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生兵与一群饿狼的遭遇战

一个学生兵与一群饿狼的遭遇战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美 西点军校学员R.史蒂芬《战地日记》摘选:

11月15日
就要写毕业报告了,这几天我正在搜集资料.什么克劳塞维茨,富勒,马汉等人的战争理念,已经被我们广泛熟知和接受了,但我觉得他们还不能诠释我对战争的新得感受,我想用一个全新的视角来说明我对战役战术的理解.并非我已经有了超越先辈的能力,而是我有一个个人的思考,我要作一个尝试,我不想和我的学员们有什么内容相近的事情的发生.

记得米勒教官给我们引述过东方孙武将军的那些战争名言,说真的我真得被那其中蕴涵的丰富的战争智慧所感染所打动,那是不同于我们西方的智慧,很独到,许多方面我们都很难想到.我查过资料,美国军队在历史上最不幸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中国的军队,要知道美国军队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但是我们却输掉了那场战争,然而我们的对手中国军队的装备是那样的差,这让人很难理解,我纳闷的很,难道他们有神仙相助吗?!米勒教官说:中国军队并不是通常认为的用他们手里的三八式步枪那些旧式武器战胜了我们,而是用他们出色的东方智慧,用他们精明的战略战役指挥战胜了我们.东方智慧,东方的战争理念,这就是我的兴趣之所在.我觉得我们西方人有必要到东方人那里去借鉴那些非凡的战争思想,干吗不呢?西方人不要自以为是,我觉得中国人那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他们有灿烂的文化,他们是地球最悠久的居民.他们把战争变成了艺术,在战争思想上他们是高层次.

东方军事思想非常深奥难懂,我想用东方视角来组织我的毕业文章看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我有信心,我一定攻克它,我一定会用一个新颖别致的报告文章来打动那些审查委员会的主官们.


11月21日
前天,军校特训中心,把我分到了 F组.F组完全是按照军队的编制来执行的,F组教官现在是特战连"中尉连长",我就是三等兵史蒂芬了.昨天也就是20日2点种,我需要到连长办公室领受当天的任务,连长格莱林向我授受了一份命令,大意是让我于21日凌晨2点种的时候,到我们的野战营地以东20公里的一个集结地坚守.要求在规定的时间,按规定的路线,寻找到要坚守的目标,并坚守,不得有误.格莱林连长给了我一份作战地图,路线和目标都在图上标明。

接到命令后,我就去装备处领受装备,服装,枪支,弹药,军用电筒等一应俱全.晚饭后,按规定我于7点种出发,沿着我们驻扎的营地,一直向东进发.其实我的心里是知道的,野战营地的东面那是上千公里的原始森林的地带,向前推进20公里就要进入原始森林的腹地,那里杂草丛生,林深茂密,地形复杂,各种动物繁衍其中.我想等待我的将是情况复杂的局面,要分清各种地貌,辨别方向,一丝不差的按照图上的路线行进.可今天晚上天很黑,幸亏半个月前的降雪,把地面变成了一偏白色,眼前几米远的地方,在这微弱的雪光的映衬下,还是可以分辨的清.穿过一棵棵树木,踏着皑皑的雪地,我努力的分辨着地图的标示.此时除了我咯咯的脚步声,就是冷风穿过树林的轻响,四处太寂静了.这个时候你说不害怕,那就是撒谎.这里荒芜人烟,是训练的好地方,但决不是消遣的好地方,一旦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这都得靠自己解决.幸好我有一把F4,三个弹夹,一个军用匕首,军靴和军大衣.我紧紧的握着我的家伙,心里既紧张又有些塌实。

地图上在8公里处和17公里处分别有两个大的转弯,分别向8点种方向和3点种方向各转进60'和30',最终都指向目的地“G”,那么“G”就将是我坚守的目标了.踏过一个个土坡,下入一道道洼地和沟壑,带着满身摸爬的雪尘我进入了G点地区,我努力辨别着方向,很害怕走错了路线,找不到目标"G",那么我将会被判不及格,那么我这一晚上的辛苦都付之东流了。

我努力的审查着地图,走出了一片林地,前面是空旷的地方.再往前走,发现有人活动的痕迹,附近好象有人踩过的地方.

懊!我看到了前面的一个黑糊糊好象是个房子,走近一看,原来是个岗亭.我计算了走的里程,对照了图上经纬值,我确信这就是我执行任务的地方.看看表时间才1:40,啊,我提前20分钟."好样的 ",我心里开心极了.我要在这儿坚守了。


根据我所掌握的知识,我有必要摸清所处地区的一切情况。我沿着岗亭四周转了一圈,发现这是森林里的一个没有树的空旷地带,范围有些广,但透过夜幕可以看到远处的森林,尤其是向南有一条白色的痕迹,从隐约的树丛中穿出来,一直通向我的这里,我想那一定是条路了。就是这边的树木离的近些,而其他方向的树林都相距遥远,这说明我所坚守的目标“G”--岗亭,是在这一空旷地带的靠南部的地方。我又发现,岗亭所处的是一个扁平的土坡上,从周围20几米远处才能到平地。

