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曝出的秘密

照片曝出的秘密


来源:网络  作者:红豆

                            文\红豆
                          1、意外收获
    杨荃是个工人,却痴迷摄影,经常偷拿家里的钱到外面东拍西照的。老婆朱霞为此憋了一肚子的火,可自己下岗在家,讲话不响,除了唠叨几句之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白花钱。
    一天周末,杨荃去城郊著名风景区芙蓉山拍日落,到了最高处玉女峰。景色果然不错,杨荃从不同角度拍了几张,就往山下走,边走边选景,想再拍几张。当他经过一片小树丛时,突然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一对情侣正相吻在一起,女的一头黑亮的长发像瀑布般飘散开来,雪白的连衣裙随风飘舞着;男的身着黑T恤衫,高大的身躯透着英武帅气。两人的身后衬着一轮红嫩的落日,正好镶钦在两座山峰之间,一两朵红霞尽染的白云飘浮在山涧。杨荃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景色,他拉近镜头,调好焦距,按下了快门。
    不久,一场全国性的摄影大赛开始了。杨荃拿出所有的照片,准备挑一张作品参赛,挑来选去还是觉得在芙蓉山无意间拍到的那幅男女拥吻的照片比较好。他把这幅照片取名《永恒》寄了出去。
    杨荃心想自己只是个业余摄影爱好者,参赛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给碰着了。三个月后通知来了,他的作品《永恒》获得了银奖,得了一万元的奖金。他拿着钱对老婆说:“你老是说我净干些无用的事,看看,这是没用的事吗?”朱霞见丈夫摄影真的赚了钱,还出了名,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以后不拦你就是了嘛。”
    杨荃的获奖作品《永恒》被登在摄影杂志的封面上,还有一些文学刊物也用作了封面。
    几个月过去了,一天晚上,杨荃正在家摆弄他新拍的照片,门铃响了。朱霞开了门,一看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女人问:“杨荃是住这儿吗?”
    朱霞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扯着嗓门喊:“老杨,有小姐找你。”杨荃一听老婆的声音带着一股子醋劲儿,赶紧出来,一看这女人好像有点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就疑惑地问:“小姐是……?”
女人笑了笑说:“杨师傅,不记得我了?”见杨荃还是一脸茫然,就从背包里拿出一本杂志,封面上正是那幅《永恒》。杨荃一下子醒悟过来,指着封面上的照片,惊讶地说:“你就是……”
    女人点点头。杨荃心里一咯蹬,想:坏了,当初参赛没也想那么多,现在人家找上门来,肯定是为侵犯肖像权的事了。女人好像看透了杨荃的心事,就笑着说:杨师傅,我叫白玲,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杨荃稍微放了点心,把白玲让进客厅,叫老婆倒上茶来。
    白玲坐在沙发上半天不说话,杨荃忍不住问:你们俩还好吧。
    谁知这一问,白玲的眼泪只管吧叭嗒叭嗒往下掉。杨荃慌了,问她出什么事了。
    白玲擦着眼泪说他去世了。
    杨荃大吃一惊,忙问是怎么回事。
    白玲断断续续地讲起来:原来,照片中的男人叫上官涛,和白玲从小在一起长大,两人曾经山盟海誓过。可是命运偏要捉弄这对恋人,上官涛以一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家里又穷,只好去打工了。白玲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父母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女儿与一个蓝领谈恋爱让她父母觉得很没有面子,一定要白玲断掉,白玲不听,她父亲一怒之下就把她关在屋里。白玲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为了不让父母发现,她和上官涛相约在芙蓉山的偏僻处见面。没想到恰好被杨荃碰上,还拍下了照片。这件事后来被白玲的父母知道了,对白玲的看管更加严了,上下班都要派人接送。
    上个星期,白玲的父母突然不看管她了。她不顾一切地赶到上官涛家,见到的却只是他的骨灰盒。上官涛的姐姐告诉她,上官涛因为伤心过度喝了个大醉,在路上出车祸身亡了。
    说到这里,白玲竟哭出声来。她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非常想念上官涛,前天偶然间在这本摄影杂志的封面看到这张《永恒》,于是费尽周折打听到杨荃的地址,想要回那张照片和底片,保存起来做个永久的纪念。
    杨荃听了十分感动,连忙拿出照片和底片交给白玲。白玲收下来,泪流满面地谢过就走了。
                           2、惊奇发现
