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传票

阴间传票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王力多在路边开了一家小杂货店,卖些日用百货、副食烟酒,虽发不了大
财,但也可保一家人的衣食无忧。清明节快到了,他照例进了些黄表纸、香烛、
灵钱之类的货物,这样的货物在清明和七月半非常好销。但他也不敢多进,因
为卖的人太多了,沿路所有的小店都卖这些东西。
    清明这一天,妻子春兰在家守店,王力多天刚刚亮就上西山给父母上:香,
好早去早回。当他回到店里时,正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背影拎着香烛和灵钱离去,
上了停在路边的奥迪,一溜烟地开走了。王力多.在记忆中搜寻了半天,终于想
起来那人是他初中时的同学,叫张文涛,仗着父亲是某单位的头头,狗屁不通
的他居然在政府部门当上了科长。在校是时,王力多没少受他的气,现在想起
来还恨得直咬牙,心里咒道:但愿是给他的父亲上坟,看他还靠谁!这天虽然
很忙,但张文涛的那副嘴脸始终在王力多的脑海里萦绕不去。想着想着,他突
然萌生一个作弄张文涛的主意:他不是上坟去了么,如果他突然收到一封发自
阴曹地府的收据,他会咋样?保准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王力多高兴得一拍大腿,
就这么办,出出压抑在心里的这口恶气。他找来一支笔和一张灵钱,写道:
    收据
    今收到张文涛自阳间寄来灵钱二亿六千万元,由本官转交你的亲人。不过,
由于阴间发生金融危机,物价飞速上长,灵钱大幅度贬值,这些钱只够喝西北
风的。
阎王爷
    王力多在信封填地址的位置落的是“阴店”,当地也确有同音不同字的乡镇。
第二天,他特意搭车到那个乡镇将信寄了出去。
    两天后,那辆奥迪车尖叫着刹在小店门前。王力多反应很快,躲进屋内,
从门缝里朝外张望。从车里出来的正是张文涛,只见他心急火燎的走进店来,
开口就问:“还有没有灵钱?”春兰说:“还有一扎没卖完。清明不是已经过了
么?”张文涛又问:“面额是多少的?”他见灵钱的面额都是万元的,又用手量
了下这扎灵钱的厚度,  自言自语道:“够了。”也不问价钱,丢下几张钞票开车
走了。
    张文涛走后,王力多笑得前仰后合。春兰问:“你搞什么鬼?”王力多说:
“不是我搞鬼,是他撞见了鬼。”
    当天,又有几辆小轿车停到王力多的店前,而且都是来买灵钱的,有几位
还有点面熟。王力多将附近商店剩余的灵钱全部包圆了,他有种预感:有再多
的灵钱都不嫌多。果然,他购回来的灵钱没用多长时间就销售一空。他闲下来
后,理了理思绪,估摸着这事与他的那张所谓阴间的收据有关。他没料到张文
涛居然相信了那张荒唐的“收据”,而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张“收据”竟
然给他带来了一点小财。他想:如果所有上坟的人都到他的店里来买灵钱,那
不就发大财了么!他想着这件事,时而摇摇头,时而哈哈大笑。妻子春兰问道:
“你在那傻笑什么?”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妻子也笑了,说:“一个
个看上去油光水滑的,象是个人物似的,居然还相信这个。我说咋清明都过了,
还有人来买灵钱呢,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你也够缺德的,想出这样的损招来。”
王力多说:“你不知道他当初是咋样欺负我的,总算出了口恶气。”
    七月半将近时,这回王力多早作了准备,购进了大量的黄表纸、香烛和灵
钱,然后瞅准对象,如法炮制,发出了更多的“阴间”收据。这一次,他不是
为了恶作剧和报复,而纯粹是为了发财。事情的发展也正如他所料,他的生意
异常火爆,许多人宁可绕道也上他的小店里来买灵钱,而附近的商店却无人问
津。
    临近有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叫陈东,觉得此事蹊跷,就特意拦住一位刚从王
力多店里买了灵钱的人问个缘由,那位顾客说:“别人都说这家店里的灵钱最
灵。”陈东又好气又好笑,说:“我和他同在一个印刷厂进的货,什么都一样,
还有什么灵与不灵的。再说,给死去的亲人烧纸钱,不过是后人的一个心意,
谁见过死人用灵钱买东西的?”可不管他怎么说,就是没人理他,到王力多的
店里买灵钱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春兰见此情形,心里倒有点不安了,问王力多:“你是不是又做那鬼事了?”
