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曲终人散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李治邦 点击数:
 

 

 
 

天就这么热乎乎的,像是口蒸锅。

董木森很晚很晚才起床,太阳赤裸裸的,把床铺都要烤着了。他跑到厕所冲个澡,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好像抹上一层沥青。应该安个空调了,可存折上就是一万块钱,他根本不敢动。上回文联组织体检,大夫说他有先天性心肌炎,随时有可能睡死在床上。这就意味着他会伴随着黎明,让太阳这么活活死晒着,没人管他。可能在一个礼拜以后,由于屋里臭味儿太浓,会有好心的邻居敲门,或者是片警儿小李闲着没事找他聊天,才会发现他这具腐尸。

有电话打进来,他希望是前妻,因为前妻答应资助他三千块钱买台空调。说来,前妻已经是外贸大楼的总管,脖子上的项链换了好几个,一个比一个分量重。

当年和前妻结婚时,他曾经问过,你为什么爱我?前妻说,很简单,因为你是个诗人。董木森很惶惑,市里有几十个诗人,你都爱吗?前妻嫣然一笑,能适合和我结婚的诗人只有你一个。结婚一年后,诗的世界在前妻那儿很快破产,现实社会让前妻恍然大悟,毫不犹豫地离开他。临走时,她语重心长地,别把我看的那么复杂,我这人思维很简单,就是一切都顺其自然。

董木森接电话,是文联组联部的小王。小王兴奋地说,今天中午有饭局,一个公司老板请客,在喜来登饭店二楼,那可是高级地方,你必须去。董木森纳闷地问,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小王气冲冲地说,你这王老五,很简单,就是人家请客要有格调,就想找个著名诗人做陪,一下子选中你。董木森恼怒地,我是诗人,不是歌舞厅

三陪小姐。小王说,你他妈的不去算了,我让老高去,人家还能在饭桌上即兴做诗呢。董木森冷笑着,那也算诗,顺口溜而已。

翻开董木森的履历,他幼年丧母,家境贫寒,上管理干部学院时靠国家发给的助学金和伙食补助费维持学业。毕业时,分配在市委经济计划处。但他喜爱诗歌,便死磨活磨去了文联。上级看他从市委来,就封给他一个小官儿,行政科副科长。他一边兢兢业业地做副科长,一边勤勤奋奋地写诗。也争气,头部长诗《你不能蒙住我的眼睛》在《诗刊》一发表就崭露头角,引起诗歌界注意。报纸让他写感想,他一本正经地说,我这人就是想干自己的事,多少人劝我在机关走官场,我拒绝了。现在我的一个身体,分成了两半,一半是个科班出身的干部,一半是个蹩脚的诗人。两者谐和又矛盾地结合在一起。两者的优点相互补益,两者的缺陷又相互影响。没多久,他忍受不住两者的干扰,变换不出来诗人和科长的位置,干脆毅然决然把副科长辞了,成了专业诗人。

喜来登饭店的二楼,有一座豪华而幽雅的餐厅。

董木森坐在那里,很是不自在。老板在那侃侃而谈,谈的竟然都是诗歌,什么法国雪莱俄国普希金福建舒婷,小王也投其所好,把刚趸来的诗歌常识也搬出来,什么一七辙江阳辙中东辙的。老板蔑视小王,说,现在写诗根本没辙,董先生,对吧?董木森点点头,对,没辙。聊着聊着,老板又说起顾城,说他不该自杀,没钱,找我啊。小王也插话,这年头谁自杀谁傻蛋,好死不如赖活着。董木森喝了两口红葡萄酒,觉得像是喝人血,嗓子眼儿涩涩的。瞅着一桌子丰盛的菜,他盘算着足够一台空调钱了。他适应不了眼下令人眩晕的高档次消费,说不上厌恶。上大学以来,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强烈的诗歌氛围里,而从未动摇过。前妻和他一见钟情,也是两人有着共同的追求。曾记何时,在一个立夏的子夜,前妻猛地热吻了他,把他的头揽在胸前,婆挲着,喃喃地,诗人最不简单,跟你结婚,我终生享受感情的温馨。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讲过,越有文化的伴侣,越不能白头到老,共享幸福。我们要与他的理论搏斗,不要拜金,不受诱惑,清净一生,爱到瞑目。没想到前妻仅仅才清静一年,就经受不住拜金的诱惑,告别他的浪漫诗歌,投入到商海。而董木森依然信守当初的誓言,享受清贫。