我所驻守的岗亭,并非真正意义上“岗亭”,它是在地面上搭建起来的木质的小屋,小屋的四周“墙壁”,就是用三公分厚的木板相互定在一起,南面有一道小门,东西两侧上方各有一个小窗口,里面是四米见方的室内空间。

这就是我坚守的地方,我站在岗亭的小门前,手握着钢枪,警惕得望着周围的地方。四周寂静无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望着眼前茫茫的白雪,我轻轻的度着脚步,心里既坚定又兴奋,在这寂寥空旷的夜晚,在方圆几十公里的地域里恐怕只有我一个人吧?我心里这样想着,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然前面的雪线下,有一个黑影出现了,我定睛的观察着,那个黑影也一动不动。我听别的学员说,有时教官就用隐蔽的方式来检查学员执行任务的情况。我想那一定是我们的教官来检查我了。然而我又觉得不对劲,那个黑影有一双放光的眼睛,是一双泛蓝的荧光,隐隐的闪烁着。啊!那是一头狼的眼睛,我心头一惊!

我的潜意识里在想:狼来了!但是这个狼看起来个头很小,远远的望去是一个小黑点,是一个孤狼。待一会,那个黑影站起来了,并向左向右的跑动起来,我终于发现我又错了,那是一个体形很大的狼,当它侧过身形才显示了它的真实的体积。它的肚皮随着跑动在左右的甩动,那一定是个被饿瘪的饥狼,懊!惨了,我遇到了麻烦,今天我要与这头饥狼,难免有一场搏斗才行。它在来回的跑动,是想寻找一个进攻的方向,但是它好像没有信心和把握能够放倒我这个1米8大个。


我看得出它在犹豫不决。我横下一条心,我不会怕你这一条狼,而且是一条孤独的饿狼 你能有什么战斗力?你尽管放马过来。我此时是全副武装,我有足够的军人的胆气和火力。我镇定而警惕的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的一举一动。然而,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当它经过几次尝试,觉得无法战胜我这个大个子人的时候,它放弃了进攻。它跑到一边冲着远处的森林呜……呜……,的叫起来了,我说:坏了它在召唤同伴。寂静空旷的夜晚这个声音让人毛骨悚然,不一会从森林里就出现一只只点着蓝光的黑影,从几个不同的方向扑向了这里。仅仅十几分钟那条饿狼的身边就集聚了十几条狼,而且远处还有几个黑影正在奔向这里。群狼形成了势气,那个狼此时显然就变成了狼群的“头狼”了,在它的引导下纷纷向我压了过来,此时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狼威逼的局面,这很危险,我无法控制每一条狼向我的进攻,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着,然而我又不想让它们看出我的胆怯,如果是那样它们将会毫无顾及的向我扑过来。我只有回到岗亭中才会安全些,然而我离岗亭还有十几米的距离,我不敢回头就跑,我怕这十几米的距离我跑不过狼群。我只好面对着这群可怕的野兽,小步子后退着,一米、两米,等到离岗亭只有三四米的时候我猛的转身,一步跨进了岗亭中,关上门插上了保险。也许是看出了我的胆怯,狼群傲傲的扑向了岗亭,重重的碰撞,抓挠着岗亭的门,然而门关得死死的,它们无法进入。这些穷凶及恶的野狼们凶相毕露,它们疯狂得傲傲得叫着围着岗亭狂奔,它们是想在这岗亭上找到一个逢,钻进来把我生吞活吃了,望着窗外这群野兽们我是又恨又怕,幸亏我躲进了岗亭,不然就惨了。

