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女为救父舍身嫁人 碰上调包新郎逃婚20年

弱女为救父舍身嫁人 碰上调包新郎逃婚20年


来源:网络  作者:骆南华 黄忠平

一个17岁的少女为救患了重病的父亲,忍痛辍学舍身嫁人。新婚之夜发现托附终身的人竟被调包成一个相貌丑陋的中年跛子。少女在黑夜中逃婚出走,离开家乡桂平,却又被人贩子卖给玉林市一对禽兽兄弟为“妻”。被折磨发疯后,再次被“转手”卖到山东……

20年过去了,昔日的少女已生儿育女年近四旬,但思乡的情结却魂牵梦萦。在丈夫的支持下,夫妻俩奔波千里,终于在2003年春节回到广西桂平——


弱女舍身救父 碰上调包新郎

1962年10月,谢桂英出生在桂平大洋镇蕉树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家中,她是长女,身后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轻度弱智的弟弟。尽管生在农家,但一家五口平日里其乐融融。谢桂英酷爱读书,父母尽管斗大的字认不了几个,却节衣缩食支持女儿读书。

17岁那年,已出落得清纯可人的桂英读到了初三。就在她奋力复习准备迎考时,噩耗来了。那天她父亲又如往常一样到田里劳作,突然倒在田里昏迷过去。醒来后,昔日家里的顶梁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在谢桂英眼中高大的父亲成了一个口角歪斜、无法说话的瘫子。失去主心骨的母亲面对变故显得手足无措。看到家里的境况,谢桂英含泪收拾课本辍学回家。

为了能让父亲站起来,谢桂英的母亲想了一切力所能及的办法。草药吃了不少,奇迹却没有出现。母亲转而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神婆”身上。围着瘫痪父亲的床边作了一通“法”,拿了主人借来的钱财后,“神婆”又交代再办一件喜事来“冲”,就可以“喜到病除”了。

这可难倒了谢家:孩子们都还小,家里又一贫如洗,拿什么来办喜事呢?思前想后的母亲最后想到了桂英。为了这个家,她偷偷找人为女儿张罗婚事。

在媒人的穿线下,附近家境富裕的李家答应相亲,看好后可以给一笔可观的聘礼。相亲那天,母亲把事情和女儿一说,桂英就老大不愿意。母亲哭着劝:这也是为治父亲的病。桂英不再说什么,默默地点了头。相亲时,桂英发现对方是个腼腆的小伙子,模样也还过得去,就勉强答应了这门亲事。

见谢桂英答应了亲事,大喜过望的男方就三天两头催促办婚事。很快,在热热闹闹的婚礼中,谢桂英被迎娶到李家。夜幕降临,谢桂英心情复杂地迈进了新房。让她大吃一惊的是——坐在床边的竟不是白天和她拜堂成亲的小伙子,却是一个容貌丑陋、30出头的跛子!

在她追问下,“新郎”说了实话——原来,此前和桂英相亲、拜堂的小伙子是他的侄儿!

半夜逃婚出走 又遇禽兽兄弟

谢桂英知道内幕后,气得浑身发抖。那跛脚男人挟着一股浓烈的酒气扑了过来,桂英赶忙闪身躲开。折腾了好几回不得逞,酒气上涌的“新郎”终于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洞房里两对红烛越烧越短,谢桂英心神不宁地坐了大半夜。难道这辈子的青春和幸福就这样被埋葬?思来想去,她作出了一个大胆决定:离开这个人,离开这个家!她悄悄地脱下新装,轻轻拉开门栓,奔进夜幕中……

天蒙蒙亮时,谢桂英逃到了相邻的麻垌镇。又惊又怕的她蜷缩在一家旅馆门前,害怕后面会突然冒出追赶的人。天大亮时,她走在街道上仍不敢大意,不断地走走停停又回头张望。

她的神态很快引起一个中年妇女的注意。她靠近桂英,亲切地问她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谢桂英含糊地说自己想找一份工作。这名妇女立即高兴地说,她有一个表妹在玉林一个乡镇邮电所工作,刚好想为孩子找个保姆。

桂英犹豫了好久,终于在中年妇女的游说下动了心。她盼望有一天能拿着自己挣来的钱替父亲治病,能退了那门婚事。

谢桂英万万没想到,在她一脚跟这名妇女踏上开往玉林的班车时,同时踏入了另一场灾难中。到玉林后,热心的妇女给桂英递上了一杯水。没有多想的她一饮而尽,等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置身在一间已被反锁的泥坯房中。

桂英又哭又叫,却一点回应也没有。夜晚,正在她痛不欲生时,门外传来几声狗叫,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窗口里递进了一碗米饭,同时传来一个男人的话:“你就别闹了,乖点听话,不然就揍你!”

过了不久,门被打开了,一个高瘦的男子提了一盏油灯进来。他放下灯后一阵乱扯,把桂英的衣服剥光。任凭桂英如何哀求,那男子不理不睬。桂英张嘴就咬,这下激怒了那男子,抡起拳头就打。这时门外又跑进一个瘦小的男子,抓住她就往床上摁。在无可言状的痛苦中,桂英被两人强暴了。

事后,高个子对她说:“我们兄弟花钱买你做老婆,以后就和我们过日子吧,别惹老子不高兴!”