猛丁儿,董木森发现桌子旁边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陪吃的,是个清爽爽的女孩子,穿着件黑色的裙子,状态像个修女。他悄悄问小王,在我对面的是谁啊?小王哼哼,你小子也花哨了。董木森说,你不告诉我就算了,少损害我。小王笑笑,叫小鹿,我也不知道哪的,老板找来的,备不住是三陪小姐吧。小鹿在董木森对面,静静的表情,偶尔对他绽出笑靥,笑得很有韵味儿,透着纯净。

老板慷慨地叫来满桌佳肴,他踌躇满志,从眼睛里溢出拥有财富后的矜持。除了董木森,每个人都喝得面若桃花,小鹿让男人们灌得趴在桌上。老板说,董先生,我求你一件事。我要出版一本自选诗集,董先生在诗界有名气,给我写跋吧。小王旁边问,什么是跋?老板骂道,你他妈还是文联的,连跋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悲,可悲。董木森敷衍着,那好,你什么时候拿来让我拜读拜读。老板倒爽快,过两天。董木森感叹,自己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歌一千五百首,散文小说及报告文学百万余字,连本诗集都没出版。编辑让他自己拉赞助,他说,我不当婊子。董木森想着嘴头就随口说出来,这年头还是有钱啊,我是诗人,可都没出版过一本诗集。老板瞥瞥他,这太简单了,算算不就两万块钱,我给你掏。

说着满不在乎地掏出支票本,立马撕下一张。小王惊呼,木森,你小子不简单,学会拉赞助了……董木森接过支票,像是妓女接过嫖客的钱,心里好不是个滋味儿。可那手又情不自禁地伸出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引得小鹿吃吃笑。他不解,三年来,自己苦心筹集两万块钱,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的,就让老板在举手间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这世界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董木森不声不吭地离开餐厅,走到一层的前廊,那里有一排真皮沙发。他意外地发现小鹿已经坐在那,戴着"随身听"悠闲自在的样子,先前在酒桌上的醉态全无。他坐在小鹿身旁,她可能被什么音乐所左右,如醉如痴。董木森情不自禁地欣赏着这个独特的女孩儿,从窗户折射一缕柔光打在小鹿的脸颊,使她有种雕塑美,一双眼睛蕴含着深刻的故事,黑色的衣服罩出圣洁,典雅。前妻离开他许久,女人气息久违了,他那硕大心灵里一直空空的。他从小鹿的某种感觉中找到古典诗歌的情蕴。小鹿这时摘下"随身听",像早已发现他一样转过了脸,眸间一亮,问,你一直在看我吗?董木森有些慌乱,点点头,只有你没喝酒,是不是从来没喝过?

我不能喝酒,而且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喝。

当一个人别人不敢强迫他喝酒的时候,说明他拥有了地位。你是著名诗人,我不行……小鹿脸上没有任何艾怨,也就一年吧,我也会行的!

你那么自信?

我确实很自信,自信能使女人更有气质,变得更高雅,而且能改变不利的地位。没有男人不喜欢自信的女人。

董木森感觉到小鹿年龄虽小,但悟性很强,很有诗人的气氛,说话的语态不装饰,不伪装,自然中包藏着人生很多内含。

你在什么单位工作?

