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珍珠鸡和鳄鱼

马达加斯加:珍珠鸡和鳄鱼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珍珠鸡和鳄鱼


(马达加斯加)

一条谚语是这样说的:物以类聚。但是,在动物们还能说话、这条谚语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以前,珍珠鸡和鳄鱼曾经是很好的朋友,它们经常在河边见面,喜欢在一块儿洗澡,并各自讲述对方不知道的事情。

珍珠鸡给鳄鱼谈森林里清凉的小河水,奇异的花草和动物;给它描述高大挺直快碰上太阳的粗壮的树和织成帷幕般的不可穿过的葛藤;还讲述味道浓而不香、颜色和形状像一只蜜蜂或像一只多毛的、红色的、背后有一个金色十字的蜘蛛一样的箩果。

鳄鱼好像更愿意听它的朋友谈论一些动物,比如狐猴这种漂亮的动物,有着丝绒一样的皮毛,卷成环形的长长的尾巴,成群结队地欢跳在树杈之间,跳跃之高,谁看了都头晕目眩,而且,哪怕有一点小声,它们就会在一秒钟内逃得无影无踪;再比如刺猬,它们生活在树洞里;还有那肥大的野猫,以及其它动物……

轮到鳄鱼时,它滔滔不绝地叙述发生在水底下的事情,发生在它们的很深的窝里的事情。它的窝,进口常常是藏在树根下或河边的陡坎下面。它向珍珠鸡介绍,进了窝还要走几米越来越高的通道,才能到达它的大而圆的卧室。

“那为什么呢?”珍珠鸡好奇地问。

“最亲爱的朋友,”鳄鱼解释说,“这是为了不让水把我的洞全部灌满了,这样,我就可以长时间地在里边呆着而不至于缺少空气,因为我喜欢躲避人们去思考事情。”

其实,鳄鱼修筑洞,并不是为了思考事情,而是为了储藏它捕获的动物。这些动物在它吞吃之前,要在洞里放很长时间,任其腐烂。而在冬天,当着食物很少的时候,它就呆在洞里睡觉,有时,也来到太阳底下晒一晒,伸伸腰再睡,这时,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填充它的饥肠,那就是吞几块石头。

“您独自一个,有时不腻烦吗?”

“我经常接待乌龟来访,因为它有着和我一样的兴趣和对生存的同样的理解方式,所以,我们相处得很好。有时,它和它的全家一块儿来和我一起住上几天,由于我的洞不大,而且我又不肯让它们呆在门口那儿,因此我就把我的背当床让乌龟睡觉。你看,我的心肠多好啊!怎么样,哪天到我家去看看,好吗?”
珍珠鸡很想钻进水里了解这一切特殊的事情,但是,它除了好奇之外,仍保持着较高的警惕,它对鳄鱼还是很提防的。尽管此时鳄鱼很友好,然而,珍珠鸡发现它的目光是向着自己斜视的,所以珍珠鸡未做任何决定。
一天,鳄鱼把它的为数众多的孩子们叫在一起,对它们说:
“地上的动物我好像差不多都吃过了,就是珍珠鸡的肉还没有尝过,我很想尝一尝。为此,我想了个办法:我马上呆在水面上,就像死了一样,你们都到岸上去集合,把你们的所有眼泪都倾注出来,然后,你们去叫珍珠鸡。我们两个是好朋友,它一定会来的。”
小鳄鱼们听从了它的话,聚集在岸上哭天抢地嚎陶起来……它们哭啊,哭啊……直到珍珠鸡闻讯赶来。
“哎,我们可爱的爸爸死了,我们上来告诉你,并按它临终时的遗嘱,邀请你参加它的葬礼。今天晚上,我们把它拖到岸边,以便你和我们一块儿痛哭一场。它是突然地死去的,要不,按着习惯,它本来应该到水外面来咽气的。”
在这个时候,鳄鱼像一段木头似的挺在水里,任凭水流漂动。
珍珠鸡是细心的,它很快就发现小鳄鱼们的悲伤有些虚假。可是,它不动声色,答应晚上和孩子们一块来。就在小鳄鱼们跑回去向它们的父亲汇报的时候,珍珠鸡也回到自己的孩子们身边,它告诫孩子们:
“我的孩子们,听我说,我们马上就去参加‘我的朋友’――大鳄鱼的葬礼。可是,我们要提防!它很可能是想吃掉我们,就在它一动不动地漂在水面的时候,我看到它的小眼睛一闪一闪的。它请我去,是个圈套。你们跟着我,由我自己去靠近它,你们就不要上前了。听到我的命令时,你们就唱歌。”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苏丹:勇敢的纳瑞丽
·下一篇文章:马达加斯加:水手贝昂迪亚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waiguo/087511551293CCJ65K8I40H574G4BJ.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