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第五章 红门

《草房子》第五章 红门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曹文轩


    蒋一轮让孩子们别乱喊,自己亲自对毛鸭喊:“麻烦了,请把船弄过来,把这些孩子渡过河去,天已晚啦。”
    毛鸭是油麻地的一个怪人,生了气,一时半会消不掉,只顾将船往岸边靠,并不答理蒋一轮。
    孩子们就在这边小声地说:“这个人真坏!”“坏死了!”“没有见过这么坏的人!”
    顺风,毛鸭听觉又好,都听见了。“还敢骂我坏!”就更不肯将船弄过来。
    眼见着天就要黑下来了。远处的村落里,已传来了呼鸡唤狗的声音。晚风渐大,半明半夜的天空,已依稀可见几颗星星了。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断桥头上垂直地落下了,发出随的一声水响。
    “是谁?”蒋一轮大吃一惊,问道。
    “是杜小康。”
    但马上有人回答:“不是杜小康。杜小康已经回来了。”
    “杜小康!杜小康在哪儿?”蒋一轮问。
    “我在这儿。”杜小康在人群里举起了手。
    阿恕举起了手中的衣服:“是桑桑。他说,他游过河去,跟毛鸭好好说一说,让他把船弄过来。”
    孩子们都站了起来,看着被朦胧的暮色所笼罩的大河:河水被桑桑划开,留下长长一条水痕;不见桑桑的身子,只看见一颗黑色的脑袋正向对岸靠近。
    蒋一轮喊着:“桑桑!”
    桑桑不作答,一个劲地游,不一会工夫,这边岸上的孩子们就看不清他的脑袋了。
    过了一会,桑桑在对岸大声说:“我游过来啦!”
    孩子们互相说:“过一会,船就过来了。”同路的孩子,就商量着一起走,谁先送谁回家。
    但是过了很久,也不见对岸有动静。
    阿恕就把手圈成喇叭,向对岸喊:“他是校长的儿子!”
    不少孩子跟着喊:“他是校长的儿子!”
    刚有点动摇了的毛鸭一听,心里很不服气:“校长家的儿子?校长家的儿子就怎么啦?校长家的儿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校长家的儿子就是人物了吗?拿校长来压我!校长也不是干部!我在乎校长?!”他根本不再理会只穿一件小短裤的桑桑。
    又过了一会,这边眼睛亮的孩子,就指着大河说:“桑桑又游过来了,桑桑又游过来了……”
    岸边一片叹息声。一个路稍微远一些的女孩竟然哭起来:“我不敢一人走……”
    蒋一轮很恼火:“哭什么?会有人送你回家的。”
    纸月没有哭,只是总仰着脸,望着越来越黑的天空。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草房子》第六章 细马
·下一篇文章:《草房子》第四章 艾地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tonghua/111022124855A1H3750FJJK2DHFCI1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