这时又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外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只见那个“头狼”围着岗亭转了一圈,然后走到岗亭的一个角上用嘴一叼,然后退到一边,这时许多狼好像心领神会似的纷纷你一嘴它一嘴的啃起来。我明白了那个头狼要让这群狼们用嘴把这木质墙角咬掉好开出个洞来。“好”主意呀!这个头狼竟然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只听‘吱嘎’、‘吱嘎’的声响,木削从狼嘴中不断的掉落,我的心悬了起来,这要是让它们咬出个洞来那还了得了?必须想办法阻止它们。我想起狼是怕明火的,我从弹夹中取出三个子弹,在木质墙缝中用力别掉子弹头,把它压入枪膛,又从棉大衣中撕出一团棉花,把它对准枪口,抠动扳机,只听三声枪响,喷出的火焰点燃了那团棉花,我把它举出窗外,明亮的火光即刻照亮了前面的雪地,狼们果然停止了它们的行动,纷纷躲到一边。手里的棉花很快燃完,我又从大衣里面掏出棉花来,引燃继续照在那被咬的墙角的上空,这一方法很灵验,狼们始终不敢靠近岗亭,远远的躲着。但好景不长,棉大衣中的棉花已经无法再掏出了,手里的火光慢慢的熄灭。夜幕的漆黑又笼罩了岗亭周围,狼们又恢复了它们的行动,嘎吱嘎吱的声音又敲动着我那颗忐忑的心。我在里面焦急不堪,外面的狼群疯狂的咬着,我不知所措的向外望着,无意之间发现那个被饿瘪的头狼,就蹲坐在不远处的雪地上,它沉着若定的神情活像一个将军,指挥着它的狼群在向它指定的目标发动一次次进攻。我此时竟然佩服起它了,它能统络狼群,集中向一个地方发起进攻,这种毒辣的措施简直像人一样精明。不行要想阻止狼群对我的威胁,只有干掉它。我看准了它的位置,端起枪伸出窗外,瞄向它抠起了扳机,突突突,一串子弹打了过去,溅起的雪花弥漫了那个位置,然而还没等我看清楚,一群狼群,蹦跳起来,抓到了我的步枪,我猛得被拉过去碰撞在窗口上,幸亏步枪是套在脖子上的,不然我的枪就会被狼群拉出去缴了械,等我奋力拽回我的枪,惊出一身的冷汗,心里蹦蹦只跳,懊!上帝!太悬了。我探出头去,想看看我的战果,然而令我沮丧的是,那条狼并没有被我打死它正躲在一个射击的死角的地方,用嘴在添它被打断的前腿。我真是太嫩了没有打??候,岗亭的这一角被咬出了个洞,一个狼头居然伸了进来,它把半个身子探进来,伸出一个利爪,深深的抓进了我的棉裤,鲜血顺着我的腿流淌而下,我低下枪头,就是一枪,它被我打死了,然后我顺势拽着死狼猛的一拽,狼头后面的肚子正好卡在了洞口上,把那个洞给堵住了。狼群又疯狂了,刚开的一个口居然被同伴的身体给堵住。它们疯狂的撕咬着同伴的身体,洞口又出现了。


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摘下枪,推上枪刺,看准豁口处一个啃咬洞口的狼嘴,猛得戳过去,只听一声狼的掺叫,一只狼被我刺中,它不断哀鸣着躲到一边,许多狼一时被震住不敢前来,一时停顿了对洞口的啃咬,这时那个头狼走到洞口前,在洞口上啃上一口并又飞快的躲到一边,许多狼们如法炮制,咬上一口又飞快的离开,停留的时间很短,这让我很难扑捉到目标,我只能也要提高拼刺的频率,我的刺刀在洞口上不断的刺来刺去,尽量向靠近洞口的狼嘴上扎,这招还挺灵验,许多狼被我连连刺中,岗亭外面狼的哀号声此起彼伏。终于那只头狼被我激怒了,它制止了狼的进攻,独自来到岗亭边,它对准岗亭的四个角分别咬上一口,于是间岗亭的四个墙角都成了狼群啃咬的目标,也许是被我刺中的愤恨,狼群此时疯狂到了极点,它们疯了似的夹杂着傲傲的怪叫,对每一个墙角拼命的啃咬着。整个岗亭在激烈碰撞中晃动着,简直要摇摇欲坠了。我一时顾了东顾不了西,我推上子弹,我要封锁先前那个大的洞。一个狼影出现在洞口,顺势就是一枪,那个狼被我撂倒了,后面的一个角又被咬出了一个小洞,我又返回身用刺刀刺向那里,我左一枪右一枪,左一刺右一刺,防护着我的领地。枪声不断的响起,前后的两个洞口都有被我撂倒的狼,可狼的疯狂的进攻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子弹越来越少,我有些绝望了,看来我无法逃过被狼群吃掉的恶运了。此时的疲惫和恐惧,都向我袭来,我仰天长叹,哎!完了!再过不了多久,岗亭就会被这群饿狼四周咬穿,我纵有天大的本事也守不住了。

然而,在我绝望之即,忽然外面的狼群突然的安静下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我听到了远处,突突突的马达声,马达声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了,这时候我高兴起来,一定是我的教官和学员们来啦,我兴奋的跳起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时一条雪亮的灯光闪过一棵棵树木顺着那条白色的路照射过来。那群先前还疯狂的狼,都一个个呆呆的愣在那里。我压满了子弹,轻轻的拔掉保险,猛的拉开门,冲出岗亭,把一串愤怒的子弹,扫向了狼群,哒哒哒……,眼前的狼纷纷的倒下,其余的狼夹着惊恐,四散逃窜。这时前面一辆摩托车,和后面一辆军用卡车,相继驶到我的面前,懊!我看到了杰克、艾仑……,还有我们的教官---特战连连长格莱林中尉,他们纷纷跳下车,向我走来,我向他们说了我的遭遇,他们向我赞许的说:好样的 !我的战友们帮我打扫战场,清点出我一共打死了九条狼,然而,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在我的兄弟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有一只前腿被打断的狼一直在那里的蹲坐着,呆呆的望着我们,既不反抗又不逃走,后来我的战友把它打死了。

我出色的完成了长官交给我的这次任务,然而,这次经历却长久的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上一篇文章:兽医医人
·下一篇文章:寻找乐趣的人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xiandai/073261883652HA50K1AF6EH17JAE3A.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