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腊八粥”

一碗“腊八粥”


来源:网络  作者:路草

上海浦东杨家宅里有个老人叫杨桂花,每年冬天烧一锅“腊八粥”是她的老规矩。可事不凑巧,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十二月初五,杨桂花已经卧病在床,“腊八粥”叫谁来烧呢?女儿远在上海西郊,来不了;媳妇,又看不顺眼,不想理她。因为,媳妇刚过门时,做什么事情都不像样,是个马大哈,常常把事情给办糟了。例如,叫她去自留地里打除草剂,她却把菜苗给打死了;叫她给阳台上的花浇水,她却把晒的被子也给浇湿了;叫她烧蹄胖汤,结果烧穿了沙锅;¨¨¨为此,婆媳俩总是口角不断,昨天晚上还为了是否叫女儿或女婿到家里来喝“腊八粥”而拌过嘴。现在,又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俗话说,船到桥自会直。好在已过门五年的媳妇辛丽艳却不想坏了老规矩,丢了老传统,也不想一直与婆婆僵着关系。你看,她一边瞒着婆婆,一边却给西郊的姐夫打电话,让他务必在腊月初八到浦东来一次;她一面照料好婆婆,一面准备烧“腊八粥”。又是买沙糖,又是剥枣核;又是淘糯米,又是去莲芯籽。一直忙到初八早上,总算熬成了一锅“腊八粥”。
辛丽艳一看墙上的钟已走到八点,再一听婆婆的房里还没有动静,晓得婆婆的病还没有好,连忙象前几天一样,端水、拿药来到婆婆房里。
辛丽艳亲切地叫了一声:“姆妈,你好点了吗?”杨桂花象没听见一样,没有反应。
辛丽艳又很亲切地说:“姆妈,我给你洗个脸,然后把药吃了好吗?”这次杨桂花动了一下,却只是摇摇头。
辛丽艳又转身端来一碗热气腾腾、又糯又香的“腊八粥”,更加亲切地问道:“姆妈,请你喝一口我烧的‘腊八粥’,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只见杨桂花身体朝里一翻,头向里床一转,不理媳妇了。
可是,辛丽艳仍在一个劲地劝婆婆:“姆妈,你不是说‘蜡八粥’很补的吗?你多少喝一点,给身体加一点营养,毛病就会好得快一点。你说是不是?”
突然,杨桂花转过脸来,用足了力气,就好象对着媳妇在开机关枪:“你给我走远点好不好?人家都说,丈母娘看女婿么,叫越看越欢喜,不过女婿还没来。而我越看你这个媳妇,真是越看越惹气。你烧的是什么腊八粥?一看心里就讨厌,一闻心里就想吐。你还不赶快给我把腊八粥端走?”
辛丽艳一看苗头不对,连忙不再说话,悄悄地把‘腊八粥’端了出去,轻轻地掩上房门。
杨桂花还在嘀咕:“不想见的,天天在;想看见的,却没到。”
这真是:说到曹操,曹操就到。女婿尤小忠正巧赶到门口外面,看到弟媳妇从丈母娘房里出来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马上就问:“哎呀,丽艳,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辛丽艳一看是姐夫来了,也知道瞒不过去,就一五一十地把刚才的情景讲给他听。尤小忠听了以后,马上安慰了几句,接着又说:“这样吧,你把‘腊八粥’给我,我来给姆妈吃。你看如何?”
辛丽艳心想:你要去,这再好也没有了。只要姆妈能吃了这一碗‘腊八粥’,我的心意也就达到了,不管谁送去,都是一样的。想到这里,就说:“好的,小忠,这碗‘腊八粥’,就让你去端给姆妈吃吧。”
尤小忠接过辛丽艳手中的“腊八粥”,先到灶间里洗干净了随身带来的保暖杯,然后,把粥倒在保暖杯里,再拎了随身带来的补品,推开杨桂花的房门叫了一声:“姆妈,我来了。”
杨桂花一听是女婿的声音,顿时象是吃了人参补药一样精神十足,马上翻身坐了起来;又一看女婿一手拎了补品,一手端了一保暖杯“腊八粥”进来,连忙自己披上外衣,笑眯眯地说道:“喔哟,说到底还是宝贝女婿好,逢年过节总是买长买短来孝敬我。今天一大早,又从上海西郊来到浦东乡下,看看我这个丈母娘。”
“姆妈,这是我们做小辈的应该做的。”女婿边说边把补品放在梳妆台上,把腊八粥端到了床前:“姆妈,现在乘热马上把这杯‘腊八粥’喝了。”
丈母娘连忙双手接过“腊八粥”,眯起眼,闻了闻,喝了一口说:“真不错,小忠啊,这杯腊八粥又香又甜,又糯又软,这味道就象是稻田里的青蛙——呱呱叫。”说完后,就好象铅簸箕簸砻糠一样,霍碌碌碌,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一杯腊八粥一下子就没了。
你看,这杨桂花还在一个劲地舔着杯子口和条羹,真好象要把杯子和条羹也吃下去。
女婿看见丈姆娘吃完了腊八粥,就问:“姆妈,‘腊八粥’好吃吗?”
“好吃得不得了,太好了。”
女婿又说:“姆妈,你知道吗?你吃的这杯‘腊八粥’,就是刚才你的媳妇端来的那一碗。只不过是,碗换成了保暖杯而已。”
“啥?小忠,这是真的?”
“没错。”女婿加了一句:“姆妈,如果你觉得好吃,我让丽艳再给你送一碗‘腊八粥’过来,你看怎么样?”
“这?”杨桂花一听,顿时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真是想哭,哭不出;想笑也笑不出。
这时,丽艳走进房间里。小忠打破尴尬的场面说:“我知道,以前你们俩是有些小矛盾,但俗话说得好牙齿跟舌头总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在一起过日子,那家婆媳没有吵几句的?问题是,吵过以后是否还记仇?我想,只要双方都谦让一点,不就家和万事兴了吗?”
丽艳连忙接着说:“姐夫说的对,以前是我做事马虎,害的婆婆常常责怪我,我还顶嘴,是我不好。现在,我向婆婆道歉。”说到这,转脸向着婆婆连声说:“对不起”。
杨桂兰也连忙摇摇手说:“不用,不用,我也有错。我是在用老眼光看你这个媳妇。其实刚才,是我故意不理你,也是我的错,我也对不起你。你已经是一个很孝顺、很贤惠、很能干的媳妇了。你烧的蜡八粥比我烧的还好吃,我还想吃一碗。”
丽艳点点头说:“妈,你等着,我去盛。”小忠也说:“丽艳,等等,既然味道这么好,我也想吃一碗,我们大家一起吃。”丽艳接口说:“好的,姐夫,我们一起去盛蜡八粥。”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杨桂花自言自语的说:“看来媳妇跟女婿一样好,也很孝敬我。我过时的思想观念该改了。”


·上一篇文章:手足情
·下一篇文章:照片曝出的秘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9108BDIK25CEG4HFACD1CAA.htm


相关内容

·毁掉南宋的一碗堕胎药

水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