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鱼记

追鱼记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颀珏

  金彩坐立不安的在大厅里焦急等待着。忽听门外家仆大声传话:“包大人驾到!”听了此语,犹如溺水的人得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忙的赶出门来迎接。果然见一黑脸大官,着蟒腰玉、威风凛凛,带着几个勇猛精悍的衙役走了过来,气势汹汹。不是包拯是谁?忙一步迎上去,陪着笑,施礼问候:“包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失礼失礼!快请大人上房休息。”

  包拯也寒暄了几句。然后一行人进入大厅,分宾主落座。下人献上茶果。坐稳了,金彩就把本意说明。包拯道:“你这事也没什么难办,我是。。。。。。”

  一语未了,忽听门外家仆再报:“包大人驾到!”

  一听此语,金彩惊诧不已,几乎跌坐在地。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位包大人。结舌说道:“大人,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必惊慌,想一定是哪方妖孽,来冒充本官了。请了进来一探究竟。”包拯道。

  金彩惊慌失措,谅家宅不幸,妖孽横行,可自己毕竟凡人,谁也惹不起。只好照着眼前这位包大人的话去做。

  于是,门外又进来一位包拯,也是威风凛凛,带着王朝马汉四名衙役。

  当下二包对峙。

  一时间气氛尴尬,二位包拯,八位衙役,金彩一家上下,都默默无语,金彩一家尤其人心惶惶。

  “敢问那在座的官员,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冒充本官,本事不小。我想你来必定是为了混淆视听。我劝你赶紧离开,不要妨碍本官断案。”后来的包拯终于开言,话说的明白以及。

  “晕!你是何人,出言如此不逊,你说本官是妖孽不成?依我看该离开的是你!你才是来胡断乱判,混淆视听!”

  一时间未免剑拔弩张,局面紧张。那金彩心中思量:这二位不管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都是惹不起的。一个是手段高明的妖怪,一个是握有重权、极其厉害的包拯。谁也惹不起,谁都不好得罪。但他们都毕竟是为自己家的事而来,自己还是要拿出和事老儿的态度,真的惹恼这二位,斗起法来,一定把家中糟蹋的破坏不堪。因想到此,便开言说道:”二位大人且不要生气,请听我说。下官金彩无能无德,肉眼凡体,本是家中出了一点小事,不过是请大人们来辨认一个真假。真假分辨出来,下官就没事了。万不可为了下官这点小事伤了和气。既然这样,不妨请二位同时坐审,帮帮下官这个小忙就罢了。”

  “呵呵,你倒会说话,谁也不得罪,也罢,今天本官也无意和这妖孽计较。你说同时坐审就同时坐审。”一位包拯说道。

  “哈哈,正合我意。”另一位包拯笑道。

  于是下人们把大厅收拾了一下,左右两面各摆了一张桌子,放好椅子。二位包拯分别落座,八位王朝马汉也分别列在左右,各为其主。一时间安排完毕,二位包拯即命传人,先把二位牡丹找来。很快,二人来到,倒地下拜。

  “小女子金牡丹见过大人。”

  “小女子金牡丹见过大人。”

  此时场面甚是奇异。

  一时间切到正题。只听一位包拯问道:“金牡丹,我听你父亲说你私下和张珍去看灯会,可有此事?”

  一位金牡丹说:“大人容秉:我自幼与张珍定亲,一年前他父母双亡,家中又着了一场大火,我父亲好意把他留在府中读书。可是这张珍品行不良,竟然私闯花园想调戏与我,被我母亲发现,已于昨夜灯节与他退婚,退婚文书都有哪。我怎么会跟他还去看灯会那?这都是假牡丹那个妖精变化了我的样子,和他私相授受,两情交好做出来的勾当!害的我名誉败坏,大人为我做主啊!”

  另一位牡丹也说了一遍,居然言辞相差无几。

  金彩在一边旁听直觉头昏脑胀,仍旧不明所以。

  一位包拯道:“两位女子口供一致,实在无法区别。不如把张珍唤上来,看他怎么说。”

  另一位包拯也道:“有理!”

  一时间张珍来到,跪拜见礼毕。

  只听一位包拯手拍惊堂木,喝道:“张珍!你可知罪?”

  一语把张珍吓的战战兢兢,跌坐地上,结舌说道:“大。。。。。。人,学生。。。。。。不知罪啊!”包拯道:“想来一个秀才,岳父好意扶持,你不思苦读进取,竟做下这等猪狗不如的勾当,以至于如今召来风魔月怪,搅得金符一团乱现如今我就革去你秀才的头衔”,因叫道:“来人,拉下去打四十大板!”