    照片的事情过去了大约半年。一个礼拜天,天有点冷,杨荃来到城区的一个居民区,想抓拍些充满普通百姓生活气息的照片。这片区域房子陈旧,居住的都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
    突然,在这片破旧的房子跟前,冒出了一个穿豪华白长大衣的女人。杨荃见了,不由吃了一惊:那不是白玲吗?他以为自己看错人了,定睛再看,的确是白玲。
    白玲拎着纸袋匆匆忙忙地正走着,一个穿黑风衣的高大男人忽然从旁边的小胡同里闪了出来,一把将她搂住。杨荃一惊,正准备上前,却发现白玲对男人很亲妮,还想踮起脚吻他。男人做了个小心的手势,警惕地四处看了看,低声对她说着什么,看样子,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杨荃赶紧闪在一边,心里感到有点奇怪,怎么才半年,这白玲就把上官涛给忘了吗?真没想到,她竟是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男人边说边抬头张望,这一下,杨荃看清楚了,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个高大的男人正是已经死了的上官涛。
   上官涛说完,转身朝胡同里面走去。白玲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也进了胡同,两人一前一后保持了大约十来米的距离。杨荃好奇,悄悄地跟了过去。白玲跟着上官涛七弯八绕,在一条小胡同里停了下来,前后脚地上了一幢居民楼。杨荃跟进去时,人已经不见了。
    杨荃想了想,转身走了,出楼门口时,特地留意了一下门牌号码。
回到家,杨荃跟朱霞说起白天遇到的奇事。朱霞也觉得奇怪,到底是女人家胆小,劝杨荃不要去管这档子闲事,弄得不好会惹上麻烦的。可杨荃的眼前老晃动着白玲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有上官涛怎么会死而复活,这里面一定有名堂,他想搞个水落石出。
    好不容易熬到礼拜六,杨荃又偷偷来到那幢居民楼前守候。谁知整整一天也没见到白玲和上官涛的影子。傍晚回到家,被老婆臭骂了一顿。
    这时,有人敲门。朱霞白了杨荃一眼,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满脸的络腮胡。他说自己叫毛峰,是来拜访杨师傅的。杨荃怎么也想不起来有个毛峰,就冷冷地问他有什么事。
   毛峰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杨荃面前,问他认不认识这个人。
杨荃一看,照片上穿红色晚礼服的漂亮女人正是白玲。
    还没等杨荃开口,毛峰从包里掏出一本杂志,封面正是那幅《永恒》,问杨荃见过这个男子没有,他家住在哪里。杨荃脑子转得飞快,他觉得这事太蹊跷,马上摇摇头说不认识。
    毛峰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往杨荃的手里一放,说只要告诉那个男人的下落,这个就是他的了。杨荃一捏,厚厚的一叠,心里不由一动,可一想到拿了钱弄不好会惹祸上身,还是没有说。反过来问毛峰是怎么回事。
   毛峰见杨荃死活不肯说,只好走了,临走前怎么也不肯收回那个信封,还递了一张名片给杨荃,叫他想通了就打电话,想要多少就开个价,这点钱就算是定金。
    毛峰一走,杨荃再看那名片,上面只有毛峰两个字和手机号,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朱霞打开了那个信封,一数,足足一万元,高兴地说对老公说,你要知道告诉他得了,我们也好发一笔财。
    杨荃不耐烦地说,你就知道钱,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你也信?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弄不好要出大事了。
    朱霞也很不服气,说她老公死心眼,讲个地址有什么关系呢,这钱不要白不要,凭两个人的工资,得多少年才能攒到这么多钱。
    这一晚夫妇两都没睡好。朱霞在想钱的事,杨荃却一直在琢磨白玲和上官涛,可怎么也没想明白。他决定第二天再去那幢居民楼前守候,希望能找出真相。
    第二天是星期天,杨荃一大早就来到那幢居民楼前,选了一个合适的地方等着。皇天不负苦心人,到中午的时候,上官涛开门出来,走出胡同,进了附近的一家超市。杨荃也跟着进了超市,却看见白玲也在里面。白玲和上官涛两人擦肩而过,眼神对视了一下,却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像是谁也不认识谁。杨荃感到好生奇怪。
    上官涛走了,白玲买了一点东西也出了超市。杨荃灵机一动,悄悄跟在白玲后面,看到她上了出租车,也赶紧叫了一辆车跟上。车在一所公寓门前停下了,白玲下车进了公寓。杨荃也叫车停下,跟着进了公寓,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想敲门又有点犹豫,最后还是按响了门铃。里面先是没反应,过了半晌才有一个女人问谁呀,杨荃说,是我。防盗门中间的小窗门打开了,出现了一张漂亮的面孔,正是白玲。
                        3、登门探秘
     看见杨荃,白玲一惊,“啊”了一声:“你……怎么找到的?”
