪了小夏一眼,便默默地离开了叶家。她随即到民政局,把靓靓的事向于局长汇报了,还要求亲自去江城查问靓靓的下落。
于局长脸色一变,斥责她:"查什么查,人家是领导干部家属!再说,江城离这里一千多里路,哪来的经费!还是干公安时的职业病,过敏?quot;
刘素英想骂人,但还是忍住了。她决定自费去江城,不查清靓靓的下落,她寝食不安。刘素英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齐三千元,她收拾衣物行装,买好了火车票,准备第二天就走。谁知第二天一早,她刚想动身时,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她一接电话,脸就白了,慌慌张张往福利院跑。几个保育员哭着告诉她,昨晚被人偷走两个婴儿!刘素英哀叫一声,呆了。
保育员说,昨晚她们睡得太死,连贼撬窗破门抱走婴儿都不知道。刘素英心中一动,所人有会一无所知?
刘素英当即向分安局报了案。
不几天,偷婴贼就落了网,被偷婴儿也追了回来,刘素英高兴得不断吻着失而复得的婴儿。这时,两个女民警进来了,冷冰冰地问:"谁是刘素英?"刘素还兴奋地说:"是我。"女民警出示一张拘留证,严厉地说:"你被拘留了。"接着,就把人带走了。
原来偷婴贼招供:刘素英是合伙人,还分了三千多元赃款。警方果然从刘素英卧室里搜出三千元钱和刘素英准备"畏罪潜逃"的衣物、火车票。
刘素英一时气急攻心,病倒了
经公安局刘素英的一位老同事多方奔走,不久,刘素英保外就医,但福利院的院长职务被罢免了。
于局长和叶丹丹上门看望她,于局长惋惜地说:"老刘呀,我也晓得你是冤枉的,但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呀,你就是太认真,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吧?quot;
叶丹丹送来许多昂贵礼品,诚恳地说:"刘院长,不管怎样,靓靓还得感谢你,过去的吏不计较了,今后……"
刘素英打断她的话,冷冷地说:"今后我死不了就还得查靓靓的下落!送我这么多礼做什么,想堵我的嘴吗?"
叶丹丹脸上红一阵白阵,拿上礼品悻悻地走了。
许多亲朋好友都来劝刘素英:"算了,别惹火上身,反正丢的又不是自己的孩子。刘素英不听。她不但决心查清靓靓的下落,还想讨回个公理。
刘素英的侄女林丽也义愤填膺,主动帮婶子搜集有关叶丹丹的超生证据。刚好林丽有个同学在江城医院工作,林丽便通过她杳询1998年七八月份江城妇产科的产妇生产情况。
不久,江城医院发来一张资料:1998年8月13日,一个叫叶红红的妇女产下一女胎,并寄来产妇住院卡,上面除名字外,溆喽己鸵兜さの呛稀M�保�掷龅耐�Щ共槌觯阂兜さげ�僖宦��簧砘亓艘惶朔崮晗爻牵淮蟾虐肽旰螅��谴�撕⒆佑只氐椒崮晗亍A跛赜⒖吹?quot;和一个姑娘返回江城"一行字,大惊,这么说,她们根本没把靓靓带走。她们把孩子扔哪里了?
刘素英决定从小夏身上打开缺口。小夏还是涉世不深的姑娘,比较容易攻破,但小夏却深居简出,很难见到她。
有一天,叶丹丹接到防疫站的电话,说她的保姆血检发现问题,需作进一步复查。叶丹丹慌了,以为小夏有传染病,便叫了辆出租车,十万火急催着小夏去了防疫站。
小夏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防疫站的一个办公室,她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房里坐着的是刘素英!她心知中计了,想逃,房门已经被林丽堵住了。小夏惊骇地问:"你们……想做什……什么?"
刘素英笑笑:"你怕什么?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不,不。"小夏不断倒退着,真想钻进地里去。
刘素英拿出一个小收录机,按了一下,里面传出小夏的声音:靓靓就在这里,我是保育员,比你还清楚。她关掉录音机,冷笑一声说:"作伪证就是犯法,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小夏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刘素英干过公安,小夏的一举一动全摄入的眼底,她更相信了自己的判断。她语气一变,厉声说:"据我调查,你们把靓靓扔在去江城的途中,孩子能找回,归还福利院,一切好说,如果小孩有个意外,你是知道后果的!"
小夏一时脸色煞白,呆若木鸡。
刘素英又放缓口气,温和地劝小夏:"你只是个保姆,一切听别人的,但可不要为了一点小恩小惠做了别人的替罪羊!"
小夏昏昏沉沉回到了叶家。叶丹丹见她神思恍惚,以为她真有病,吓得不知所措。
小夏整夜失眠,耳畔老响着刘素英的话。天一亮,小夏便说想回乡下老家看看父母,叶丹丹巴不得,爽快地同意了。她拿来好些糖果点心,说是送给小夏父母的,并特意拿出一罐高级八宝粥,说是给小夏当早餐吃的。小夏道了谢,便匆匆告辞了。
小夏一出门,就被林丽盯上了。林丽对婶婶的神机妙算佩服极了。刘素英分析:小夏被她这一吓唬,一定会惶惶不可终日,而且一定会想办法去找回靓靓。
林丽远远跟着小夏,上了火车,火车到下一个小站,林丽也跟着小夏下了火车,她看见小夏向车站外一个摆摊的女人问着什么,又向一个卖副食的老板问什么,接连问了几个人,突然,小夏掩着脸哭了起来……
林丽尾随小夏之后也去问这几个人,才知道小夏果然是询问一个遗弃的婴儿,由于事隔半年,许多人不清楚,最后问到一个清洁工说:半年前确实有个才两个月的女婴,死在垃圾桶里……
林丽在一个私人旅社里找到小夏,此时她已昏迷不醒,旁边还有只吃空的八宝粥罐。林丽是医生,一看就职知道小夏是食物中毒,她叫来救护车,拿了空八空粥罐,便护送小夏去医院急救,经化验,小夏是吃了有剧毒的八宝粥而中毒的,幸亏抢救及时,才捡回了一条命。小夏苏醒后,林丽便把她中毒的原因告诉了她,小夏搂着林丽嚎啕大哭起来……
不久,叶丹丹被正式逮捕。
案情终于大白。原来叶丹丹从于局长口中得知刘素英将去江城调查她。非常恐惧,便指使小夏在保育员的宵夜面汤里下了安眠药,买通一个流氓,趁保育员们沉睡不醒时偷走婴儿,造成混乱,打乱了刘素英去江城的计划。然后,她又唆使流氓诬告刘素英是同伙,使得刘素英有口难辩;叶丹丹利用小夏贪慕虚荣的弱点,赠送昂贵项链,使小夏俯首贴耳。她们带靓靓去江城时,叶丹丹不知给孩子服了什么,造成靓靓口吐白沫,昏迷不醒,叶丹丹说孩子得了不可救药的传染病,在一个小站,叫小夏抱靓靓下车,残忍地把她扔在一个垃圾桶边。
叶丹丹看见小夏神色有异,怕她回乡下说出真情,便狠心杀她灭口。
多行不义必自毙,叶丹丹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上一篇文章:形形式式的骗局
·下一篇文章:望子成龙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201026GGJI1BDA1AAEKAFCGHE1.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