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话风满楼

情话风满楼


来源:网络  作者:李晓敏

文/ 李晓敏

    民国初年,湖南邵阳城里有一家颇有名气的大酒楼——风满楼,老板是地方上的一位富豪柳长风。风满楼隔壁有一家叫“千秋绸缎行”的小商铺,老板叫杨千秋,据说是三年前从山东济南举家迁到邵阳的。杨千秋为人经商极讲信誉诚实,童叟无欺。所以在当地口碑甚好,生意也不错。生意闲时,柳长风便喜欢跑到杨千秋的小店去,放着自己的山珍海味不吃,就爱让杨千秋炒上几个小菜,一壶清酒,边饮边闲聊。久而久之,两人便成了好友。
  
    有一年冬天,杨千秋家里接二连三出了几件大事。先是他的妻子和仅有的一个儿子相继染上一种怪病,杨千秋倾尽家中所有积蓄遍请各地名医治疗,均不得方,不到年关便双双撒手而去。店里仅剩杨千秋孤零零一。妻儿死后,杨千秋悲痛欲绝,再也无心打理店中事物,小店生意一落千丈。到了那年除夕之夜,杨千秋家突然又发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幸好杨千秋当时正好不在家中,才幸免于难。得知消息,柳长风忙组织家人及四里乡邻救火,但无奈风势太大,火灭说,“千秋绸缎行”已烧得一干二净,寸瓦不留。杨千秋痴痴地回到烧焚得一干二净的家门前,望着这一切楞了半天,好久才叹出一口气,流出两行泪来。倒也怪,柳长风也太多劝慰他,只是把他拉到自己家中,强装笑颜道:“天灾人祸,人难料及,你不必太多忧郁,先在我家安心休养一段时日,凡事等明年开春再说,如何?”杨千秋也不言语,只是低头暗自流泪。良久,才道:“小弟现在还有一要事在身,须马上回一趟济南老家,就不在贵府打扰了。”说着,起身便走。柳长风便有了几分憎意,一把拉住杨千秋道:“你如把我当成兄弟,便依我在寒舍住下来,凡事等到明年开春再作商议,打算你的前程?”杨千秋就是不依,俩人拉扯半天,柳长风便松开双手,愤恼道:“兄弟,邵这阳到济南,天寒地冻,遥遥千里,你又身无分文,如何启程?”杨千秋楞楞了半天,然后大步跨出柳家大门。
 
    外面正是大雪纷飞,逆风怒号。杨千秋紧紧身上衣服,一路凄然朝城外走去。刚出得城外,只见城外山坡前正停着两匹驮了行囊的高头大马,一个人正立在风雪之中,细看之下,那人正是柳长风。两人面对面站了半晌,柳长风忽然苦笑道:“你以为兄弟真的放心你一个人只身千里回济南么?上马吧!为弟跟你一同回去!”杨千秋沉默了片刻,班道:“到济南山高路远,你又事物繁忙,就不必麻烦了,如果方便,借我些盘缠就感激不尽了!”柳长风不依,硬是执意前往。推辞再三,柳长风只好作罢,取出一个包裹送给杨千秋:“这里有银洋三百块,换洗衣物三套,你就带着开支,另外还骑一匹马去,可省些脚力。”杨千秋也不道谢,接过钱物,跨上马背,长鞭一挥,转眼间便奔出老远,回头望时,柳长风已化作一粒黑点,还立在风雪之中。
  
    回到济南老家,杨千秋的老父老母早已闻得儿子家破人亡的噩耗,又气又悲,双双病倒在床。第二年刚刚立秋,便双双撒手而去。办完后事,借来的钱已经所剩无多,杨千秋便在家乡济南开了一家叫“千秋酒家”的小饭馆。不料经营惨淡,生意一日不如一日,除去所有开销,刚够生活。想要扩大店面,无奈又缺少资金,想想这样经营下去,欠柳长风的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心中甚是苦闷。一日便修书有封给柳长风,平淡地谈了一些自己的情况,称欠柳长风的那些钱还需过一些时候才能偿还,次日就寄了出去。不久,柳长风便差一家人来到济南,和杨千秋闲聊了一阵,起身取出一包囊道:“我家老爷已料及先生的处境,让我转告先生,不必把欠下的那些财物挂在心上,另外,我家老爷还让我带来五百大洋于先生,说让你经商作本用的,待日后赚了钱再还就是了。”杨千秋接过钱来,早已是泪流满面。
  