你对我感兴趣?小鹿歪着脑袋,不像调侃,也不像天真。

董木森被这种赤裸裸的问话愣住了,没说出话来。

小鹿浅浅一笑,我不喜欢别人问我在哪工作,就如同女孩子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年龄。不是老板答应给你出诗集的钱了吗,你的目的不已经实现了。

你这人看着复杂,实际很简单。说起来,我喜欢简单,因为简单能省去很多麻烦和伪装。她站起来,我要是闷了,会给你打电话。说完就走,只留给董木森一个好看的背影,那条长发一甩一甩的像只手,在跟他摆动,道着再见。

董木森眼里有了色彩,心里有了感情的知觉。

为了躲避夏天的炎热,董木森决定要去森林。

他两次随着铁路勘察队员深入到大兴安岭和长白山,或许和他的名字有某种牵扯,他热爱森林,如同热爱自己的生命。森林从外表能使诗人震撼和启迪,但真正置身在里面,其艰苦是令常人难以想象的。气候无常,往往一天有四个季节,热得能让你体验出进蒸笼的感觉,而冷时又好像推你进了冰窖。

在深山里一走,几百里见不到个人。沼泽幽幽,不小心就会一失足落成千古恨。晚上住在帐篷里,睡在行军床上,冷得不行,就下床原地跑,直到出汗为止。

这一切,董木森都顽强地挺下来了。他曾被草爬子咬过,这小东西虽然只有指甲大,周身都是爪子,就这一口足让他疼痛了好几天。他觉得和森林打交道亲切,用不着提防,比和人交往简单。有了去森林的想法,他找文联秘书长请假。秘书长说,你去可以,一切费用你自己掏,出了事儿你自己兜着。董木森说,你也不能一分钱也不管我吧,我可是为繁荣创作去的。秘书长说,老高脑溢血,昨天刚住医院,少说得三万块钱。现在医院里要是躺着三位,我就开不了工资。你那繁荣创作是虚的,我没钱是实的。临走,秘书长嘱咐他,你小子别出事,你的心肌炎发作,住院也得要钱。到时候拿不出钱来,你也别哭爹喊娘的。

天上没有一丝风,所有的东西都凝固了。

董木森回到家,前妻在门口正遛达。

两人进去,前妻就喊,太热了,跟洗桑拿浴一样了。董木森没说话,疲惫地倒在床上。前妻环顾四周空旷的屋子,那简朴的不能再简朴的家具,情不自禁地揽住他的头,悲切地说,诗人,你活着太简单了。

董木森无奈地说,你还说呢,离婚时你把有价值的都搬走了。前妻撇撇嘴说,那也不怨我啊,因为凡是有价值的家具都是我结婚前搬来的。

董木森想起那年残秋,自己去森林写诗,回来时,前妻患急性阑尾炎住院,他急忙跑去探望。前妻用沙哑而凄婉的声音说,诗就是个屁,憋在肚子里难受放出来就好受了,除此没什么意义了。你知道吗,我阑尾穿孔,都套脓了,险些就死了。董木森看着前妻苍白的脸悲痛欲绝,你就是诗,你不会死。前妻说,我宁肯是屁,千万别是诗。我这次病了才体验到,活着是需要金钱的,是最讲实际的。要不是朋友帮助,就住不了医院,我就完蛋了。说实话,不给大夫送红包,我那手术还得排队呢。董木森回答,你为什么要亵渎诗人呢,这个世界都是钱,没有诗,还有活着意义吗。就在董木森说得慷慨激昂时,朋友们赶来医院看望,指责他,写诗顶个屁,把你妻子的命差点儿耽误了!当时董木森难以控制诗情,俯身对躺在病榻上的前妻,吟诗一首:点点轻愁,缕缕萦念。

我面对着你,你那恍惚和迷茫的眼睛凝视着我,你我这样相伴时,短暂地驱走了我难以派遣的空虚和孤寂以及困惑的萦回。前妻对周围的朋友们挥挥手,把这混蛋诗人给我轰出去……

我给你四千,买空调吧。

董木森接过前妻的钱,有些哽咽。

你该过过好日子了。

哪天心脏发作,我就到天国了。

我知道你写诗很苦,你这人,能在火车上帐篷里旅店住,但不能没有桌子写诗。你上回在病房里写,没有桌子,你就在床铺上创作。你说,这就是写诗的战场。我劝你,心脏不好就别写诗,写诗是要激动的。

我以不轻松换取了轻松。

找个有钱的女人结婚吧。

你呢?

