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兰

鬼兰


来源:网络  作者:吴天

老方从园林局下岗后,一心伺弄兰花,摸爬滚打十几年,成了大名鼎鼎的兰花大王。他爱兰如痴,潜心钻研,练就了一双鉴别兰花的火眼金睛,在圈子里可谓是一言九鼎。他鉴别兰花素有“看兰、闻兰、听兰”三道程序,人称“鉴兰三绝”。如今兰市火爆,老方也凭着这手绝活财源滚滚,名利双收。
这天,兰市里来了个农村小伙子,说他在深山老林发现了一株颜色纯白的兰花,指名道姓要老方去现场看“货”。这消息惊得兰花老板们目瞪口呆:这么些年来,谁见过纯白的兰花啊?普通兰花可以径直挖来往市场上一放,像卖瓜卖菜一样;名贵兰花讲究可就多了,需要高手去看它的“出生地”、鉴别真伪。如果随随便便挖来出售,那就是把金子当石头卖了。小伙子提出现场看“货”,足以说明这株兰花确实不同寻常!
尽管老方是新婚燕尔,但他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马上决定:去!老方一生以兰为伴,一直是个单身汉,直到不久前才在朋友的一再撮合下结了婚。新房是一套取名“兰苑”的别墅,前后两个花园种满名贵兰花,生机勃勃,花香阵阵。新娘名叫阿卉,比老方小二十多岁,听说要去深山老林,也来了兴趣,嚷嚷着说非去不可!老夫少妻,又正值蜜月,老方有些无可奈何,只有点头:“好好好,去去去!”
第二天一早,几辆小车浩浩荡荡开出城去,车上坐的都是财大气粗的兰花老板。奇花异草,谁不想去大饱眼福?小伙子坐在老方车上,和他东一句西一句聊开了。谈话间,老方得知小伙子刚考取一所著名的林学院,他不由得对这个小伙子刮目相看……
几个小时后,老方一行在小伙子带领下开始步行,经过一段艰难跋涉,爬上一座山。山那边有个小村庄,炊烟袅袅,宛如画中。小伙子介绍说,自己就住在那个村子里。一路上,老方落在最后,走走停停,老是望着山下的小山村出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一伙人气喘吁吁地走进了一片深山老林,终于听到小伙子说了一声:“到了。”老方一看,只见古木参天,脚下的腐植土有一尺多厚,空气半干半湿,这可是兰花最理想的“出生地”啊!小伙子又用手一指:“看,就在那儿!”顺着手指望去,老方看到一堆蓬蓬勃勃的茅草,再往前走几步,茅草间突然闪出一道白光,他像是被雷电击中,一下不会动了:千真万确,一株通体洁白的兰花!
阿卉兴冲冲跑上前去,一下停住,失声惊叫道:“啊,坟!”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吃一惊:原来,那丛蓬蓬勃勃的茅草下竟是一座坟墓!这株奇异的兰花竟长在坟头上!小伙走上前,漫不经心地瞥了老方一眼,轻声说了一句:"莫大惊小怪,坟下面埋的是我……妈妈。"
众人这才小心翼翼围住这株奇兰,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细细打量:它如玉树临风,冰清玉洁,白得让人感到圣洁,似乎只要吹一口气它就会融化,就会随风而去……它如此神奇,莫不是坟墓里的精灵所化?愣了半天,老方才掏出放大镜,开始“看兰”。他细细察看每一片叶片,神色肃穆。只有从那双有些微微颤抖的手上,才看得出他在竭力控制自己内心的不平静。接下来,第二个程序是“闻兰”。只见老方做了一个深呼吸,脑袋伸向兰花,闭上眼睛,鼻翼微微抽动,一副深深陶醉的样子。很久很久,他才抬起头来,朝众人挥了挥手。大伙儿都明白,这是要大家走开,他要开始“听兰”了。老方的“鉴兰三绝”中,以“听兰”最为神秘,从来不让人看。本来阿卉还想赖着不走,老方很坚决地朝她挥了挥手,她也只有乖乖地走开了。那小伙子临走前,怪怪地笑了一下,眼神里似乎有一种不可捉摸的东西。尽管只是一瞬间,还是被老方捕捉到了。
众人散去,老方并没有“听兰”,而是紧紧盯住墓碑,目光如炬。那墓碑早已被岁月腐蚀,长满苔藓,爬满蚁虫,什么也看不清楚。他在墓碑前默默站了片刻,急急忙忙扒开苔藓,这才模模糊糊辨认出“段梦兰”三个字。刹时,老方浑身一颤,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墓碑前……等到众人回来时,只见老方静静坐在墓前,像老僧入定一般,面无血色,一动不动。
