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夫人

临时夫人


来源:网络  作者:薛霄九

    春天来到美丽的温江市,热情好客的温江人,用友谊和微笑迎来送去一批批前来观光的港澳同胞、国外侨胞、外国朋友和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旅游者。
    这天,久雨初晴,各处名胜景点游人如织,摩肩接踵,购物中心更是熙熙攘攘,生意兴隆。此时,只见一个四十多岁手提黑色小皮箱的黑大个,拉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郎匆匆离开购物中心,那女郎似乎顾虑重重,十分秀气的脸上不时露出尴尬的神色。难道这黑大个对女郎有什么不轨行为?
    其实,他们是两厢情愿。刚刚认识不到三分钟,就达成一项“君子协定”,要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
    说特殊,那真叫特殊。刚才,打扮入时的女郎正在购物中心闲逛,被黑大个瞄上了。黑大个凑近女郎的耳朵,开门见山地轻声问道,“喂,小姐,要赚钱吗?”
    “赚什么钱?”
    “我需要一次特殊服务。”
    “什么特殊服务?”
    “请小姐做我的临时夫人。”
    “流氓!”
    “不,请不要紧张,这是一项对小姐毫无伤害的临时服务。”
    “毫无伤害?”
    “对,我会付给你报酬的。”黑大个指了指手中的小皮箱。
    “那……那要看怎样服务。”
    看来,女郎听说有报酬,口气一下软了下来。
    “不进房间,不做那种事,只要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只需一个小时,我付给你一千块钱。”
    “一千块?”女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一分不少,一秒不超。现在是十点三十五分,怎么样?”
    “那就试试看吧。”女郎一点头,黑大汉立即伸出手来,拉起女郎就走。
    他们穿街越巷,花了二十分钟,来到东湖宾馆门前。黑大个吩咐一番注意事项,搂着女郎的纤纤细腰,亲亲热热地走进了宾馆接待大厅。
    “哈罗,密斯特王!”只见大厅的高级沙发上站起一位金头发、高鼻子的老外。
    “约瑟先生,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夫人。”
    “你好,夫人!”
    老外说着就拉起女郎的小手,“啧”地吻了一记。
    “嘻嘻……”不知道是因为那位老外的毛胡子大嘴触到皮肤感到痒,还是觉得这种西方式礼节有趣,女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对不起,你们中国人的礼节应该是握手。”老外刚想改变礼节,黑大个一把拉着老外说:“走,进你的
房间谈吧。”
    “OK,四O七号,女士先请!”
    “不,我不去房间。”女郎一脸慌张。
    “我夫人误会了。”黑大个说:“这样吧,夫人,你在这儿稍等片刻,我们上楼。”
    “请!”
    “请!”
    黑大个丢下女郎,和老外走进了电梯。
    女郎买了一杯饮料,慢慢吸着。
    黑大个办事还挺快,二十分钟不到,他一手提黑皮箱,一手提红皮箱和老外下楼了。
    黑大个对老外轻声说了几句话,将黑皮箱放在女郎面前,抬脚要走,女郎站起也要同行。黑大个指了指黑箱子说:“夫人,请你看好你的东西,这位外国朋友会关照你的。现在是十一点十五分,离十一点三十五分还差二十分钟,我会按时回来的。”说着大步跨出门外,拦住一辆出租汽车,走了。
    服务时间没到一小时,女郎只好重新落座。
    老外招呼服务员,送上两杯咖啡。“请,小姐。”
    “谢谢!”
    女郎喝完咖啡,一看时间已到,却仍不见黑大个回来。“不好。他说话不算数。”女郎站起身就要走。老外急忙拦住女郎:
    “你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
    “要等你的丈夫回来,你才能离开。”
    “丈夫?他不是我的丈夫,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他是谁?”
    “不知道,我只答应他做一个小时的临时夫人。”
    “临时夫人?啊,我们上当了。”
    “你也上当了?”
    “你的丈夫,不,那个大个子与我兑换美金。”
    “换丁吗?”
    “没有。刚才他应该用八万人民币与我交换一万美金。可是他打开皮箱,里面都是女士用的卫生纸,还有一盒化妆品,说什么将自己装钱的皮箱搞错了,要回去取装钱的皮箱。”
    “那你将装美金的红皮箱给他了?”
    “他说要验证一下,我的钱是真是假。”
    “你就这么放心?”
     “他说有夫人你在这里等候,我就放心让他拿走了。”
    老外懊丧地一筹莫展,把头埋在双腿之间,一个劲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女郎打开黑皮箱,果然是几包妇女卫生巾和一盒永芳珍珠膏。她再一翻找,发现一张纸条,纸条上用报纸上剪下来的字接成这样一句话:“为感谢我的第三位临时夫人的密切配合,特赠送一盒永芳珍珠膏。你若报告公安局,连一盒化妆品也得不到,并当心我的报复。”
    “哈哈,朋友,我还有一盒化妆品作为报酬,你呢?”
    “我毫无办法,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只当被蛇咬了一口。”
    “你不报警?”
    “报警?自找麻烦。”
    “不,这是在中国,我带路,并为你作证。”
    “那……太感谢你了。”
    于是二人匆匆离开了东湖宾馆,来到了市公安局。
    公安人员把他们领进预审室。咳!绝了!奇了!神了!两名警察正押着黑大个等着他们哩。
    当公安局长将被骗的红皮箱交到老外的手里时,他又是高兴又是疑惑。
    “我们还没报案,你们就破案了,真是不可思议啊!”
    老外打开红皮箱,一点数,一万美金,分文不少。他拿出一千美元,送至女郎面前,激动地说:“小姐,感谢你帮助我找回了我的损失,这些钱,作为报酬吧。”    。
    “哈哈……”女郎笑着推开—千美元酬金,说:“黑大个说给一千元,现在你也要给一千元,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错。不过,朋友,我不会收你的钱,请你记住,下次要换钱用,请到我们中国银行,一万美元兑换七万多元人民币,虽说比黑大个少了几千,但不会上当。”
    “小姐,你是中国银行雇员?”
    “不,我是公安局刑事侦察员。”
    “啊,中国女侦探!你们是怎么抓住黑大个的?”
    “像这样的案子,本市已经发生过两起。我们派出几名刑警,寻找机会引犯罪分子上当。当黑大个与女刑警达成协议,‘临时夫人’就打电话向总部发出预定信号。总部派两名刑警盯住黑大个。为了端掉黑大个的老窝,追回以前两位外宾被骗的钞票,我们在宾馆没有当场抓他,继续跟踪罪犯,终于以一牵三,一举破获黑大个三起诈骗案,”
    当公安局长说到这里,老外竖起大拇指连声说道:“OK,中国警察!”

  ( 薛霄九)


·上一篇文章:“神笔”遇“神医”
·下一篇文章:谈“妻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2252FKKIE70IIK77B3A18IJB.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