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打工记

澳洲打工记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之所以想起来写一写打工的经历,也许是因为不大开心吧!

我到澳洲的第三个星期就开始打工了。在华人饭店。临行前一直向妈妈保证要自己打工赚生活费,不能说了不算。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嘛!其实我一直没真穷过。直到来到澳洲。刚开始一直担心未来的老板凶。我这人胆小,外表似乎如此,心里绝对以自己当老大的那种,受委屈不得。我工作的这家饭店老板不凶,是个漂亮的女老板。就是抠门。钱给的少,活却要多多的干。刚去的时候是干的最累的活,拿最少的钱。不过,我一周只干一天半,足够生活费。就这不到20个小时的活也把我累的半死。通常,干一个下午要两天才能缓过来,干一整天需要三四天才能活过来。每学期我学四门。最怕作业在周一交。因为周六打工干全天,周日的时候累的根本用不上脑子,为了周一的作业不得不熬夜。女孩子嘛,熬夜会老的。所以心里好大不舒服。好在,全是小组作业。组员多做点,我就少做点。他们少做了,我就大发脾气。呵呵!

刚打工的时候,特喜欢‘炫耀’。每每致电家里,都告诉妈爸我多能耐。干这么久还没摔过一个碗筷,也没惹怒过老板。要知道,以前在家我连碗都懒的洗。饭做的不好吃还要发脾气的大小姐呀。哥哥让我下楼打酒还要付费五十给我。妈妈一直担心我干不来这种活。现在看看,我本质里除了有白领一族的精髓,其实还有蓝领一族的血脉。真是‘多才多艺’。:)可后来渐渐少谈这些了。真的是累了。每次打完工就和同屋的姐妹一起抱怨打工的辛苦。在饭店里,最珍贵的是和那些象自己一样打工的姐妹的友谊。其他的都是垃圾。厅前香港客人装酷,连句人话都不说。老外客人笑脸相迎,回头就打电话向老板COMPLAIN。还有好多老色鬼,除了吃饭就是色迷迷的寻觅中国小姑娘。厅后厨房里除了刁钻怪僻的男老板,还有一群小色鬼。当然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累。我看刷碗的男生抬一筐又一筐的碗,我都替他腰疼。我们这些WAITRESS更惨,要拨开人山人海的站着等位的顾客,端菜送饭。面对着他们吃完的狗屎垃圾一般的饭桌,一边幽雅的对客人问吃的愉快么,一边忙不迭的把一切弄好弄干净。

记得一次一个姐妹跑过来对我们说,某桌的老夫妻对她非常感兴趣,和她聊了好久,还要了她的电话,说以后联系。我们问她人家和你说什么了?她说,老夫妻以为她是从中国逃难来的,所以特别‘关心’。SIGH。练英语也不至于卖尊严呢。告诉他们你是大学生,读硕士。相当名牌大学,相当不错专业,相当优秀的学生。如果是我,我这么说。吹死自己先!

这样的打工,我干了将近九个月。除了劳累,我想我体验了没打过工的人体验不到的种种感受。起码我记住,等回国去饭店吃饭,对每位上餐的服务员都要说一声:谢谢。

离开饭店时,是我毕业的时。毕业后我有更多机会选择职业。我跑了几家鬼佬中介找OFFICE工,因为手头只是学生签证,碰壁。于是,找中国中介先介绍一份兼职。顺便说一下,我不建议找中国中介。他们要钱,通常还很能骗人。他们手头的工作都是广告上抄来的,至少鬼佬的工作如此。如果你耐心留意报纸上的工作,相信一定能找到工作的。我当时是不想给香港华人干活。他们心黑而且还能欺负人。同时我还需要钱付我漂亮的UNIT房租。没办法,只好低头找了华人中介,老老实实交了200块。

第二份工是鬼佬的工,水果店。当时找工的除了我,还有一鬼妹。当时心想,这下FAIL了。结果,我留下,她走了。此水果店是大型超市,每个水果都有一个NUMBER。鬼妹一见要背这么多号码,吓跑了。我耐心背了二百个号码,保住了工作。数字对中国人来说,A PIECE OF CAKE么。这个工作PAY的不错,就是离我住的地方远。我每天要起早,很痛苦。大老板是意大利人。意大利人很抠门,他专门雇佣年轻的高中生、初中生。因为店里是按年龄给薪水。有的人一小时才7块。我长的小点,蒙混过关。等他们发现我的年龄时,已经不好意思辞退我了。二老板是我的顶头上司。她是亚洲某国人,非华人。她对我特别好。别人迟到她会发脾气。我迟到只要对她西西笑笑,她也就不和我计较什么。所以,我迟到次数远多过不迟到的次数。她还让我用她的帐户练习收款。受人滴水之恩,我得回报吧。她说店里需要人,非让我干全职。要知道这个工作干几天可以,全职我可受不了。所以,忍耐到第三个全职周来临时,我终于股足勇气向她辞职。真的很对不起她。

