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背后

自杀背后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玲儿

  罗莲急切地等着他接下来的反应,不料杨欣看后却很不以为然∶“你的积极配合精神我们非常感谢,不过这说明不了什么,张老自杀已成定局。”“什么,定为自杀?你可是神探啊,也这么认为!”杨欣的冷漠终于使罗莲激动起来∶ 以他那么好的生活,他又是那么会享受的人,怎么舍得自己那条老命,就算他自杀吧,也一定是有人逼他的……
  那么,你认为谁会逼他哪?杨欣心头一喜,不失时机地问。这…也许…是他女儿逼他的。对于杨欣的追问,罗莲闪烁其词后,说了这么一句。杨欣目光一亮∶他有女儿,没听说过,你见过?罗莲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反问杨欣∶张老自己都没见过女儿,你想我又怎么能够见过他女儿?接着,罗莲说出了一段经过∶昨天,我从百货公司逛完回来,看到张老神情沮丧地坐在沙发椅里,就走过去关切地问他,怎么了,他叹了口气,说他女儿已到了本市。女儿来了,父女团聚应该高兴才是?小王沉不住气地插嘴问。罗莲继续道∶我当时也这么问,但他却老泪纵横,半晌才说,他女儿刚打来电话,说永远也不能原谅他,恨不得他立马死。还有呢?杨欣依旧反应冷漠,罗莲真的急了∶没有了,我知道的都说了,我想你应该去张老的家乡一趟,他的亲属一定比我知道的更详细。这个建议很好,我会考虑,临出门,杨欣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回去的路上,不由为自己手段高明而沾沾自喜。小王更是乐不可支∶小丫头,装深沉,到底没逃过你老兄的激将法!我说杨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杨欣理了一下头绪,告诉小王∶要看清那团迷雾,也要等我回来,千万别打草惊蛇。
  杨欣马不停蹄,赶去了张老的原籍——里省城二百多里地的一个山城小镇。他先去了当地派出所,,说明来意,年轻的小片警接受指派,非常热情地陪同杨欣去见张老尚在的堂嫂——一位连走路都有些吃力了的老太太。 
        
  原来如此               
 
  没等杨欣开口,小警察赶忙介绍说,这位同志是从省局来的,想向您了解一下你堂弟的情况,希望你知道什么说什么。
  他是不是又出事了?对于警察的来访,老太太并不感到惊讶∶他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多年了,我又能知道他什么事呦。杨欣礼貌地点点头∶那您就说说他以前的情况吧。以前,好吧……说之前老太太先叹了口气∶我们这个本家的老弟呀,真是太不着调、太不争气了,将近四十,才娶回一个不知他底细的外地姑娘,大伙都盼着他能够好好过日子,谁知他死性不改,后来他媳妇气得服毒死了,最可怜的是他的女儿,才两三岁大,也被他送给了一户姓罗的人家,现也不知是死是活。
  “他女儿今年多大?”杨欣问。哎呦…老太太想了半天,然后肯定地说∶75年6月11出生,没错。“6.11,是出生日,
9125天,是二十五年的总天数,全对上号了,没错。” 杨欣激动得心跳加快,赶忙打电话给小王∶谜底揭开了,我马上回去找罗莲。小王在另一边大叫不好∶她已经回去了,不过她好象已猜到你会找她,所以走前告诉我说,要找她,就去她的家乡吧,就是你所在的那个小镇的邻镇。
  不例外,杨欣还得先去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一位老公安听说是了解罗莲的,一边给找资料,一边说∶那个小丫头的经历太不幸了,不大时是姓罗的夫妇从邻镇领养来得,之后养父又死了,养母便带着她改嫁了。二十年过去了,原本一家人过的好好的,不料其继父的兄弟硬是把那一家人给挑散了,不久以后的一天,其继父被人杀死在自家屋内。案子破了?对于杨欣的寻问,老公安赧颜地说哪那么容易,尽管一切都指向其兄弟一家,可经过多次调查,就是找不到做案的证据。不久,罗莲的养母,因为听不下去大伙的闲言闲语,也服毒了。办案近十年,面对各种凶杀现场心情早已变的稀松平常,可眼下听到这些,心头竟忍不住抽搐似的疼痛。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张医生之死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tuili/07719914598EKCDD43C4FK4AE65CFI.htm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