我有钱了,找个爱我的结婚。

那我爱你。

你这诗人太穷了。

董木森笑了,笑得呛出眼泪,他觉得胸口疼,就趴在床上继续笑。他确实是爱前妻的,那一夜天冷,屋里没有暖气,前妻喊着冷死我了。他把前妻的脚焐在自己心口,一直把自己的胸膛冰出个紫痕。前妻含着泪水说,你是最爱我的男人。不久,前妻怀孕了。提出要流产,说不能让孩子生活在这个穷窝窝里。他和前妻交涉多少次,前妻决意已定,怎么说也不行。董木森忍痛答应了,当扶着前妻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突然刮起风,拍得玻璃直响。他瞒着前妻写下一首诗:借了我和你们母亲的爱意,上天让你们发芽,在一块丹田里长着,我本该浇水施肥,让你们长好,是我们的罪过,让你们早早地从真实走向虚无,连身影都没留下,让我的心田就这么荒着。也许你们已经转世,成为张家赵家李家的人,在同样爱中长大,只是我们相遇不相识。我的宝贝,不论你们在哪,在夜空还是树梢,都请记住我的话,我将在风里在阳光里,通过许多陌生的手,爱你们。

有半个月没接到前妻电话了,董木森有些不适应,便去了趟前妻单位询问,人家告诉他,前妻跟着总经理等一干人去新马泰旅游了。

董木森浮躁极了,他还是想到森林去一趟,可又苦于没有钱。那四千块钱是前妻给他买空调的,无论如何不能动。他想起老板给他的支票期,便忙跑到出版社,拿出支票给编辑,想通融从里面支出一部分作为去森林采风的费用。编辑看看,说,你的支票早已经过了,再换一张吧。董木森苦笑着走了,命运捉弄了他,他不好意思再去老板那换支票,已经让人嫖了一把,不能再去卖身。

他把自己关在家里,常常听古琴演奏。要不然就跑到河边,看人家钓鱼。他请教人家怎么能钓上鱼来,人家笑笑,说,很简单,你有钱就能钓上来。董木森不解,说,这钓鱼和有钱没联系啊。人家回答,你有钱,就能使鱼塘有鱼,有钱就能买一副好鱼杆儿。人家让他猜猜,手里这副鱼杆儿值多少钱?他接过来掂掂,撑死两千多块吧。人家大笑,说,四万五千块。听完,他受不了这刺激,急忙溜回家,房间如一个废弃的仓库。晚上,他独自坐在唯一的沙发上,任凭汗水在身上滚来滚去。无聊中,他找出电话本想跟朋友们排遣内心的苦闷。从头翻到尾,平常高谈阔论的不少,可真的要找一个倾吐的人却没有。

董木森感叹,现在的生活越来越舒适,现代化的节奏也越来越快,人们在商品社会里忙碌着寻找各自的位置,但随之而来的是人与人的感情淡薄了生疏了防范了,亲情般的无拘无束的交流越来越少。嘴上热热闹闹,转过身就骂娘。

突然电话铃声叫起,董木森忙举起话筒,他愣住了,竟是小鹿的声音?!

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你怎么知道的?

现在你打听有几个心情好的,今晚咱们唱卡拉犗犓怎么样?小鹿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像过滤的金属,亮晶晶的,质感强,而且有弹性。

董木森有些迟凝,我从没唱过……很简单,这卡拉犗犓就是给简单人准备的。你得学会释放情感?

释放情感?

