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女装整齐划一的神话故事

苗族女装整齐划一的神话故事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张化坤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叫懂派的青年,与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够亮彩结婚了,过着男耕女织、田园诗般的幸福生活,让亲朋好友羡慕不已,交相传扬。

  但不知怎的,深藏在原始森林的豹子君居然听到了这件事情,想要看看这位够亮彩究竟有多美。有一天,豹子君悄悄地来到懂派的家,发现懂派出去干活去了,只有够亮彩一个人正在喂猪。他被够亮彩的美貌深深吸引,不由自主地摇身一变,成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帅哥,站在够亮彩面前说:“你跟我走吧,我保证让你享受荣华富贵,你在这儿太辛苦了。”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把够亮彩吓了一跳,本想大吼一声让他离开,但转念一想,自己一个人在家,还是不生是非为好,冷冷的说:“我早已结婚了,这才是我的家,你赶快走开。”豹子君见强攻不成,只好悻悻而退。对此,够亮彩没有告诉别人,也没把它放在心上。可豹子君并不甘心,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准备智取为上。豹子君决定悄悄潜伏在懂派家附近,见机行事,想着一定要把够亮彩带走。

  果然,没过多久,豹子君探听到懂派要出几天远门。趁懂派不在家,豹子君就暗地里在够亮彩喂猪的必经之路上挖了一个深深的陷阱。第二天早上,够亮彩按照原来的习惯去喂猪,哪料就落在陷阱里。她就大声呼喊,希望有人来救她上来。由于她家是单村独户,喊破喉咙也没人知晓。就在这时,豹子君来到陷阱边,对她说:“只要你答应跟我走,我就拉你上来。” 够亮彩终于明白了,就是前段时间那个陌生人搞的鬼,愤怒地说:“做你的美梦吧,那是不可能的。”豹子君知道没戏,转身走了。之后的第三天,还是没人来救她。够亮彩又渴又饿,几次晕倒,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心想,难道老天爷要这样捉弄人啊!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求生机。她把呼救声变成了忧伤的歌声,“哪个拉我手,我跟哪个走。” ……躲在房背后的豹子君听见了,高兴的跑到陷阱边,一把将够亮彩拉了上来。够亮彩为了履行自己的诺言,只好收拾了简单的衣装,就跟豹子君向原始深林走去。

  过了不久,当懂派回到家时,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房门四开,猪圈的小猪早已掀翻圈门不知去向,只有那深深的陷阱似乎在诉说着够亮彩的不幸。他大声呼喊着妻子的名字,可惜杳无回音。他明白了,妻子肯定是被人拐跑了。

  为了找回妻子,懂派在东方收了一百多斤铁,在南方收了一百多斤铜,在西方收了一百多斤锡,在北方收了一百多斤铅,然后将其熔铸,打造成了一把宝剑。为了试一试宝剑的锋利程度,懂派回到母亲那儿,对母亲说:“妈,能否借你的那只公鸡给我试一试宝剑?”母亲说:“孩子,我的那只公鸡还有用呢。不过,如果你实在要用,就拿去吧!”于是, 懂派将公鸡抛向天空,迅速抽出宝剑向天一挥,只见鸡毛如雨点般唰唰落下。懂派觉得宝剑的火候未到,又继续锻造。随后,又向母亲借猪来试验,母亲说:“孩子,全家人就指望这头猪过年了。不过,如果你实在要用,就拿去吧!” 懂派将肥猪奋力抛向天空,迅速抽出宝剑向天一挥,那头猪齐刷刷的三半截落将下来。懂派高兴地收起宝剑,背上一袋炒面,手拿着箫筒,踏上了寻找妻子的漫漫征程。

  懂派顺着妻子留下的蛛丝马迹,不停地往前走。走了一个星期后,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火堆,拔开一看,灰渣早已生虫了,表明时间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用过的。于是,拿出箫筒赶紧吹奏起来,“箫筒啊忧伤的箫筒,你能告诉我,我亲爱的姑娘够亮彩到哪儿去了?” 重复了三遍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回音。他拿出炒面,就和着原始森林的溪水把饭吃了,第二天继续赶路。。。。。。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跋涉,不知穿越了多少座高山,横渡过多少条河流,终于来到了原始森林的中心地带。突然,他又发现了一火堆,拔开一看,还有一小点儿火心。他赶快拿出箫筒赶紧吹奏起来,“箫筒啊忧伤的箫筒,你能告诉我,我亲爱的姑娘够亮彩到哪儿去了?”三遍之后,在那遥远的黑森林深处,传来了够亮彩的啸声,“箫筒啊忧伤的箫筒,让我告诉你,不幸的姑娘够亮彩在遥远的原始黑森林里啊!” 懂派高兴极了,赶快寻音而去。

那一天,恰巧豹子君与其兄弟们全都出去打猎了,只有够亮彩一人在一棵大树下绣花。突然,一粒鸟屎落在花布上,够亮彩头也不抬地骂道:“鬼鸟儿,跟我飞远一点儿。”边骂边将鸟粪擦去。没过一会儿,又一粒鸟屎落在花布上,够亮彩又骂道:“鬼鸟儿,跟我飞远一点儿。”才抬头一看,发现是懂派来了。她大吃一惊,生怕被豹子君一家人知道,赶快改口喊懂派下来。“母舅,你来了好久了?快点下来坐呀!”然后,够亮彩三下五缺二,迅速地拿出半粒米,就做成一蒸子米饭;拿出一根猪毛,就烧成一大块腊肉,做好饭请懂派吃。然后说:“你赶快上树藏起来,豹子君他们要回来了。”

  没过一会儿,豹子君的小弟先回来,闻到油香,就问:“嫂子,你在家悄悄做什么好吃的?” 够亮彩故意气愤地说:“幺哥,你们在外面倒好,吃香的喝辣的,我在家只有吃干炒面。”后来,豹子君与其他兄弟们每人扛着一头大肥猪都回来了。够亮彩赶紧好酒好肉,让他们酩酊大醉,早早地睡觉了。

  到了晚上,懂派趁豹子们全睡了,才悄悄梭下树来。他用够亮彩的绣花针轻轻的扎了一下豹子们的屁股,只见豹子们轻轻一哼,翻个身又睡了。他迅速地拔出宝剑,把豹子们统统砍了。

  第二天早上,懂派准备把够亮彩带走,可是够亮彩有些忧伤地说:“哎,你把豹子一家都消灭了,我不忍心跟你走啊!”懂派气愤地大吼一声,“我喊三声,如果你还不走的话,就别怪我宝剑无情。”说完,拔出宝剑围着够亮彩轻轻转了一圈,只见够亮彩的衣裙从膝盖以下整齐的划开。没办法,够亮彩只好跟懂派回家。据说,苗族的女装从此流传下来。

  再说懂派离家寻妻之后,已经是几个月的事了,家人认为他早已死了,正在给他做道场。突然,一位陌生青年在正厅里接过祭祀先生的芦笙,吹奏起来。“烧懂派的七,懂派已归期;烧懂派的灵,懂派已到庭”,芦笙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引起大家的注意。后来一问,才知懂派自己回家来了,还把妻子带来藏在他家的背后边。顿时,大伙儿都高兴,把道场撤了,改成欢迎懂派和妻子凯旋而归的庆典。


(注:“懂派”、“ 够亮彩”系苗语的音译。)
(作者:张化坤,云南人,QQ:1379663974)
 


·上一篇文章:青烟妖怪
·下一篇文章:凤凰传说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shenhua/1386111236K4FB05AFG1C1J0E23II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