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第二章 纸月

《草房子》第二章 纸月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曹文轩


第二章 《纸月》 纸月(2)
    第二章纸月(2)
    五
    纸月病好之后,又像往常一样上学回家。但这样过了两个星期之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纸月几乎每天上学迟到。有时,上午的第一节课都快结束了,她才气喘吁吁地赶到教室门口,举着手喊“报告”。开始几回,蒋一轮也没有觉得什么,只是说:“进来。”这样的情况又发生了几次之后,蒋一轮有点生气了:“纸月,你是怎么搞的?怎么天天迟到?”
    纸月就把头垂了下来。
    “以后注意。到座位上去吧!”蒋一轮说。
    纸月依然垂着头。纸月坐下之后,就一直垂着头。
    有一回,桑桑偶然瞥了纸月一眼,只见有一串泪珠从纸月的脸上,无声地滚落了下来,滴在了课本上。
    这一天,桑桑起了个大早,对母亲说是有一只鸽子昨晚未能归巢,怕是被鹰打伤了翅膀,他得到田野上去找一找,就跑出了家门。桑桑一出家门就直奔板仓。桑桑想暗暗地搞清楚纸月到底是怎么了。
    桑桑赶到大河边时,太阳刚刚出来,河上的雾气正在飘散。河上有一只渡船,两头都拴着绳子,分别连结着两岸。桑桑拉着绳子,将船拽到岸边,然后爬上船去,又去拉船那一头的绳子,不一会儿就到了对岸。桑桑上了岸,爬上大堤,这时,他看到了通往板仓的那条土路。他在大堤上的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悄悄地等待着纸月走出板仓
    当太阳升高了一截,大河上已无一丝雾气时,桑桑没有看到纸月,却看到土路上出现了三个男孩。他们在土路上晃荡着,没有走开的意思,好像在等一个人。
    桑桑不知道,这三个男孩都是板仓小学的学生。其中一个,是板仓校园内有名的恶少,名叫刘一水,外号叫“豁嘴大茶壶”。其他两个,是“豁嘴大茶壶”的跟屁虫,一个叫周德发,另一个叫吴天衡。桑桑更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呆在路上是等待纸月走过来的。
    过不一会儿,桑桑看到板仓村的村口,出现了纸月。
    纸月迟迟疑疑地走过来了。她显然已经看到了刘一水。有一小阵,纸月站在那儿不走了。但她看了看东边的太阳,还是走过来了。
    刘一水直挺挺地横躺在路上,其他两个则坐在路边。
    桑桑已经看出来了,他们要在这里欺负纸月。桑桑听父亲说过(父亲是听板仓小学的一位老师说的),板仓小学有人专门爱欺负纸月,其中为首的一个叫“豁嘴大茶壶”。板仓小学曾几次想管束他们,但都没有什么效果,因为“豁嘴大茶壶”是个无法无天的恶少。桑桑想:这大概就是“豁嘴大茶壶”他们。桑桑才看到这儿,就已经明白纸月为什么总是天天迟到了。
    纸月离刘一水们已经很近了。她又站了一阵,然后跳进了路边的麦地。她要避开刘一水们。
    刘一水们并不去追纸月,因为,在他们看来,纸月实际上是很难摆脱他们的。他们看见纸月在坑坑洼洼的麦地里走着,就“咯咯咯”地笑。笑了一阵,就一起扯着嗓子喊:
    呀呀呀,
    呀呀呀,
    脚趾缝里漏出一小丫。
    没人搀,没人架,
    刚一撩腿就跌了个大趴叉。
    这小丫,找不到家,
    抹着眼泪胡哇哇……
    他们一面叫,一面“噼噼啪啪”地拍抓着屁股来作伴奏。
    纸月现在只惦记着赶紧上学,不理会他们,斜穿麦地,往大堤上跑。


·上一篇文章:《草房子》第三章 白雀
·下一篇文章:《草房子》第一章 秃鹤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tonghua/111022131305F33745BHADG01EG078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