  一听此言,张珍面色如土,忙忙的道:“大人容秉,大人容秉啊!”包拯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珍定了定神色,想了一想,终究把心一横,开言说道:“大人,我与牡丹本是夫妻,即便是花园赏梅,灯节观会又终究有何妨?我虽然不才,究竟罪不至此。可那金彩爱富嫌贫,见我家贫如洗,就变心毁约,陷我于尴尬处境。究竟谁才是有辱斯文?我与牡丹情深意重,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一语说的包拯也无语,但仍旧喝道:“休得猖狂,与我打!”边说边从桌案上的木筒里拿出一根签子准备扔下,落实命令。

  眼前张珍就要受苦,忽然,一个牡丹哭着扑了过来,用身子护住张珍。大叫:“我的张哥哥啊!”又怒目看着包拯,无所畏惧的说道:“人家都说你包拯清如水来明如镜,公平正直,哪知道你偏听偏信,毫无是非人情可讲!”

  另一个牡丹则默默无语,一边心安理得的跪着,用眼斜睨着这情景。

  包拯顿了顿,竟然将手中的签子慢慢放下,开言说道:“不必打了,真假已然分晓。”

  旁边金彩不免一动。只听包拯赫然说道:“这哭的是假的。另一位是真的。”

  岂料,另一位包拯反驳道:“岂有此理?世间哪有一位贤惠善良的千金小姐狠心冷面,见丈夫挨打毫不动心的?可见这哭的才是真的!那不哭的是假的。我说这位大人,难道你也不体恤那有真情真意的,竟也偏向那无情无义的么?”

  当下说的包拯心中反复思量。暗道:这妖孽虽荒唐,却着实有情有义,那金家嫌贫爱富,心肠冷硬。但这朗朗人间,岂容这妖孽们祸乱搅闹?因此,断然喝道:“你这妖孽闭嘴!你们非要横行人世,搅乱天下。看来今日我是要请出斩妖剑来了。王朝,请斩妖剑!”

  王朝答应一声,走了上来。手中赫然捧着一柄宝剑,善能降妖除魔。

  见此情景,另一包拯忙道:“哟!想不到包大人说理不过,就请出宝剑来了!这宝剑果真厉害,只是,第一不要伤了凡人!牡丹、张珍、其他人众都赶紧下去!”

  彼时,人们虽不甚明白,然见二包剑拔弩张,势必有一场大斗。再掺和进法术,就不得了了,保命要紧。因此,除了真假包公和真假衙役外,其他人都远远走掉了。金彩吓的躲避在内屋里面,探头探脑的看着动静。一直在内偷听的金夫人也吓得不敢言语。

  大厅上,老龟幻化的包拯对真包拯道:“包大人,你助纣为虐,偏袒金彩一家嫌贫爱富,薄情寡义的人,则世间公理何在?你真是妄称了清正之名。今日,若执意和我斗法,我虽然忌惮斩妖剑,也不是全然畏惧。咱们不妨就为一个理斗一斗。只怕到时候,杀了我这假包公不要紧,杀了你这真包公可就追悔莫及了!”

  一语说的包拯思量不已。

  老龟见他神色黯然,停滞不前。便打个手势,号令虾米螃蟹等众怪撤离。

  眼见这伙水族大摇大摆走出门去了。包拯注目伫立。良久,那金彩颤颤巍巍从内室走出来。拉着包拯衣襟道:“大人,这是怎么说?总得用斩妖剑除了这些妖孽才好。否则这以后怎能太平?”

  包拯抬头注视了金彩一会儿,说道:“我想这件事也用不着如此周章,只要顺其自然日后也就自见分晓。至于那妖孽,并无心伤害你们。也不必非要除之而后快。金大人好自为之,就此告辞。”

  真不想包拯说出这样话来。这算什么交代?金彩六神无主,哆哆嗦嗦的目送着包拯。

  眼见得包拯也走了。他搜索枯肠,终于还是想到一个主意。可以奏本圣上,请皇帝下旨,让国师张天师设坛作法,请天兵天将捉妖。

|<< << < 1 2 3 4 5 6 7 8 > >> >>|


·上一篇文章:越剧《追鱼》故事介绍
·下一篇文章:牛魔王为何住在火焰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shenhua/12412124036AK7B472024I3FAEIEKG7.htm


相关内容

·越剧《追鱼》故事介绍

佚名