小鹿轻柔的笑着,每个人都在戴面具,释放情感就是把你的面具摘下来,还原你本来的面目,让别人能看清你自己,让你自己也能看清自己。

我去。

董木森放下电话,他坐在沙发上,想安静自己纷乱的情绪。自从前妻离婚以后,他把女人的词汇在字典上取消了,只留下痛苦两字。没想到小鹿那么随便的就把女人的词汇恢复了,而且如此清晰可见。

夜风暖了,浓了,灌在胸口上让人有些醉。

董木森来到事先约定好的卡拉犗犓厅,抬头看看,犗犓厅的名字叫情岛,透着温馨。他左右找,没发现小鹿。于是开始不自在,觉得有些荒唐。小鹿一个电话,自己就屁颠屁颠的来了,好像是寻花猎艳的情场赌徒。他一惯爱自责,他把这当做清白人生的手段。在等小鹿的时间空白里,他想自己为什么会去?前妻离开他一年多,是不是因为缺少女人所产生的孤独?他否定,前妻一走就等于拽走他的五脏六腑,别的女人挤不进来。那么,小鹿为什么能牵动他的心呢?他悟出,自己的孤独是与这个万花筒般的社会有着阻隔,他渴望的那种人际间的感情被金钱腐化了。情感储存久了,也会爆炸,小鹿就是导火索,她那句面具的话刺痛了脉搏。他刚刚想到这,倏地,那一双充满内容的大眼睛在他眼前叠出……你戴面具了吗?

耳畔随风飘来一个甜润的声音,董木森转身,一张漾起无限笑容的面孔映入眼帘。董木森有许多话涌在舌尖儿,却又哽在喉头,小鹿站在他面前,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脸上皮肤洁白光滑,叫月光映得星星点点,把脸罩出圣洁的轮廓,董木森不禁僵住了,

他似乎觉得是前妻站在他面前,眼眶顿时潮湿了,往事如烟。小鹿没有动,任凭他情绪流淌。老半天,董木森才缓过神来,但那痴痴的样子还没散去。

小鹿笑笑,你是我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玩儿的。

这情岛卡拉犗犓厅是个地下室,一条长长的甬道,墙壁上画满了五彩缤纷的图案,都是情侣造型。

小鹿挽着董木森娴熟地在甬道里走着,好像是到了她家。董木森问,你是不是经常来?小鹿笑笑,你信吗?你是我勾引的第二十个男人。董木森不以为然地笑了,你好大本事。一团团潮湿但又夹杂着浪漫的空气扑面而来,熏得董木森心神不定。进了厅里,他发现里面很讲究,装潢也豪华。两人被一位女招待引进里间。女招待对小鹿很熟,两人亲热地打着招呼。里面是火车座式的沙发,董木森突然有些后悔,紧张的就跟进监狱一样,光线朦胧,他差点儿碰到一个女招待身上。董木森和小鹿坐下,女招待在小桌点上一根蜡烛,顿时,小桌上弥漫出一种诱惑。

烛光映在小鹿的眼下,额前显得灰蒙蒙的,但她的脸却显得很白很白,连那细小的脉络都依稀可见。像黎明前的山脉顶端浮现出来的鱼肚白颜色,透着晶莹和水气。他安静地看着小鹿,恍惚中孤独消融了,他悟出,自己骨子里是这样离不开女人。女人是家,是男人心灵深处的家。

世界真寂寞,而唯有女人是解脱男人孤独的钥匙。

小鹿嫣然一笑,你认识多少女人?

董木森真想抚摸小鹿那青春般的脸,他丝毫没有计较小鹿的调侃。盛开的花那样滋润、艳丽,它摇摆的神态鼓动你伸出手去摘。女招待递过来一本歌单,小鹿给了他,董木森接来,翻了翻,犹如翻天书。

此时,他觉得自己离开了这个时代,这一切都那么陌生。他把歌单还给小鹿,抱歉地,我真不行。厅里的人都尽情地唱着,唱得云山雾罩天昏地暗,唱得无拘无束痛快淋漓。小鹿唱了一首英文歌《卡萨布兰卡》,韵味极浓,把厅里的人都吸引过来,情不自禁地鼓掌,小鹿朝四周点点头,看出对这些已经司空见惯。咱们跳舞吧。小鹿说着拉起董木森,两人在狭小的舞池里互相簇拥着,小鹿把身体全部瘫在他的怀里,跳得十分投入。董木森每一个毛细孔都兴奋地张开,他陶醉之极,忘记了缠绕的孤独和陌生。小鹿在他耳边悄悄地说,我到你家去吧,我要爱爱你。