几个兰花老板急于知道鉴定结果,争先恐后地问:“怎么样?是不是好东西?”老方充耳不闻,双眼空空荡荡,一言不发。阿卉急了:“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呀!”老方像是有些精神恍惚,呆望着空中的云彩,老半天,才一字一顿说出四个字:“无价之宝。”几个老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一个胖胖的老板抢先开了口:“小伙子,开个价,要多少钱?”不待小伙回答,一个瘦瘦的老板主动报价:“5000块!怎么样?”这一下可热闹了,都是有钱人,谁把谁放在眼里呀?一场自发的竞价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报价很快飙升到5万。小伙狡黠地一笑:“各位老板,别怪我心黑,你们给的价已经够高了。不过,你们有的是钞票,就当做好事,资助我四年大学的所有费用,怎么样?”
老方一直暗暗盯着小伙,这时“嗖”地站了起来,一锤定音:“你们别争了,我给10万。”阿卉一惊:“10万?你……不是说梦话吧?”老方斩钉截铁:“10万!”几个老板面面相觑,不再多说一句。老方财大气粗,德高望重,谁敢与他较劲呀?
10万元买一株兰花,整个兰市为之震惊,这可是天价哪!老方选了一个高档花盆,盆内装的是从山上特意带回的坟土。他也不再去兰市转悠,只是一心伺弄这株被称为“鬼兰”的兰花。每天,他都要端把躺椅坐到“鬼兰”对面,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神情专注,似乎是在与它进行灵魂的对话。一连几天,“兰苑”挤破了门,前来观看“鬼兰”的人络绎不绝,赞不绝口。只可惜,没过一个星期,不知中了什么魔法,那“鬼兰”叶片上的白色像潮水一样退去,涌上了一丝丝绿色……最后,竟变得通体翠绿,再也看不到它冰清玉洁的风姿--谁都能看出来,这株神奇的“鬼兰”,其实只是普通兰花的变异,老方上当受骗了!
大名鼎鼎的兰花大王、鉴别兰花的高手,竟栽在了一个农村小伙子的手里?老方成了兰市的笑料,名声一落千丈。最气恼的是阿卉,10万元打了水漂不说,自家老公还落了个身败名裂,你说气不气人?她一气之下,抱起花盆就想摔……老方一声怒吼:“你敢!放下!”阿卉从没见老方发过这么大的火,放下花盆,呜呜哭泣:“人人都知道你上当受骗了……你还当心肝宝贝,傻瓜!”老方端来一把躺椅:“你坐下,听我慢慢给你说个故事。”
老方说的是自己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老方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当知青,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回城无望,眼看同来的知青一个个远走高飞,只剩下了他一人。寂寞煎熬中,他与一个名叫梦兰的姑娘偷偷好上了;命运真是不可捉摸,就在他准备与梦兰结婚、死心踏地当一辈子农民时,园林局来招工了,而且他榜上有名;分别前的那天晚上,两人做了一夜夫妻,老方指天发誓,说进城安顿好就来迎娶梦兰,绝不变心;进城后,他冷静下来,想起当知青的日子就不寒而栗,终于退缩了,没有兑现自己的誓言,再也没有返回小山村;后来得知,梦兰因为怀了个“野娃娃”,被赶出家门住到深山老林,生下娃娃不久就病死了……说到这里,老方再也说不下去,他掏出一封信递给阿卉:“你自己看吧,看完就明白了。”
这封信是那个小伙子从大学寄来的:“方老板,我利用光合作用变了个小魔术,跟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让兰花从小生长在密封的罩子里,见不到阳光,不就变成了白色?我知道,你一定会识破这个小伎俩,但同时我也坚信:当你知道坟墓里埋的是谁时,你也一定会考虑你的良心价值多少。我没猜错吧?老实说,我刚发现坟头上冒出兰花时,就认定这是一种天意,是妈妈的亡灵给我下达旨意,要我为她狠狠报复一下你这个负心汉!我从小是个‘野娃娃’,吃百家饭长大,懂事后才知道,那座坟墓里埋的是我妈妈,一个负心的知青抛弃了她……你捉弄我母子一辈子,我捉弄你一次,不算过分吧?我从小喜欢植物,为了实现我的大学梦,迫不得已,只好拿你的良心换学费——不错,看来你的良心还值钱,谢谢!”
阿卉如梦方醒:“原来,你是心知肚明、故意上当受骗,花10万元赎买你的良心!他……是你儿子啊!”
老方点点头,又摇摇头,仰天长叹:“不!我不配,不配啊!”
这天晚上,老方做了一个梦:从那座孤寂的坟墓里,走出一个秀美如玉的仙女,白绸素裹,飘飘而至,一身圣洁之光……醒来后,老方恍然大悟:原来,鉴赏兰花的最高境界并不是“看兰、闻兰、听兰”,而是——梦兰!


·上一篇文章:厕所里揪出的贪官
·下一篇文章:偷偷借出去的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635585CB0CEF2HKJ560EFJ9K.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