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第二章 纸月

《草房子》第二章 纸月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曹文轩


    上课前一刻钟,正当教室里乱得听不见人语时,蒋一轮领着纸月出现在门口。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在打量纸月:纸月上身穿着袖口大大的紫红色褂子,下身穿着裤管微微短了一点的蓝布裤子,背着一只墨绿色的绣了一朵红莲花的书包,正怯生生地看着大家。“她叫纸月,是你们的新同学。”
    蒋一轮说。“纸月?她叫纸月。”孩子们互相咀嚼着这一名字。
    从此,纸月就成了桑桑的同学,一直到六年级第二学期初纸月突然离开草房子为止。
    纸月坐下后,看了一眼桑桑,那时桑桑正趴在窗台上看他的鸽群。
    纸月到油麻地小学读书,引起了一些孩子的疑惑:她为什么要跑这么远来上学呢?但过了几天,大家也就不再去疑惑了,仿佛纸月本来就是他们的一个同学。而纸月呢,畏畏缩缩地生疏了几天之后,也与大家慢慢熟起来。她先是与女生们说了话,后与男生们说了话,一切都正常起来。惟一有点奇怪的是:她还没有与她第一个见到的桑桑说过话。而桑桑呢,也从没有要与她主动说话的意思。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总之,纸月觉得在油麻地小学读书,挺愉快的,她那张显得有点苍白的脸上,总是微微地泛着红润。
    不久,大家还知道了这一点:纸月原来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孩子。她的毛笔字大概要算是油麻地小学的学生中间写得最好的一个了。蒋一轮老师恨不能要对纸月大字簿上的每一个字都画上红色的圆圈。桑乔的毛笔字,是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中间写得最好的一个。他翻看了蒋一轮拿过来的纸月的大字簿,说:“这孩子的字写得很秀润,不骄不躁,是有来头的。”就让蒋一轮将纸月叫来,问她:“你的字是谁教的?”纸月说:“没有人教。”纸月走后,桑乔就大惑不解,对蒋一轮说:“这不大可能。”那天,桑乔站在正在写大字的纸月身后,一直看她将一张纸写完,然后从心底里认定:“这孩子的坐相、握笔与运笔,绝对是有规矩与讲究的,不可能是天生的。”后来,桑乔又从蒋一轮那里得知:这个小纸月还会背许多古诗词。现在语文课本上选的那些古诗词,她是早就会了的,并且还很会朗诵。蒋一轮还将纸月写的作文拿给桑乔看了,桑乔直觉得那作文虽然还是一番童趣,但在字面底下,却有一般其他孩子根本不可能有的灵气与书卷气。所有这一切,让桑乔觉得十分纳闷。他询问过板仓小学的老师,板仓小学的老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桑乔心里倒是暗暗高兴:油麻地小学收了这么一个不错的女孩子。
    但纸月却没有一点点傲气。她居然丝毫也不觉得她比其他孩子有什么高出的地方,一副平平常常的样子。她让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们居然觉得,她大概一辈子,都会是一个文弱、恬静、清纯而柔和的女孩儿。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草房子》第三章 白雀
·下一篇文章:《草房子》第一章 秃鹤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tonghua/111022131305F33745BHADG01EG078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