王力多得意洋洋地说:“不这样做,店里能有这么好的生意。这世上没嫌钱咬手
的人。”春兰将他拉进屋里说:“你这样做,让别人知道了,不戳咱们脊梁骨才
怪。”王力多说:“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说,他们也不一定真信,在我这
买和在别的店里买价钱是一样的,我又没多赚他们的钱,凭什么戳咱们的脊梁
骨?这事你不管,你只管点钱就是了。”
    此后,王力多依然我行我素。时间长了,他不仅数钱数得心花怒放,而且
从中找到作弄人的乐趣。每天天一黑,他就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斟字句酌地写
据”,力求每一张“收据”花样翻新,雷同的就绝不寄出去。
然有一天,王力多也收到一封来自阴间的信,信里有一张阴间发来的传票。
王力多:
    据鬼民们反映,你假借阴曹地府的名义,给他们在阳间的亲人发所谓的“收
据”,以此来赚取不义之财。经本庭查实,你犯有不正当竞争、诈骗等嫌疑。本
法庭将于20日夜里在西山公开审理此案,限你准时到达。
判官钟馗
    接到这张“传票”后,王力多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肯定是有人在捣鬼!他
首先想到的就是陈东,因为他是所谓“不正当竞争”的直接受损者,而且他——
直在怀疑王力多,在背后没少说王力多的坏话,还常偷偷跑到王力多店里来刺
探商业秘密。王力多虽然心里发恨,但把陈东也没办法。因为,此事若传了出
去,他真的要在父老乡亲面前抬不起头来了。他思来想去,只有采取低姿态,
先堵住陈东的嘴再说。第二天,王力多来到陈东的店里,  说要请他喝酒。他原
以为陈东会假推辞一下,吊他的胃口,没想到陈东竟乐得屁颠屁颠的。几杯下
肚,陈东的话多了起来,凑到王力多跟前小声问:“你老实坦白,你用了什么鬼
办法,为什么那些人只买你的灵钱?莫不都是你的亲戚?”王力多在心里骂道:
狗日的还在跟我装蒜!脸上却陪着笑脸说:“我的脑袋连你的一半都不如,我还
能有比你更高明的招数?”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
在王力多听来,陈东的每一句话都似乎在试探他。他又何曾不是想方设法试探
对方,看他究竟知道多少,所以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在脑子里转上三转。最后,
酒喝完了,谁都没有去揭盖。王力多对这样的结果虽然不太满意,但想陈东喝
了他的酒,俗话说吃了别人的嘴软,他总不好意思将他的丑事公诸于众罢。
    20日这天,也就是所谓“西山法庭”开庭的这天。吃完晚饭,春兰跟王力
多说:“我昨夜做了个梦,梦见了你的父母,说他们在阴间过得不/顷心。咱们晚
上去给绕点纸吧?”王力多虽然不信那张“传票”,但心里还是直打鼓。在妻子
的一再坚持下,他也只得同妻子一道上了西山。
    夫妻俩走到西山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春兰到坟堆后面解了个小手,然
后两人跪到父母坟前开始烧纸。夜里风有点大,火苗子蹿起老高。突然,好象
是从坟里传出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跪在下面的可是王力多?”王力多本来就有
点心虚,顿时被吓得胆战心,惊,寒毛倒竖起来。他结结巴巴地问:“你……你……
是谁?”那声音又厉声道:“大胆的狂徒,你居然假冒阴府的名义骗取钱财,伤
天害礼,还敢问我是谁!快快从实招来,否则难逃地狱的酷刑。”王力多的精神
被彻底摧垮了,筛糠似的浑身战抖起来,连连磕头求饶,并将前前后后的经过
如实招供。他招着招着,再没听见那个可怕的声音了。他壮着胆子轻声问了句:
“你是谁?”没听到回音,就又问了一句,还没应声。他回头一看,只见妻子
握着肚子笑岔了气。他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妻子搞的鬼。
    春兰从坟堆后面取出录音机,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她
又好笑又好气地说:“看你以后还敢装神弄鬼的!”


·上一篇文章:偷偷借出去的钱
·下一篇文章:开后门先救谁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63611G3BJC9BCKFF3185825H5.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