董木森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他就像有人在悬崖旁推了他一把,在空中飘飘欲仙,失去了多年来抗拒诱惑的本能。

那晚的风很凉爽。

董木森神差鬼使地把小鹿领到自己寒酸的屋里,小鹿咂咂嘴,没想到你家那么简陋,你是诗人,应该有很多钱啊。董木森凄楚地笑笑,现在社会上最便宜的就是诗的稿费了。小鹿说,你肯定开玩笑,作家可都是大款。说着,小鹿慢慢靠近董木森,呼出一股股诱人的芳香,董木森还没闻够,人就被小鹿消融了。两人倒在床上,窗上泻出银色的月光,替他们铺好了一切。小鹿解开董木森上衣的扣子,随后就把床头的灯关上。董木森惊诧地,我还没爱上你就上床吗?过程是不是太快了。小鹿甩着满头的乌发,现在什么都简单了,包括爱情。小鹿脱掉上衣,月光也变得含羞了,董木森只觉得眼前溢出一泓青白色,接着,他像是水库决口,那满当当的水流向原野,流向高山,流向大海。

你要我什么?

小鹿说,我要什么,会找你的。

我只能给你写诗。

看出你是专心的男人。

等董木森缓过神,把床头的灯拧亮,小鹿已经离开了,他好像瞬间做个梦。他慌忙从床上蹦下来,发现自己赤裸着,床单被撕扯得不成样子,才意识到确实刚才与小鹿缠绵过,而且动作都很大。他在屋里徘徊,演绎究竟自己怎么了,和前妻恋爱了四年,才勉强上床。为什么会和小鹿这么迅速地进入关系,而且两个人昏天黑地,没有扭捏没有造作,全都尽情发泄。他在吮小鹿的乳房时把她咬得疯喊,说我要杀死你,我要让你一辈子不能忘记……他回忆起小鹿穿衣服时,恶狠狠地对他说,你这诗人太疯狂,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的。他记起自己把小鹿的黑色袜子攥住,迟迟不给她,强迫让她再亲吻一次,小鹿没答应,而是赤着脚穿鞋走的。想到这,董木森寻找黑色的袜子,果然躺在枕头旁,他惶惶地拾起,似乎又瞥到小鹿修长的腿。

董木森知道自己把爱简单了,爱简单了就不是爱了,是性欲。他懊悔,搞不清是自己堕落了还是小鹿诱使自己堕落。电话铃声响起,是前妻从泰国曼谷打来的。前妻说,赶紧买空调,在泰国我感觉到钱不值钱了。董木森狼狈地找不到语言。前妻疑惑地说,你旁边是不是有女人?董木森说,没有,我在空荡荡的屋里,有月光陪伴我。前妻说,不对,我感觉你有女人,你也开始会欺骗人了。电话挂上,董木森还留恋着小鹿身上的芬芳。

董木森从前妻的四千块钱里拿出一千来,义无反顾地去了长白山原始森林,在参天的大树里寻找诗人的感觉,在弯弯曲曲的小径里填补心灵的空洞。

一个月后,他回到充满噪声的城市。他像是注入了吗啡,有了感觉。他记得在原始森林尽头的小邮局,给小鹿发去一封信,里面有他的诗,也夹着一束枯叶。在诗里他写道,爱你感觉无需开口,等金盏花谢了,野百合睡了,秋季的枫叶不再泛绿,我会揣着红苹果,去那株桉树下,你每天必经的路口,把苹果给你,小心呦,那里面可藏着我熟透的心。

