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第六章 细马

《草房子》第六章 细马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曹文轩


    傍晚,桑乔找了邱二爷与邱二妈,说了细马的事。
    晚上,邱二妈就将细马骂了一顿。细马在挨骂时,就用割草的镰刀,一下子一下子将刀尖往乌桕树上砍,将乌相树砍了许多眼。邱二妈过来,将镰刀夺下,扔进了菜园,就对邱二爷嚷嚷:“谁让你将他带回来的!”
    邱二爷过来,打了一下细马的后脑勺:“吃饭去!”
    细马不吃饭,鞋都不脱,上了自己的床,把被子蒙在头上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邱二妈从一开始就觉得,细马不是一个一般的孩子。她从他的眍眼里看出,这已是一个有了心机的孩子。当她这样认为时,细马在他眼里就不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大人了。现在这个大人是冲着他们的一笔家产突然地来了。邱二妈从一开始,就对细马是排斥的。
    五月的一天,邱二妈终于向细马叫了起来:“你回去吧,你明天就回你家去!”
    事情的发生与桑桑有关。
    这是一个星期天,细马正在放羊,桑桑过来了。现在,桑桑几乎是细马唯一的朋友。桑桑和细马在田野上玩耍时,桑桑说:“我们去镇上玩吧?”
    细马说:“去。”
    桑桑和细马丢下那群羊,就去镇上了。两人在镇上一人买了一只烧饼,一边吃,一边逛,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还没有想起来回家。又逛了一阵,正想回家,桑桑看到天上有群鸽子落在了一个人家的房顶上。桑桑见着鸽子,就迈不开腿,拉了细马,就去那个人家看鸽子。也就是看鸽子。但桑桑光看,就能看得忘了自己。细马对于谁都凶,可就是很顺从桑桑。他就蹲在墙根下,陪着桑桑。主人家见两个孩子看他们家的鸽子,一看就一两个小时,心里就生了疑,过来打量他俩。细马碰了碰桑桑的胳膊。桑桑看到了一对多疑的目光,这才和细马匆匆走出镇子往家走。
    在细马离开羊群的这段时间里,羊吃了人家半条田埂的豆苗。
    邱二妈向人家陪了礼,将羊赶回了羊圈里。
    细马回来了。他很饿,就直奔厨房,揭了锅盖,盛了满满一大碗饭,正准备坐在门槛上扒饭,邱二妈来了:“你还好意思吃饭?”
    细马端着碗,不知是吃好还是不吃好。
    “你吃饭倒是挺能吃的,才多大一个人,一顿能扒尖尖两碗饭!可让你干点活,就难了!你放羊放到哪儿去了?我告诉你,我们养不起你!”邱二妈说完,去桑桑家了。
    细马端着碗,眼泪就流了下来,泪珠扑嗒扑嗒地掉在了饭碗里。他突然转过身,把饭碗搁到了锅台上,走出了厨房,来到了屋后。
    屋后是邱二爷家的自留地。一地的麦子刚刚割完,一捆捆麦子,都还搁在地里,未扛回院子里。
    细马下地,扛了一捆麦子,就往院子里走。他扛了一捆又一捆,一刻也不停歇。
    当时是下午四点,金属一样的阳光,还在强烈地照射着平原。细马汗淋淋地背着麦捆,脸被晒得通红,几道粗粗的汗痕,挂在脸上。他脱掉了褂子,露出光脊梁。太阳的照晒,麦芒的刺戳,加上汗水的腌泡,使他觉得浑身刺挠,十分难受,但细马一直背着麦捆,一声不吭。
    桑桑的母亲见到了,就过来说:“细马,别背了。”
    细马没有回答,继续背下去。
    桑桑的母亲就过来拉细马,细马却挣脱了。她望着细马的背影说:“你这孩子,也真犟!”
    邱二妈走过来说:“师娘,你别管他,由他去。”
    桑桑来了。母亲给了他一巴掌:“就怪你。”
    桑桑也下地了,他要帮细马,也扛起麦捆来。
    桑桑的母亲回家忙了一阵事,出来看到细马还在背麦捆,就又过来叫细马:“好细马,听我话,别背了。”
    桑桑也过来:“细马,别背了。”
    细马抹了一把汗,摇了摇头。
    桑桑的母亲就一把拉住他。桑桑也过来帮母亲推他。细马就拚命挣扎,要往地里去,眼睛里流出两行泪水,喉咙里呜咽着。三个人就在地头上纠缠着。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草房子》第七章 白雀
·下一篇文章:《草房子》第五章 红门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tonghua/11102212445814I94IEIEBG9AHH04H1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