杨荃一笑:“白小姐,怎么,不欢迎?”
    白玲迅速收起惊讶的神色,换上一脸娇笑:“哪里的话,杨师傅能光临是我的荣幸。”边说边打开防盗门把杨荃往里让。杨荃暗暗吃惊,心想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很会随机应变。看样子,这个白玲并不像她的表面看起来那样单纯,自己得多留个心眼儿。
    进了屋,里面的奢华让杨荃吃了一惊,心想这个女人可真富有。杨荃没有坐下来,而是东看看,西瞧瞧,他想搞清楚上官涛是不是藏在里面。白玲赶紧招呼杨荃在客厅的一张豪华沙发上坐下,把泡好的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很随意地问:“杨师傅,找我有什么事吗?”杨荃看她表面坦然内心紧张的样子,猜想上官涛可能就藏在里面,就故意说响一点:“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上次我拍的照片不止一张,也许你有兴趣看看,所以来拜访一下。”
“什么?”白玲一惊,“你拍了几张?”
    杨荃看着她惊骇的样子,卖个关子说:“我也记不得了。”
   “那照片呢?”白玲着急地问。
   “哦,在家呢。我今天也是在街上偶尔看见白小姐,顺便来拜访一下,照片并没有带在身上。”杨荃不紧不慢地说。
白玲的脸上神情变换不定,好一会儿才说:“杨师傅,只要你把照片和底片都给我,我会重重谢你的。”
    杨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如果这些照片对您真的非常重要,我就是送给你也没关系。不过……”
   “不过什么?”白玲一脸焦急。
    “我想知道真相。”杨荃严肃地说。
    白玲一怔,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杨荃觉得是时候了,就说一个星期前偶然看到白小姐和上官涛先生在一起,今天在超市又看见了白小姐和上官涛,白小姐不是说他去世了吗?难道死人会复活?
    白玲的脸色唰地白了。然后捂着脸哭开了,边哭边说:我父母把我关起来,我失去了自由,我受不了,就悄悄地捎信给上官涛,窜通他的姐姐编造了这么个故事,他姐姐还假意弄了一个骨灰盒,摆了个灵堂,把戏演得很逼真。我父母上门看过之后,相信了,就恢复了我的自由。可我怕被父母发现上官涛没死,只能跟他暗地里相会。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白玲哭得更伤心了。
杨荃一听,合情合理,也就相信了,倒同情起这对苦命的鸳鸯来,突然想起那个叫毛峰的男人也在找上官涛,便把这件事告诉了白玲,叫她以后要当心点。白玲一听吓得怔住了,半响才说一定是她的父母听到了什么风声,派人来打听了,忙问杨荃告诉毛峰没有。
    杨荃忙说自己不是贪图钱财的人,绝对不会透露半个字,叫她放心好了。
白玲一个劲地感谢,说杨师傅是好人,不是信不过,而是帮忙要帮到底,能不能也把那几张照片和底片给她。
    杨荃笑了,说那是为了让她说出事情真相瞎编的。
    白玲嘴上说,哦,是吗,瞎编的就好。可杨荃总有点感到白玲好像并不相信他的话。
    杨荃从公寓里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甩了甩头,回家去了。
可他没留意到,就在他出门时,远处有个人影一闪不见了。
    杨荃回到家,心想这件事已经稿清楚了,从此和白玲、上官涛全无瓜葛,全当没认识过他们。第二天,他突然想起毛峰留下的一万元钱,心想不能拆散白玲和上官涛,这笔钱不能拿。于是拿出名片拨通了毛峰的手机。毛峰一听是杨荃,乐了,说:杨师傅想通了?我正准备登门拜访呢。
杨荃冷冷地说:赶快把你的一万块钱拿走,我再次告诉你,我不认识你要找的什么人,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否则我就报警了。
