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局长

谁是局长


来源:网络  作者:大漠孤鹏

贾鸿儒开完会,掏出手机,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今晚在局里值班,不回去了,然后,来到南风大酒家。这酒家是三星级,进了大厅,上了二楼,就是娱乐总汇,门前坐了一排浓妆艳抹的小姐。贾鸿儒眼睛扫了一圈,挑了一个最漂亮的小姐拥着进了小包房。包房里灯光很暗,贾鸿儒和小姐唱起了卡拉OK,唱累了,跳舞,跳累了,就去开了个房间。两人洗好澡,上了床。
贾鸿儒正跟小姐云里雾里的时候,有人按门铃。他开始没有理会,可这门铃一直响个不停。贾鸿儒火了,冲门口喊:谁?没看到门上挂的牌子吗?
警察!门口的人看到半天没开门,也有点火了。警察?警察怎么啦?警察也不能随便敲客人的门吧?贾鸿儒对警察并不买账。打开!接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一对男女警察进来了,小姐吓得刮刮抖,贾鸿儒像没事一般嚷道:你们侵犯公民隐私,我抗议!警察出示了一下证件,说:对不起,跟我们走一躺。
贾鸿儒和小姐跟着警察出了酒店,看到门口停着警车,一些男男女女低着头在上车,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在摄像,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他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这是市里的扫黄行动,赶紧用手捂着脸,老老实实地上了车。
警车呼啸着开走了。车开到公安局停了,车上的人全部下来,被带到一个大厅里,然后一个一个被叫出去。贾鸿儒知道这是问话,是要弄清每个人的身份。他虽然去酒店干这种事不是一次了,但被抓还是头一次,心想要是身份真的曝露了,就全完了,不免也有些紧张起来。突然,他一拍自己的脑袋,心里对自己说:真是的,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原来他想起了公安局的史局长,他们是老朋友了,史局长的儿子上重点初中是他帮的忙,现在要上重点高中,正等着他帮忙呢,自己这点生活小事,算不了什么,只是史局长一句话的事。想到这里,也就镇静下来了。
轮到贾鸿儒了,他被带到一间办公室,看见正面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警官,侧面坐着一个年轻的警察,手里握着一支笔。等贾鸿儒坐下了,对面的警官问他姓名、单位、职业。贾鸿儒说要见史局长。警官问他是史局长什么人。他回答说是朋友。警官说:你不可能见到他了,这里由我负责。贾鸿儒说见不到史局长就不说。警官说不说也可以,就在局子里呆着,什么时候说了什么时候出去。贾鸿儒一想,坏了,这要呆上两天还不全完了,俗话说阎王好说,小鬼难缠,得想个办法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就说自己叫吴源则,是教育局局长秘书,局长派他出来开会的,开完会想到歌厅放松一下,没想到被小姐勾引了,自己立场不坚定,教训深刻啊,这是第一次,以后不会再犯了。
警官问他的证件,他说没带,问他没有证件怎么开的房,他说常来唱歌,同酒店的服务员熟悉了。警官问他要单位电话,贾鸿儒就把教育局值班室的电话告诉了他。警官拨通了电话问:是教育局值班室吗?你们局长的秘书是不是叫吴源则?好,请转告你们局长,请他现在就到市公安局来一下。
贾鸿儒没想到警官要局长来领人,这下傻了眼。脑子一转,马上说,警察同志,我能不能给局长打个电话,这样可以快一点。警官说好吧。贾鸿儒掏出手机,拨通后说:你是贾局长吗?我是吴源则,我现在市公安局,请你来接我一下。那一头接电话的正是吴源则,吴秘书。他反复看了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没错,是贾局长的,听声音也像是贾局长,可为什么要自称是我吴源则,叫我贾局长呢?怪了,这里面必有蹊跷。他想了半天,可到底是秘书,脑子灵,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一定是贾局长犯什么事被公安局扣了,他就冒充我,现在要我冒充局长去领他回来。想到这里,吴秘书心里骂开了:妈的,要我背黑锅,还不知什么事呢,不要把自己背到牢里去啊,这个事可不能做。可又一想,我一个小小的秘书,命运都捏在局长手里,他倒了,我还不是跟着完了?救了局长的急,我就是背了黑锅,在他眼里也是条汉子,局长还能亏待我了?唉,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管它呢,赌一把,人生不就是赌博吗?吴秘书打定了主意,马上调来局长的专车,向市公安局开去。