在这水果店里我遇到了很多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可怜的小孩子们,还没怎么享受过国内的花天酒地吧?!早早走入社会磨练自己。我觉得他们每一个都是比较不错的小孩。有一个叫阿宝的小男生,长的酷酷的、帅帅的,放假里几乎每天都在店里干活。不是抬一箱箱的水果,就是推一车车的西瓜。我叮嘱过他几次:不要干的太辛苦,年轻的时候不注意,等你年老了身体也都完蛋了。他笑着说没事。一次我把同样的话说给和他同龄的另一个男孩,那男孩激动地说,这里还没人这么关心过我,谢谢。我想,也就中国人照顾自己人吧,别国的人谁管你死活呀。除了说QUICK,QUICK,就是瞪死鱼眼睛。

我最怕店里的音乐响。放的音乐都是些我在国内听的流行金曲或怀旧歌曲。想当年坐在OFFCIE里的摇椅上,边享受音乐边干白领女性的‘舒适’工作。而如今,和比自己小了近一轮的孩子们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做苦力。不时还要受小头目的骚扰。我都快哭了。我心里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差距。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

辞去此工作的那天刚好是三十。辞职后第三天我拿到PR。

第三个工作是一家华人饭店。只干了一晚上。我炒了老板。饭店本来生意不是那么好,至少我在的那天不好。没事干么,老板还非让我们找事干,一分钟不能停。我们几个服务生只好轮班‘骚扰’顾客,一分钟倒一次茶。后来顾客吓的一见我们走过就用手挡茶壶,连声说‘不用了不用了,够了够了。’没活干还不是大问题,大问题是老板娘太挑剔。无时无刻象苍蝇似的盯着你,挑剔的象在找女婿。干完一晚上,老板娘替我找了一堆我不符合标准的理由,然后说下周你再来。我想了两天,写了张便条悄悄递到店里。请辞。

这个饭店里和我一起工作的有俩帅帅的小男生,两人都才念高中。一个肯干,一个油滑。他们待人接物的本领已经远超过我。人才呀!另一个中年人已经在此店里干了很久,整个晚上他都在给我讲店里有哪些顾客是黑社会的大哥大,哪些是社会混混、小流氓,哪些是大哥的家属。吓的我不敢随便乱看。还真的有几个象小流氓的人一直朝我看,好象正应了他的话。我心里都发毛死了。一心想,在这里干下去我还能安全活到明天么?!!!

第四个工作是我现在做的。意大利人开的水果店。这个工作是我从黄页上查到的。因为我有过水果店工作经验,所以再找水果店就好找些。我本来一直找OFFICE工,或者IT工作。由于本人IT技术本领太差,面试被人问了张口结舌。又由于想马上回家先赚机票钱,于是重操旧业。我好面子,怕别人问起PR后的工作。没想到干活第二天就遇到老同学。第三天同时遇到两个同学。真是没面子啊!

基本上这个工作比前几个都轻松的多。起码工作一整天后能正常思考、正常吃饭。可是,在这个店里我遇到了更大的麻烦。因为这里的男人几乎全是色狼,除两个未满十六岁的小孩之外。店里的伙计大部分都是老板的亲戚,很多都是上了年纪的。年轻的几个都是雇的。鬼子中,我觉得属老头最色。年轻的鬼子一般都找鬼妹玩。老鬼子没财没貌的,才以为‘外来妹’没钱好欺负,所以尽显本’色’。老板是六十多岁的老头,和妻子感情不好,属于色狼之首。在店前收银的是他的女儿们。在后面装水果的就只有新来的我,老员工:贝和AMY。AMY是某亚洲国家人,生性风流,属来者不惧型。但没有甜头她可不玩真的。贝是单亲妈妈,带十几岁的孩子过。贝的故事很惨的,这里我就不说人家的家事了。我们老板是先骚扰贝的,被贝严词拒绝后,开始’专情’于AMY。AMY对他眉来眼去他就开心,稍不如意就找理由说她。老板本来对贝最好,被拒后态度极差。贝为了儿子和生活,只好忍屈求全。AMY不一样,四十多的她象小女孩一样笑,和谁都弄逗一阵子。老板都能为此吃醋。贝一直提醒我,有老板和AMY在的时候不要在旁边傻站,立马离开。她以前不知道,还被老板臭骂。可以想象,老板要和女人调情,谁在旁边都得被骂!!!

