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蟒救主

巨蟒救主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帕蒂家有一条小蟒蛇亚诺斯,只有一米半长。在蟒蛇家庭里,一米半长的蟒蛇相当于人类中上大班的孩子。小帕蒂记得爸爸将这条小蟒蛇从黑布袋里抖出来时,妈妈直摇头皱眉。爸爸却高兴地对妈妈说:"亲爱的,亚诺斯是条乖巧的好蟒蛇。上帝踢给我们澳洲大陆多少美妙的动物伴侣,为我们增添了奇妙和自然情趣。我们要精心调养亚诺斯。
  帕蒂十四岁时,亚诺斯已三米半长,身上披着光亮的鳞片,浑身显出虎斑纹,与帕蒂一家建立了浓厚的感情。凡是到帕蒂家来的亲朋好友,都喜欢看帕蒂与亚诺斯表演家常节目:帕蒂立正,双手叉腰,亚诺斯一见这个姿势,就知道要它表演,它就在帕蒂的腰、颈及双手叉腰形成的三角形空间攀爬弹绕、作花样穿梭,柔如绸带,有板有眼,犹如马戏团表演的精彩节目,常常赢得满堂喝彩。
  帕蒂十八岁时,已是当地一所舞蹈学校的高材生。她从学校回家往沙发上一坐,亚诺斯会从客厅的角落里蜿蜒游来,下半身拖在地上,上半身盘在沙发上,然后把头放在帕蒂的膝盖上。帕蒂左手拿着书看,右手摩挲着亚诺斯冰凉的头,还把腿轻轻地颠动。此时的亚诺斯享受着人类给予它的温情、友爱。它还用尖细的尾巴轻轻地扫着地板,意思是说,我现在的感觉好极了。当帕蒂休息完毕站起身来去干别的事情时,亚诺斯会有受到冷落的反应,它会将上半身竖起,足有一米半高,瞪着眼睛,町着帕蒂,那意思很明显:我与你在一起是愉快,你多坐一会儿不行吗?
  帕蒂毕业后成了一名年轻的舞蹈爱,应聘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一家歌剧院就职。临行前,帕蒂对她父亲说要带走亚诺斯。
  她父亲爽快地答应了。从此,亚诺斯来到昆士兰市的一家寓所。
  帕蒂生活在一个动物饲养专家的家庭里,受到父亲的影响,对动物有感情,也有驯养的本事。帕蒂在餐桌边竖起一根高达2米的T字形铁架,每到晚上回寓所吃饭时,亚诺斯会顺着T架攀爬,将大半个身子盘在T形架上,把身子放舒服了,就静静地町着帕蒂进餐。这几乎是亚诺斯每天必做的功课,因为它在家太寂寞了,只有这时才有与主人亲近的机会。帕蒂不会冷淡亚诺斯,总在台角上放一只被拴住腿的青蛙、晰蜴或别的什么小动物,而亚诺斯也知道这是属于它的一份食物,它会一口叼住,慢慢吞咽,享受着与主人共进晚餐的乐趣。
  帕蒂晚上有倚枕看书的习惯,这时,亚诺斯会徐徐爬下沙发,游到床边,竖起脖子,把头搁在床沿上,它期待主人的亲近。帕蒂有时会摸摸它的头,这时,亚诺斯的尾巴会在地毯上来回扫动,犹如狗在摇尾巴,表示它的高兴。帕蒂心情不佳时,会对亲近上来的蟒蛇头打一下,亚诺斯似乎理解主人的情绪,就悄悄地盘到沙发上休息。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春夜,一个叫班达的盗贼撬开帕蒂寝室的窗户,持着尖刀闯了进来。帕蒂尖一声:"亚诺斯,救命啊!"然后奋起反抗,与盗贼扭作一团,在地毯上滚来滚去。
  这时亚诺斯正在盘在沙发上打盹儿,帕蒂尖叫的声波震动了它,它吐出一尺长的信子,嗅闻到空气中含有异样的人体气味,这条长达6米、重达120磅的雄性澳洲蟒,突然竖起头,一个猛扑啄将过去,一口叼住盗贼的后颈皮,猛一拖,帕蒂顺势挣脱了班达。班达还没有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亚诺斯的身子犹如一条粗长的铜棍,将班达紧紧缠住。
  帕蒂挂了报警电话,四个警察很快来到。他们被眼前这种场面惊呆了--只见帕蒂呆呆地站立,索索发抖,脸色苍白;再看地毯上,只见一条巨蟒紧紧绞着一名大胡子男子,那男子被巨蟒绞得眼睛鼓突,脸色发紫,惊恐万状,呼吸急促。警察们斗惯了歹徒,但从未见过如此紧张的人蛇搏斗,一时竟无从下手。
  帕蒂见警察来了,惊恐的心情得到缓角,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并要求每个警察拥抱她一下,警察一脸的疑惑。
  帕蒂告诉他们,蟒蛇是动物,没有理性,你们抱抱我,证明是我的朋友,它就不会伤害你们。警察只得照办。
  却说盗贼的右手被蟒蛇紧紧缠住,动弹不得,只有左手在乱抓,警察上前“卡”的一声铐住了他的左手。
  警察们七手八脚地带走了盗贼,嗅觉灵敏的新闻单位立即赶来采访。第二天,当地报纸的重要版面上刊出了新闻,标题是"巨蟒救主",还配发了亚诺斯的照片,它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


·上一篇文章:保镖响尾蛇
·下一篇文章:野骆驼和狼尿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waiguo/0731015304ICK95G6HAHJ96C6G0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