到了市公安局,吴秘书打听明白了,一头闯了进来,看到贾鸿儒就点头哈腰,叫:局长,我-------他马上发现自己叫错了,转向警官:我的秘书怎么啦?我可以带他走了吗?警官看了他一眼,直看得他心虚,问:你就是贾局长?吴秘书连连点头,回答是是是。警官对他说,你的秘书嫖娼,作为领导身边的人,这有损领导形象,他不适合做这份工作,回去后要严肃处理,处理结果报市公安局。
贾局长嫖娼?吴秘书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记得局长多次在大会上强调现在社会风气不好,大家要洁身自爱。有一次一个企业的老总要解决子女上学问题,叫来三陪小姐,请局长和自己桑拿,局长还狠狠教训那个老总一顿,当时自己就感到局长一身的正气,怎么会嫖娼?难道----?警方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证据的。可现在这个臭名却要裁在自己的头上,以后洗也洗不清了,当时心里就有点不痛快,可这出戏还得演下去,只好硬着头皮连连点头说好的好的。
警官指着一张纸说,在这里签字吧。吴秘书签了贾鸿儒三个字,然后问我们可以走了吗?警官拿起来看了看,手一挥,意思是可以走了。吴源则跟在贾鸿儒后面朝外走去,没走几步,抢上前从贾鸿儒手里把公文包拎过来,到了门口,紧走几步打开那辆黑色小车的车门,用手护着车门上面,请贾鸿儒上车。贾鸿儒的头刚钻进车内,只听得后面警察大声叫着:吴源则!贾鸿儒头也没回就钻进了车里。吴秘书一回头,看见刚才那个警官走了过来,对车里的贾鸿儒说,你下来。贾鸿儒无奈,只好下车。警官问:你们俩到底谁是局长?吴秘书说,当然是我呀。警官说,不对,你们俩都回来,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就不要走。警官把俩人又带回办公室,叫人把贾鸿儒带到另外一个房间,开始审问吴秘书。警官看了吴源则差不多几分钟不说话,直看得他发毛。然后说:吴秘书,你已经错了一次,不要再错了,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看你还是不要当替死鬼的好。你们局长嫖娼,已经不是一次了,开房间身份证都不要,可他却说是第一次,我就知道他没说实话,后来打电话给你,我听那口气,就不像是秘书。你一进来,我一看你们俩站在一起,就觉得你们两个的角色要倒过来,再看你的动作语言全是做秘书的那点职业作派,想想看,哪有局长给秘书拿包和开车门的?还有我叫吴源则时,他一点反映都没有,而你却回了头,这些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如果我们警方连你们的身份都查不清,还破什么案?
吴秘书心里本来就有气,不想背这黑锅,听警官这么一说,就对警方说了实话。
贾鸿儒被带上来了。警官把吴源则的口供笔录拿给他看,说:贾局长,还是说实话吧。
贾鸿儒心里骂,这个吴秘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承认是局长又怎么样,有史局长在,怕什么?想到这里,就承认自己是贾局长,然后掏出手机说,我要给史局长打个电话。
年轻的警察说:你还不知道吧,史局长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充当娱乐场所黄毒的保护伞,已经被双规了。这位就是新上任的郑局长。
贾鸿儒没想到面前的警官就是郑局长。史局长完了,自己也完了,不由得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
审问完毕,郑局长对年轻的警察说,通知组织部来领人吧。
原来中央三令五申地要扫黄打非,可这座城市表面上搞得轰轰烈烈,但每次行动都是扑空的,市纪委暗中调查,发现是公安局内部有人通风报信,最后竟然查到了史局长的头上。
郑局长一上任,就突然搞了一次拉网式扫黄行动,第一网就打到了教育局长这条大鱼,电视台全程跟踪做了报道,结果贾局长被开除党藉,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后来又组织了几次拉网,对娱乐场所进行彻底整顿,社会风气为之一变,人民群众拍手称快,都说郑局长是真局长。


·上一篇文章:见面
·下一篇文章:东京小买办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134955K7H1208AC9D9J1659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