从此,谢桂英成了这对禽兽兄弟轮番泄欲的工具。白天他们外出劳作,把她锁在房里。晚上轮番对她进行摧残。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实在忍受不了的桂英把衣服打成结就上吊。但想死也死不成,时刻防止她逃跑的兄弟俩把她解了下来。这样过了6个多月的非人生活,谢桂英终于趁两人下地干活时逃了出来。

由于地形不熟,她走了好久还是没走出村子。两个男人带人把她追回后,一顿棒子把她打得死去活来。打完了还不解气,那名瘦小的男子又强暴了她。在巨大的精神和肉体痛楚中,谢桂英彻底地崩溃了。她对着施暴的男人发出一阵阵刺耳的笑声——她被逼疯了!

疯女再遭“转手” 幸遇老实农民

尽管谢桂英已经精神错乱,但禽兽兄弟对她肉体的凌辱却没有停止。昔日靓丽的姑娘,已蓬头垢面变得不成人形。她一会儿哭一会儿又傻笑,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日子久了,那兄弟俩也觉得厌烦,就商量着把谢桂英卖掉,捞回点“老本”。

他们叫人把桂英梳洗一番后,把她带到玉林火车站,和事先联系好的人贩子接上头。可怜的桂英傻笑着跟人贩子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第二次被拐卖后,谢桂英离家乡桂平越来越远了。几经转车,最后被卖到了山东省一个偏僻的农村。买主叫徐东良,是个30多岁、憨厚朴实的庄稼汉子。

看见买回来的“妻子”是个疯子,他心凉了半截,但农家人特有的善良又使他顿起怜悯之心。他下决心:不管这个疯女人会不会好转,绝不抛弃她。谢桂英刚来时经常犯病,哭闹不停。为了让她能安静下来,徐东良像母亲对孩子一样抱着她轻声安慰。他还拿出自己的积蓄带她到县城看病。

在徐东良的精心照顾下,谢桂英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再也不莫名其妙地哭闹了。但对于自己来自何方,为什么到了这里等往事,她仍然记忆模糊。

谢桂英病情得到控制后,为徐东良生下一个女儿。徐东良对待母女俩像宝贝一样,家里的重活不让她干,有好吃的东西留给她们。在徐家,一到冬天就特别冷。自小生长在温暖南方的桂英手脚生起了冻疮。徐东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赶紧买回药一遍一遍地为她涂上。

在徐东良的关爱下,谢桂英失去的记忆也渐渐恢复了。有了好的依靠,加上丈夫勤劳持家,他们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两年后,两人又添了个儿子,一家4口美满甜蜜。

谢桂英康复后,不仅适应了当地的生活,还说起了一口流利的山东话。她跟着丈夫学会了蒸馍、包饺子,成了地地道道的山东家庭主妇。

转眼间,谢桂英在徐家过了18年。当年蓬头垢脸的疯女已经是身体正常白胖红润的中年妇女。女儿读了高中,儿子也上初中了。家乡的人和事也一幕幕地在脑海里重现。

思乡情切的她找来地图,常常抚摸着地图上广西桂平的位置,久久不移动目光。

女儿终于回家 母亲痛悔当年

谢桂英的这些举动都被丈夫看在眼里,他知道妻子在想家。

对妻子的心思,徐东良处在矛盾中,他不愿意妻子这样闷闷不乐,又怕妻子回家乡后有什么变故。谢桂英笑着说他:“老徐,都和你那么多年了,我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被妻子看透心思,老徐不好意思地笑了。

转眼快到2003年春节了,夫妻俩一路转车终于来到广西桂平市大洋镇蕉树村,进村时只差一天就到大年夜了。凭着少时的记忆,谢桂英很快站在了自家的土房前。目睹旧屋旧门,她连声说:“是这里了!我的家是在这里了!”顿时号啕大哭。徐东良轻轻拍着妻子的背:“别哭别哭,到家就好了,到家就好了!”说着也陪着妻子掉眼泪。

门外的哭声和看热闹的孩子的叫声惊动了屋里的人,门开了,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谢桂英对老人凝视良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抱住老人双腿:“妈妈!妈妈!我是女儿桂英啊!”

老人听不懂她的山东话,但“妈妈”两字却是听懂了。老人摇摇头:“我不是你妈,你认错人了。”桂英一听急了,连忙卷起左衣袖露出胎记,但却无法用家乡话表达出来。

在旁人的翻译下,老人终于弄明白跪在面前的女人是自己失踪了20年的亲生女儿!老人拉起桂英老泪纵横:“你真是桂英啊!当年都是妈作孽害了你啊!”两人抱头痛哭,围观的村民见到此情此景,都忍不住悄然落泪。

母亲随后告诉桂英:让桂英出嫁后,自己一直悔恨内疚,四处找人打探女儿的下落,无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桂英走后两年,父亲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作者:骆南华 黄忠平


·上一篇文章:抢劫案发生以后
·下一篇文章:澳洲打工记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1653AEK94GJCD50KG41464H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