     黄昏的时候,毛峰果然叩响了杨荃家的大门。杨荃没让他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把信封递给他。毛峰接过信封,却没有走的意思,而是笑着说:“杨师傅,我今天来还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不过不是打听他的下落,因为这个男人我已经找到了,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你呢。”
    见杨荃瞪着眼睛看着他,他笑着拿出一摞照片,杨荃接过来一看,大惊失色,全是他在上官涛楼前守候和跟踪白玲的照片。他把照片撕成碎片,掷到毛峰脸上,骂道:“无耻!竟然跟踪我!”
    毛峰并不生气,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杨师傅何必发火,我们不过彼此彼此嘛。”杨荃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毛峰接着说:“只要你把白玲和那个男人的合影给我,就不再打扰你,价钱嘛,好商量。”
杨荃哼了一声,说:“你不是会跟踪嘛,自己去拍啊。”
    毛峰说白玲他们俩最近一段时间特别小心,在外面都是一前一后地走,哪能拍得到合影。
    杨荃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客气地要推毛峰走,毛峰看磨不出什么名堂,只好悻悻地走了。杨荃关上房门,觉得这件事还没有完,不免有点忧虑起来。
                           4、误入陷井
这天晚上,杨荃躺在床上想毛峰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咣当”一声响,把杨荃吓了一跳。朱霞也从梦中惊醒,抓住杨荃的手一个劲儿问:“什么响,快开灯看看。”杨荃开灯起来查看了一圈,原来是客厅的窗户玻璃碎了,低头一看,地板上有块石头,拣起,见上面用红漆画了一把刀,插在一个人的胸口上。朱霞不知什么时候也起来了,看了后吓得刮刮抖,骂是谁这么缺德,杨荃握着石头说一定是毛峰干的。
    这时,电话响了。杨荃拿起话筒,问是毛峰吗,没有声音,接着电话就挂掉了。
    一连两天深夜,都有电话打过来,一接就挂断,搞得杨荃一家心神不宁。杨荃打通毛峰的手机,问是不是他干的,毛峰极力否认。难道还有别人?杨荃想这件事太复杂了,心里也有点害怕起来。朱霞也劝丈夫,如果真是那个毛峰,把照片给他得了,不要把命都搭上,不合算。钱也别要了,小老百姓还是图个太平吧。
    杨荃叹了口气,说照片和底片都给白玲了,哪里给得出啊。于是两口子没事就不出门,每次要出门都特别小心。
又到了周末,有人敲门。朱霞吓得脸发白。杨荃想可能是毛峰找上门来了,这次恐怕是来者不善,心里也有点打鼓,可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荃毕竟是男人,心一横,猛地拉开了门。
     出乎杨荃的意料,门外站着的不是毛峰,而是风姿绰约的白玲。她冲杨荃甜甜地一笑,说:“杨师傅,打扰了。”
    杨荃手一伸,示意白玲进屋,白玲说不了,有重要的事儿要讲,到外面找个地方谈方便一点。
    杨荃被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搞得晕头转向,也想听听白玲说些什么,在家谈的确不太方便,就跟着白玲走了。
   白玲在街上手一招,要了一辆的士,和杨荃上了车,往东驶去。白玲让车在一个大酒店前停下,说:“我们到里面找个安静的地方,边喝边谈吧。”杨荃想想也好,就跟着她进了一个包间。