我,深受教育,倍感凄凉。在这里,我虽然年轻,但老板会放过我么?!今天眼睁睁的看到老板骚扰贝,借机拉住贝的手不放。贝脸都红了。大庭广众之下呀。没人吭声。我站他俩后面都看傻了。后来问贝的情况,贝说:我还有儿子要养呀,又能怎样?!我好害怕。如果他骚扰我,我该喊什么呢?我真希望他能两周之后再采取行动,因为两周工作也就够机票费了。:P

贝说AMY签证到期了。她一走就只有我和贝任人宰割。昨天我就被老板批了。他说我整天不笑。废话,谁干活时总咧嘴笑。我赚钱的时候都不笑,只有花钱时才笑。心里这样说。再说了,我哪敢笑呀。根据我的经验,一般女子没事总笑会让男人产生误会的。何况面对这么一窝狼。今天老板又问我单身还是已婚。我说单身。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谎称有。(身后一片叹气声,众色鬼无比遗憾)。他又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哼唧了很久才编出一个理由。我说,我和朋友都没钱,结婚要房子的,我要赚钱买房子才能结婚。老板狞笑说,哈,女人怎么能在年轻时找个没钱的卖命干活?等老了享受啊?!我大声说,I MARRY FOR LOVE,NOT FOR MONEY。我想让屋子里打我主意的人都听到,扯嗓子高喊了一句。过后我特得意地问贝我今天表现的不错吧?这么一宣言再没人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小女子我不是爱财之人呐。贝哼了一声说,别美了,他以后照样还是会骚扰你。FAINT!

除了老板以外,我还很怕另一个人。山。他不是老板的亲戚中人。年轻,帅。他从我一来就开始要追。贝告诉我几次。我没在意。鬼子么,能有几个不喜欢年轻亚洲女孩的呢?管你有多丑,只有你有一副亚洲面孔,娇小身材,总会有百八十个鬼佬为你痴迷的。我来了澳洲之后拒了不少大街上求爱者。我不漂亮。只是我是亚籍‘小妹妹’而已。我喜欢中国人。喜欢听中国男人讲笑话。即使是黄色的,也很动听。鬼佬能说笑话么?恐怕他们连听都不会呢。

山喜欢我。山很帅。有一次下雨,山穿了一身黑雨衣,开着搬运车进来。水淋在他头上眉上身上。太COOL了。(没出国以前我以为只有电影里才有帅哥,没想到来了澳洲遍地都是帅哥。好看的老外太多了,太常见了。还有仙女一样的鬼妹。上帝真的很不公平,给他们白人造的那么完美,象ANGEL。有时看鬼妹,我真的很自卑。)说实话,我自认为我这种老传统的中国女子绝对不会喜欢上没进化好的长毛鬼子。可是,面对如此之帅的人,山。我也只好稍微动一下凡心。只动一点点。

对老头子们的媚眼,我有时回一个微笑。毕竟人家岁数大了么,照顾一下。对山的媚眼,我都视而不见。有时心里暗笑,他都抛了一天了,不累么。还是中国GG懂得养生。很少见他们抛,一般也就是远距离斜视一下。今天下班后被山堵住了。他请我放假那天喝咖啡。我不说话直摇头,最后说我有男朋友了。他急的脸都红了。问我,只是喝茶聊天的朋友啊,这都不行么?我忽然觉得自己太迂腐了,交个老外朋友也不等于非要和人家上床呀。虽然没报着练习口语找鬼子男友的念头,但人家急的脸都红了,我也太不能不给面子了。一时心软,答应了。我其实考虑的也挺多的。我可能还要在这里工作一阵子,全面应付老板已经够消耗精力,再树一敌,那可吃不消。

我可没和鬼子约会过。我很害怕。万一受骗怎办?万一他不是以普通朋友那样对我怎办?再万一。。。。。。。我喜欢上他,怎办?!:)

今天发工资。老板没按我刚找工时他说的价钱付钱。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天实习或者第一周按TRAINING付。又一转念,不是按受骚扰程度给工钱吧?!!!!!!!哭。

回家的一路上我还在想,受老板骚扰时应该把水果扔他脸上,然后骂一句什么英文。骂BULLSHIT,还是SHIT呢? 大家能不能替我想一想?!


·上一篇文章:弱女为救父舍身嫁人 碰上调包新郎逃婚20年
·下一篇文章:“神笔”遇“神医”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2014D4832H6GIFGF08BD7F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