    有了柳长风那五百大洋做本,杨千秋立即扩大了店面规模,生意渐好。几个月下来,竟有了少许赢利,就在杨千秋准备甩手大干一番事业时,天有不测风云,祸不单行,踏青又莫名其妙被牵扯进一桩命案,糊里糊涂吃了官司,被关进了大牢。变卖了所有家当,各方面疏通关节,才得于放出,出来时,仍然是一无所有。杨千秋想想人生艰难,一时万念俱灰,天天借酒度日。也不知道柳长风在哪里知道的消息,不久便又差人送来五百大洋,杨千秋一声跪倒,挡住那人道:“这些钱我死活都不能要了,回去烦你转告柳兄,就说杨千秋这辈子是用无出头之日了,欠他的情欠他的钱,只好来世给他做牛做马来偿还了。”那家人一扶住杨千秋,杨千秋见到那衣袖上竟有一个好大的补丁,知柳家光景已经大不如前。那家人道:“我家老爷有交代,如先生不肯收这些钱,他让我就永远也不要回去了……先生您能忍心让我一个人四海为家么?”杨千秋见那人如此说道,只好含泪收下那五百大洋。
  
    不久,杨千秋凭着那五百大洋,硬是振作起来,东山再起,又开了一家丝绸行,取名“长风丝绸行”。
  
    那年冬天,正是大雪纷飞的时节,杨千秋正在店中忙乎,突然有人敲门,杨千秋挨着身子开门,不觉得楞了,竟是柳长风披着一身雪花站在门外。杨千秋忙伸手一把扶住,进了屋来,四目相对,泪眼汪汪,好半天竟是无言。

    杨千秋细看柳长风,一脸菜色,衣衫不整,竟是苍老了许多,便知他生意也是艰难了。俩人在火炉旁坐定。杨千秋道:“柳兄怎么孤身一人千里迢迢来了,要是弄坏了身子,如何了得!”柳长风叹了一声道:“世事如云,我把一切都看彻亮了,想想这几年一直忙于生意,都不曾来看望过你,真是薄情了。”说罢,目光在杨千秋店里绕了一圈,像是喃喃自语道:“兄弟生意不见得兴旺啊!”杨千秋面有愧色道:“柳兄,你让我拖累了啊!”柳长风默默半晌道:“旧事再也不要提了,我们俩兄弟好久不曾开怀畅饮,今日句一醉方休如何?”杨千秋便炒了几个小菜,烫了一壶酒,两人喝了起来。直到半夜,杨千秋望望窗外,窗外大雪正酷。便道:“柳兄想必是累了,就请早些安歇吧!”柳长风睡后,杨千秋连夜盘点了所有财物,东拼西凑,只有三百多块大洋,便是一筹莫展。
  
    翌日清晨,柳长风便来辞行,杨千秋挽留再三,柳长风就是不依,杨千秋就不说了,起身拿出那三百多块大洋出来,递给柳长风,惭愧道:“小弟电中就这些赢利,柳兄先拿去缓上一些时日,待小弟日后赚了钱,再并一奉还。”柳长风一把挡住,缓缓道:“兄弟吉人天相,日后前程定当不可限量,这些钱还是留着生意周转,等你日后赚了钱,再还我也不迟!”说完,大步走出门外,杨千秋追出门外时,只看见一个孤单的背影渐渐远去。
  
    如此经商一年有余,杨千秋生意居然好了起来。但不久就起了战乱,各地军阀混战,社会急剧动荡。杨千秋想想人生多变,应该见好就收,便将店面转手让了出去,回家一算,竟有一万余块大洋。仔细想来,从欠柳长风的第一比钱起,竟有整整四年多了。当下就雇了一辆马车,拉上财物,直奔邵阳。
  
    日夜兼程,到邵阳一看,只见昔日辉煌的风满楼早已破旧不堪,门窗紧闭,一派荒凉。杨千秋急了,立即赶到柳家,敲门半天,才探出一陌生人的脸来,道:“你找谁?”杨千秋鞠躬道:“我找你家主人柳长风先生。”那人惊愕半晌,道:“先生来晚了,柳先生他已经过世了。”杨千秋顿时如雷轰顶,问及,那人道:“柳先生这几年来,一直生意惨淡,到前年时,竟欠了一身债务,后来据说去了一趟济南讨债,不知为何分文不得,竟一路乞讨回来,回来说便染上一身恶病,不久便去了!”杨千秋悲从心起,又问那人:“可知柳兄家人去处?”那人也很善良,便带杨千秋拐进了一条破旧的小街,见一草房,便道:“柳夫人和她儿子便住在里面了。”杨千秋推门而入,见到嫂子和侄儿,少不了一场痛哭。而后,几人来到城外乱坟岗,远远见到一座孤坟,墓碑上书:柳长风之墓。杨千秋狂奔过去,抱住墓碑,一声:“柳兄啊,小弟来迟一步!”便晕了过去……
  
    不久,邵阳城内出了一件大事情:风满楼和原来的柳府又被人高价买回了,风满楼再次红红火火挂牌开张,仍叫风满楼,老板依然姓柳。
 
     风满楼开业的那一夜,邵阳城下了一场大雨!


·上一篇文章:打工妹的成功之路
·下一篇文章:山坳里的故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3119J8K1DA55FF4616G21338.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