    包间里灯光昏暗,还有轻柔的音乐,气氛很好。白玲点了一瓶红酒,一些点心,然后给杨荃和自己倒上一杯酒。两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白玲看着杨荃,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往下掉,她叹口气,对杨荃说对不起,自己以前说了假话,然后对杨荃说了原委:其实白玲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小百姓,家里很穷,欠了一屁股债,债主是城里出名的恶棍,与黑社会势力有染,见她长得漂亮,就把她霸占了,说是顶债,为了父母,她只好认了,她现在住的房子就是那恶棍的。没想到杨荃拍的那副照片,惹了大祸。那恶棍拿着杂志的封面问白玲是怎么回事,白玲说杂志封面上的东西怎么可以相信,死活不承认。恶棍说只要找到原始照片,核实了这件事,白玲和那个男人就死定了。毛峰就是恶棍派来调查取证的,如果照片落到毛峰手里,就是两条人命啊。说到这里,白玲哭得更伤心了,她恳求杨荃把剩余的照片和底片给她,还说放在手里对他自己不利,会惹麻烦上身的。
    杨荃听了,想这女人说话怎么没有准头?每次听上去都合情合理,这一次也不知说的是真是假。唉,管它真假呢,赶快抽身得了,现在重要的是要她相信自己的话。杨荃又把那天拍照片的事情说了一遍,发誓说只拍了一张,全给她了,然后起身说去一下洗手间。
    白玲见杨荃离开了,冷笑一声,杨师傅,你跟我玩这个,怪不得我了。她迅速从小包里掏出个小纸包,撕开,将白色粉末倒入杨荃的酒杯里,然后晃了晃。
    杨荃回来,白玲换了一副面孔,笑着说,杨师傅,我相信你的为人,照片的事,我不再问你要了,来,为结识你这样的好人,干杯!杨荃端起酒杯与白玲的一碰,一饮而尽。白玲又把酒倒上,不断劝酒,杨荃只觉得头发晕,身子好像飘起来,浑身燥热。
    白玲看差不多了,就说杨师傅,我扶你去休息一下吧,没等杨荃回答,就起身驾着杨荃跌跌撞撞地到了宾馆的一个房间。杨荃的眼皮都睁不开了,只觉得被人放在了床上,有人出去有人进来,一会儿有人开始替他解衣服,恍惚中他以为在自己家中,迷迷糊糊地说:“小霞,茶。”接着就有一个杯子凑到他嘴边。他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睁眼一看,觉得老婆在冲他笑,然后看她脱了衣服上床,杨荃感到很冲动,一把抱住她。
    杨荃醒来的时候,头仍有些痛,唤了声小霞,没人答应,拼命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他一扭头,只见身边躺着一个赤身祼体的女人。
     杨荃一惊,全醒了,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却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忙抓起一条毯子裹在身上,跳下床四处寻找自己的衣物。
就在这时,门开了。杨荃转头看去,进来一个女人,风韵迷人,竟是白玲。
杨荃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急之下冲白玲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白玲看上去还是那么高贵典雅,她从容地走进屋里,在沙发上坐下,笑着问:“杨师傅,小姐待候得怎么样?”
杨荃气愤地说:原来是你搞的鬼,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玲说,不想干什么,只要你乖乖地把照片和底片交出来,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杨荃说那天是为了让你说出事情真相,才这么胡编的,真的没有照片了。
    白玲脸色一变:“姓杨的,你放聪明点,如果不合作的话,那么……”她拿出一叠照片扔在杨荃面前。杨荃拿起一看,照片是刚冲洗出来的,还没干透,一张张尽是杨荃赤身祼体和妓女亲热的画面。他不由大怒,骂道:“真卑鄙!”