没想到他再见到小鹿,小鹿冷冷地说,我求你一件事,你必须帮助我。董木森说,发生什么事?小鹿说,爸爸妈妈把我赶出来,我自己买了一个单元的房子,需要十万,你要给我借到四万。给你的期限是一个礼拜,因为一个礼拜不给钱,那房子就没了。说着她默默等待董木森回答。董木森傻了,他哪借到四万,即使借到四万又怎么还债呢。僵持了一会儿,小鹿说,四万有困难,那就三万,又不是到菜市场,我不能再跟你讨价还价了。董木森想换个话题,说,你看到我给你寄的诗吗?小鹿没好气地,这时候还有心思谈诗,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我要钱买房,现在我还住在朋友家。董木森低下头,他脑子里旋转着该往谁借钱。小鹿说,你倒是说话啊,和我上床时你可一点也没犹豫。董木森喃喃地,你容我三天,我想办法。小鹿站起来,那好,三天后我找你。说完,人影就消逝了。

董木森清理自己的积蓄,有一万块,是死期的。

这笔钱是父亲留给自己的,父亲教了一辈子书,对他说,这钱无论如何别动,除非到了你不能生存的地步。他想现在用父亲留下的这笔钱,父亲若在天得知,不得不扇自己嘴巴子。还有前妻给自己的三千块。还差一万七千块。他想再找前妻,可张不开口。

前妻从泰国回来,很少上他这来了。他打听到,前妻要和一个妇科主任大夫结婚,正在装修新房。他估计就是这个妇科大夫给前妻做的流产。这时候朝前妻借钱,一准要遭受前妻的奚落,更何况难以启齿。

他想起小王领来的那位公司老板,不是让自己写跋吗,或许张口,还能借些钱。董木森见到小王如见到救星,一说写跋,小王轻蔑地说,人家老板早就找人写跋了。董木森忙问,谁啊?小王说出那诗人的名字,董木森一楞,是自己老师辈儿的,德高望重,声名显赫,没想到也混入到出卖自己的行列。小王神秘地,你猜猜老板给他多少润笔费吧?董木森说,一千。小王说,你纯粹是小庙里的和尚,一万。董木森张着大嘴只能喘气。

三天后的黄昏,在一条热闹的马路边,董木森不好意思地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一万三千块,嗫嚅地,我把所有的钱全拿出来了,只能这么多。小鹿把钱倒进皮包里,真没劲,说三万,就这么点。董木森说,你最好数数。小鹿平静地说,这么点钱还用数。说你,你别不爱听,你也够废物的,亏你还是个诗人。

董木森红着脸,我们除了谈钱,还能不能谈点儿感情。小鹿咯咯地笑了,说,行,等我搬进新房,我们在床上再谈谈感情。董木森不甘心,又追问,你读我那首诗有什么感觉?小鹿想想,你别把我看得那么高雅,其实我是个俗人,我只记得有什么红苹果。现在红苹果价钱太低了,五十块钱能买走一大筐呢。董木森克制着自己沮丧的情绪,你的单位究竟在哪?

小鹿不高兴地,我没单位,我不告诉你,我讨厌别人问我单位吗。董木森忽悠意识到,小鹿借钱实际上是空头支票,她不会还自己的一万三千块钱。他有些窒息,心脏憋的没有动静。董木森还是抱有一丝希冀,有气无力地问,今后我怎么跟你联系?小鹿说,我有传呼,你就呼我吧。说完,提着皮包走了。

董木森目送着小鹿在马路上蹦蹦跳跳地行走,看着她拦到一辆红色的出租车,然后出租车在立交桥上行驶,随后一粒夕阳闪烁着光芒,把人照得睁不开眼。他突然觉得自己像山一样倒下,很多人惊异地看着。他怀里还装着小鹿那双黑色袜子,他把它洗干净,准备还给小鹿。他脑海里闪出一条定义,世界原来这么简单。一个礼拜以后,董木森在一个别墅区看见小鹿,和那个让他写跋的老板在散步,还是那么清纯纯的,一缕夕阳罩得两个人圣洁起来。

董木森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一万三千块花的……

 
   

 

·上一篇文章:曲终人散

·下一篇文章:鲁班的子孙



 相关故事


·曲终人散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非我站原创的,按照原来 出处,自行链接)。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