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千金的蓝布腰带

价值千金的蓝布腰带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我是村里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大学毕业后我又在省城的一家外资公司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成了爹的骄傲。爹曾有点得意地对我说:“现在村里说话最响的除了村长,就是你爹我了,小子,你可终于给爹露脸了!”我完全理解爹的这种“得意”。我娘死的早,是爹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带大的。因为要供我读书,这些年来爹的收入全花在我身上不说,还在村里借了不少债。偏偏这年头又是以贫富论英雄的,爹在村里抬不起头来也是自然的事。现在我“出息”了,爹当然该“得意”了。
   今年国庆节是我和恋人小芸计划结婚办喜事的日子。小芸是我的同事,平时我们总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可是在“十•一”临近的日子,我们却第一次为该不该请爹参加婚礼这件事吵了起来。
   小芸说:“我不是看不起你爹,但就他那副老土的样子——连公筷也不会用,你觉得他‘合适’在我们的婚礼上出现吗?”
    我生气道:“就凭他是我爹,他就‘合适’!”
    小芸听后把嘴一撇,还想说什么的样子,终于又忍了。
    我知道小芸心里想的什么,她是怕我爹在婚礼上给她丢脸呢!
    小芸的父母都是医生,大概是受父母影响的缘故,她从小就有洁癖。去年夏天,当我和小芸正式确定恋爱关系后,我爹就一直要我带未来的儿媳让他看看。当时小芸也想见识见识生我养我的那个小村子,便兴冲冲地跟我回去了。我知道小芸的“毛病”,所以出发前事先给爹买好了一次性碗筷什么的。但当等到吃午饭时,爹虽拿出了一次性餐具,却仍改不了习惯。一激动之下,还是忘了我千叮咛万嘱咐,如果要布菜一定得用公筷的关照,一个劲地用自己的筷子往小芸碗里送菜。结果,小芸硬是一口也没吃爹布给她的菜。小芸走后,爹伤感地对我说:“就算我给她的菜带毒,她意思意思哪怕吃一小口,也不会毒死吧……”我知道小芸是伤了爹的自尊了。
    在我的坚持下,尽管小芸一百个不乐意,但爹还是参加了我们的婚礼。当然为了爹在婚礼上不至于给小芸难堪,我还是提前一个星期专门给爹买了西服、衬衣、领带、皮鞋什么的。
    婚礼那天,西装革履的爹果然精神得不得了,给小芸的第一印象很不错,她悄悄对我说:“没想到你爹也可以这样的……”我得意道:“废话,我帅哥一个,我爹能差的了吗?!”
    可是我的得意没维持多久,便被“羞愧难当”取代了。按我们这地方的规矩,喜宴正式开始前,新人要跪拜双方长辈的。当我和小芸一起在爹的面前跪下身去时,我突然发现不知何时,爹竟松开了西服的钮扣,露出了腰间那根拴了三十来年的蓝布腰带。我真想立马扇自己几个耳光——我怎么忘给爹买皮带了?!
    这时,我最担心的是小芸发没发现爹的“笑话”。我偷偷溜一眼小芸,小芸的脸正在晴转多云呢!跟着我又注意到,小芸的一些朋友已开始掩嘴偷笑。但出人意料的是,小芸的脸色倒是很快恢复了正常。她竟和公司的外籍主管莱恩用德语聊起了天。终于我那反应“迟钝”的爹也发现了自己的“笑话”,他的脸腾地红了,用“怯生生”的眼光溜我一眼,就要去扣西服的扣子。但就在这时,莱恩却几步上前,边用手指着爹的蓝布腰带,边用赞赏的语气说了一大通话。小芸翻译说:“爹,莱恩先生说您的腰带太精美了,问您哪儿买的?”
    爹说:“这不是买的,这是你死去的婆婆当年送给我的,是她自己一针一线编的。”
    莱恩听了小芸的翻译后,更是竖起了大拇指,问能不能转让给他,他愿出一千马克,另加奉送一条精品皮带。。
    小芸才把莱恩的意思翻译出来,便有人露出了惊羡的神情,包括一些刚才掩嘴偷笑的人。
    这时爹说话了:“这腰带是我媳妇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我一天也离不了,再好的皮带我也不换,再多的钱也是不卖的。”
    有人为爹的话鼓掌。我在心里说:“爹呀爹,你真是好样的!”
    婚礼结束后,我偷偷问小芸:“我爹的蓝布腰带真的价值一千马克?”
    小芸嗔怒地用手一指我的额头:“明知故问,那种情况下,遮遮掩掩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想让人家笑话我一辈子,也不想让你爹太失面子,所以我就求助莱恩……”
    事后,我把小芸求助莱恩的事告诉了爹。爹感慨万千,他认真道:“让小芸再到村里来做客吧,你对她说,到时,我一定记着用公筷。”
    我又把爹的话传给了小芸,小芸听后“莫名其妙”道:“今后你得像你爹对你娘那样待我!”


·上一篇文章:寻找乐趣的人
·下一篇文章:报恩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71626140B7F4D05H21H7JD9F5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