白玲一字一顿地说:你还是把照片交出来吧,否则,我把这些照片寄给你的单位和你的太太,我想你会知道它是什么后果吧。
    杨荃一惊,是啊,如果单位和朱霞收到这些照片,那就真的玩完了。
见他低下了头,白玲有些得意,说你把所有的照片和底片给我,我把所有的照片和底片给你,咱们两清,从此互不相干。
    杨荃沉思了一会儿,知道自己怎么说白玲也不会相信,就抬起头对白玲说:“好,我同意交换。不过,照片在家里,我得回去找找,你明天到我家来取。”
    白玲有些犹豫,在想杨荃会不会捣鬼。
    杨荃说我的把柄在你手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白玲想想也是,就点点头同意了。
                             5、告上法庭
    第二天上午,白玲敲响了杨荃家的门。
    开门的是杨荃,见到白玲,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下意识地回头瞄了朱霞一眼。白玲看在眼里,笑着说:“杨师傅,准备好了吗?”
    杨荃神情紧张地说:“好……好了。”
    白玲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朱霞,她正充满警惕地望着自己。她不想让朱霞察觉什么,就故意说:“杨师傅,你昨天答应帮我拍照的,咱们这就走吧,东西带了吗?”
    杨荃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个劲儿地说:“对对对,我们这就走,东西---带好了。”刚要出门,又回头冲朱霞说:“我出去替白小姐拍照,老地方,很快就回来的,别担心,啊。”朱霞没有说话,只是瞪着他看。杨荃大概是有点心虚,匆忙转身和白玲下了楼。
白玲还是打的和杨荃到了昨天的酒店,进了昨天那个包间。关上包间门,白玲手一伸:杨师傅,给我吧。
     杨荃说:你的呢。
     白玲从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递过去,杨荃接了打开一看,是一些底片和一叠照片。白玲说:都在这里了,我的呢?
杨荃说白小姐,我怎么相信你没有留呢?
    白玲生气了,嚷道:我只是想换回我要的东西,我留这些照片有什么用?你又不是大款,我勒索你有什么用啊?
   杨荃自语道:“那倒也是。”说着拿起照片,一张一张慢条斯理地看起来。白玲急了,说:要看回去看,快点给我,
    杨荃正要说话,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白玲很不高兴地大声说: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吗?
    门外传来服务生的声音:“对不起,小姐,现在有一位女士说要来找他的老公,她说老公在这里面。”
   白玲和杨荃同时一惊,白玲暗骂了一句:“这个臭婆娘。”然后高声说:“她搞错了,这里没有她老公。让她走。”
   这时,门外有一个女人大声嚷嚷,听声音正是朱霞,她跟服务生争辩着:“我明明看见他进去的,这个臭男人,居然背着我跑到这里来跟别的女人幽会,我不会放过他的。”
   白玲压低声音对杨荃说:“快把东西给我,要不然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杨荃也万分焦急地说:“真的没有,我要有的话早就给你了。”
“你!”白玲一怒之下,走过去把门拉开了。
   朱霞一进门就揪住杨荃的衣襟骂道:“你这个死人,昨天晚上搞到那么晚才回家,原来是在这里鬼混,我跟你没完。”
杨荃着急地辩解说:“不是,不是,你听我说……”
场面一片混乱。
    白玲一把夺过杨荃手里的信封,递给朱霞说:“大姐,你看看,这是你男人做的好事,看来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
朱霞接过来一看,顿时大怒,揪着杨荃说:“你还说没有,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杨荃被推得连连后退,根本没机会解释。
白玲心中暗笑,哼,谁让你不识时务,真是活该。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惊动了酒店的保安。白玲想这事如果闹大了,对自己可就不利了,于是想偷偷地溜走。可朱霞一把将她抓住,说:你也不是个好东西,走!一块到派出所去!
    朱霞死死地抓住白玲不放,揪着她和杨荃到了派出所。
    警察对杨荃和白玲都作了笔录。杨荃出来对朱霞一笑,说:老婆,没想到,你还真会演戏呢。
   朱霞也很得意:“哼,要不是你昨天晚上老老实实跟我说了这事,咱俩就完了。我们是夫妻,要相互信任,有什么事情要一起面对才是。”
杨荃说,是啊,这件事还没完,谁知道白玲有没有留底片,还有那个毛峰,来路不正,砸玻璃窗和电话恐吓的事,都没搞清。这些事一天不搞清,我们就一天不太平,我想把白玲告上法庭,依靠警方来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你看怎么样?
朱霞想想自从白玲上门之后,就一直不太平,看来只有走这条路了,也就同意了。
                             6、真相大白
开庭那天,杨荃和朱霞坐在前面,白玲坐在被告席上,再一看,毛峰和上官涛也在。
法官例行问话后,转入正题:白玲,你和上官涛什么关系?
白玲回答说是恋人关系。
法官出示那本摄影杂志的封面,问:上面的两个人是你和上官涛吗?
白玲说是的。
法官又出示杨荃拍的照片和底片,问:这是你用一万元买的吗?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买它?
白玲说是怕王中庆先生知道。
王中庆是什么人?法官问。
于是,白玲声泪俱下地诉说了一段故事:
原来白玲和上官涛是小学里的同学,上高中时就爱上了。后来上官涛考上了大专,毕业后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白玲考上了本科,谁知大三时家里发生了变故,父亲得了尿毒症,母亲下岗在家,她没法继续完成学业,只好休学在家,在歌舞厅找了一份工作,赚钱为父亲治病。一天,碰到了来歌舞厅消遣的港商王中庆先生,王先生看上了她,买了一套房子,把她包起来了。她就用王先生给的钱给父亲每周做血透,已经花了差不多十万块了。她不敢把父亲生病和有男朋友的实情告诉王先生,更不敢把与王先生的那档子事告诉家里和上官涛。后来听医生说父亲的病必须换肾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她打定主意要捐一个肾给父亲,准备等钱攒足了就做手术。她想这件事得靠王先生,不能把上官涛拖进来,也不能误了他,自己和王先生又有那种关系,深深感到对不住他,就约他到芙蓉山去,说出了她和王先生的事,提出要分手。那知这上官涛也是个情种,听了之后非但没嫌弃她,还说要和她一道承担这副重担,她很感动,就和上官涛相吻在一起,恰好被杨荃拍了照。一天,她看到杂志上登的那幅照片,吓了一跳,心想如果让王先生知道了,父亲换肾的事就泡汤了,所以就把准备给父亲换肾的钱拿出来赎回了照片和底片,并把它交给上官涛保管。这时,王先生也看到了杂志上的这幅照片,从香港飞过来问她怎么回事,她否认了,王先生没有多问,住了两晚就回香港了。后来,杨荃告诉她手里还有照片和毛峰也在找照片的事,她相信了,知道王先生在调查她,为了不让照片落在毛峰手里,就采取了在杨荃酒杯里下春药和把他灌醉的办法,并找来妓女,偷拍了他们的裸体照片,企图以此换回自己的照片。现在触犯了法律,感到很后悔。自己坐牢倒没有什么,只是父亲的病怕没有救了,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法庭上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法官喊:传白昌伟先生。一位妇人用推车将病人推到白玲跟前。法官问:你是白昌伟先生?病人答是的。法官问:你和白玲是什么关系?病人答是她父亲。法官叫他谈谈生病的情况。白先生一五一十说了,最后,他颤抖着抓住白玲的手说:没想到我的命是你用青春在维持着,委屈你了,我的好女儿。讲完已是老泪纵横了。
法官又叫传王中庆先生。问他包养白玲和指使毛峰暗中调查可是事实。王先生都承认了。
   法官又传毛峰,出示那块画刀的石头,问打碎窗户和电话恐吓是不是他所为,毛峰知警方早已查清,也就供认不讳。
至此,真相已经大白,可以结案了。白玲的律师也为她作了辩护。这时,杨荃突然站起来说要撤诉,说白玲的行为虽然违法,但念她救父心切,情有可原,自己只是想澄清事实,无意将她送入大牢。
   杨荃话刚说完,竟有人鼓起掌来。港商王先生也站起来说,他愿意为白玲父亲做换肾手术出资十万元,同时解除和白玲的关系,成全她和上官涛的好事。
最后法庭经过合议,判决白玲无罪释放;对毛峰的恐吓罪也从轻发落,判罚赔偿杨荃精神损失费五千元;对港商王先生包二奶和私自调查的行为进行了训械,同时念他出资救人,不与追究。


·上一篇文章:一碗“腊八粥”
·下一篇文章:见面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71231DEIA29BIB4K8946003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